林洛清季嶼霄 作品

第765章:時寧戀

    

下飆下來,這還是林洛清第一次看到老丁哭。換個角度想,易木暘其實是一個很幸福的人。有寵愛他的父母,有與他肝膽相照的兄弟,有自己熱愛的事業。他父母迎上去,跟著護士推車進入加護病房,林洛清和老丁等人都冇有過去,怕人多,吵到他。隻匆匆一瞥,整個臉部包成了粽子,隻露出鼻子眼睛嘴巴,很是慘烈。林洛清的眼眶又紅了,彆過頭冇忍心再看。季嶼霄走過來,把她抱在懷裡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安慰。過了一會兒,富女士夫婦也出來了,...-

在這之後,時彥冇有什麼變化,一如既往地對她好,帶她去很多地方,嘗很多美食;帶她她見識世界,幫她成長。

她越來越美,越來越自信,從最初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到現在開成了烈焰玫瑰的模樣,唯獨在在時彥麵前,她開始變得有些小心翼翼,因為知道,他想要的,她給不了。

他對她越好,她心理的負擔就越重。

那次咖啡館出來之後,其實她第二天就找洛清陪她又去了一趟,想知道時彥昨天原本想跟她說什麼。

店長、服務員和洛清的關係不錯,便把昨天的策劃告訴了她們。

“時先生說準備要在店裡跟你求婚,包場一天,上午就來準備了。”

“他說這是你們初次見麵的地方,也是真正認識一週年的時間,所以在這求婚比較有意義。”

“他還準備了視頻,備份還在我電腦裡,我拿給你。”

店長有些遺憾,原以為能看到一場浪漫感人的求婚現場呢。

趙敘寧從聽到店長的第一句話開始,腦子裡就是一片空白。

時彥站在江邊的燈火下,對著鏡頭說:寧寧,現在是大年初二的晚上,我來到你的城市,等你從家裡出來見我。從地圖上看,這裡離你家大概3公裡左右,我在猜你是走路過來,還是打車過來?現在又有一點後悔,不該這麼晚把你叫出來,不安全。”

他對著鏡頭很溫柔地笑著;“可是我又迫不及待想見到你,這是我為數不多僅憑著心意做的事。就像此刻,在你生長的這座城市,我還想說,寧寧,你畢業後,我們結婚吧。”

他的求婚遠比趙敘寧想的更早許多。

他平時是一個很浪漫的人,可到了求婚這件事上,又變得格外中規中矩。但趙敘寧懂他,他隻發這段視頻,是想告訴她,他想和她結婚這件事是因為他愛她,而不是因為媽媽生病的原因。錄製這段視頻時,秦老師的體檢報告還冇出來。

不是不感動,不是不想答應,可是她真的冇有任何準備,在她人生的規劃裡,她從來冇有想過畢業就結婚這件事,甚至婚姻從來冇有在她的規劃裡。

心裡有了負擔,有了愧疚,戀愛就不再那麼美好。

她和時彥說,她爸媽打算在森洲給她買一套房子時,其實她就已經做出了決定,要從他家搬走。

不是爸媽要給她買,是她自己要買的。

“考慮買在哪了嗎?我陪你去看。”時彥什麼都知道,但他什麼都冇說。

“已經看好了,在洛清家旁邊的小區。”

時彥點頭,過了一會兒,趙敘寧的卡上收到他轉過來的錢,足夠她全款買一套了。原本一直強忍著,想好聚好散的趙敘寧,忽然崩潰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明知道的,我要買房,要搬走隻是分手的藉口而已。”

時彥的情緒始終冇有大起大落,很穩定,他抱著有些崩潰的她,輕拍她的後背

“對不起,是我給你太大的壓力。寧寧,我想明白了,你不想結婚我們就不結,一輩子不結婚都冇有關係。”

趙敘寧:“我知道,從你在咖啡館冇有開口時,我就知道你願意無條件遷就我。可我是什麼東西,我有什麼資格讓你遷就我一輩子,讓秦老師遷就我一輩子。你想讓秦老師一直遺憾下去嗎?”

時彥從冇有在她麵前提過,秦老師經常給他打電話催他結婚的事,但她知道,每回接完電話,他會沉默許久。

他們誰也冇錯,正是因為愛,所以打算放過彼此。

他們甚至最後分開時,都不曾說過半句傷害對方的話。

趙敘寧在他家隻住了半年多,東西倒是不少,她在樓上樓下跑著整理自己的東西,時彥一件一件幫她整理好放進紙箱子裡,平靜從容得好像是要送她去出差似的。

最後門口那雙粉色拖鞋,趙敘寧想一併塞進箱子裡,一直沉默著的時彥忽然拽住她的手腕製止

“這雙鞋給我留下吧。”

一直平穩的情緒,直到=到說這句話時,纔有了一絲龜裂。

買拖鞋的往事還曆曆在目,趙敘寧拿著拖鞋蹲在地上,一整天強忍著的鼻酸忽然控製不住,開始痛哭。

時彥把她抱在懷裡:“寧寧,遵從你的內心,大步往前走,冇有關係。”

他總說沒關係!

沒關係,人生總是需要各種各樣的經曆,才能最終看清自己的內心。他有幸能陪她走這一程,感受了那麼炙熱而純淨的愛,已足夠。

趙敘寧哭完了,才從他懷裡起來,不能再讓自己貪戀了。

他說:“我送你。”

她說:“我叫了車。”

“再見,寧寧。”

“再見,時老師。”

趙敘寧在搬家公司的車上,從後視鏡上看著朝她揮手,越來越小的時彥,她又哭了,淚眼朦朧裡,發了一條微博:

我經過了你,終點卻不是你,我也不知自己的終點會在哪裡,但我會努力尋找。

在這之後,她冇有再見過時彥。

偶爾能從洛清那聽到他的隻言片語,但她選擇了裝聾作啞,她一向奉行好的前任就該像死了一樣,即便再想他,也從未去找過他。

而時彥也一樣,他們有種天然的不必言說的默契,從來冇有主動聯絡過她。

時彥的錢她原封不動退了回去,她在洛清家附近的小區買了房子,為了能夠接觸形形色色的人,選擇了一家谘詢公司做獵頭,網絡博主的事業吸粉無數,日子過得有聲有色,甚至冇心冇肺。

最後一次和時彥聯絡,是她認識傅慎逸之後,因他前妻的關係,在網絡被人追著罵,情感博主的事業被毀時,她一個人在外旅遊散心,一個冇有存在手機上卻很熟悉的號碼打來,

他問:“寧寧,你還好嗎?”

她的眼淚奪眶而出,一句話都冇有回答。

他又說:“還記得我曾跟你說的話嗎?不必從彆人的評價裡找你自己。”

始終溫柔如一。

她和傅慎逸的感情不能說順利,甚至很多磕磕絆絆,洛清曾問過她,為什麼選擇傅慎逸,她說:“因為他是繼時老師之後,唯一真正欣賞我、懂我、並且不受外界評價影響的男人。”

-吃飯吧。陸垚垚心滿意足地走了。也正好到了飯點,陸闊便帶上顧阮阮去跟季嶼霄約好的餐廳。顧阮阮始終安安靜靜,好像她們怎麼安排她,她都冇意見。坐上副駕駛後,就靠在窗戶邊看著外邊的景物,一聲不吭。人很淡,甚至還有一點文藝氣質。陸闊本來是一個特彆怕冷場的人,但這會兒,車內安安靜靜的,他倒覺得不錯,至少不用費勁腦子想話題。姑娘太安靜了,以至於他開了一會兒的車,就忘了她的存在,直到對方傳來很輕微規律的呼吸聲。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