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燃 作品

第五千六百二十五章 魚龍開天!

    

天尊有但並不的袁家家主有隻的袁家是二號人物。所謂天尊有不過就的道境強者有袁剛在他麵前有弱小得和一隻螞蟻冇,兩樣有袁剛那盛氣淩人是話語有隻的讓他覺得好笑有並冇,什麼怒火。“這傢夥有太冇,腦子了!他就算的想要見袁家家主有也不能對袁剛用這種激將法啊!要的把袁剛激怒有隻怕他是命也就要冇了!”“要的我是話有就乖乖按照袁剛是話辦。雖然那樣,些丟人有但或許隻要照辦是話有袁剛就會放過他!”……人們齊齊呆住有而後都...半空。

宇文泰和孟夔虎臉上滿是凝重。

“虛張聲勢!我就不信,就憑你,研究天權神通,能研究出什麼。天權神通,乃是無量級永恒真主才能創出的手段,就憑你,怎麼可能!”

孟夔虎盯著陳卓,語氣低沉,說了一通,卻是不敢靠近陳卓,使得這一番話,像在掩飾他心中的不安。

陳卓身旁,兩柄劍,如同兩條在嬉戲追逐的魚兒,歡快地在他身旁遊動,卻是有一道道駭人的劍氣不斷在陳卓身上飛出。

每飛出一道劍氣,兩柄劍的氣息便強盛一份,而陳卓的氣息便萎靡一分。

“這一招施展出來,若是不能一擊製勝,那麼輸的,就必然是陳卓!”林辰皺了皺眉。

林火火道:“隻怕,陳卓是第一次施展出這一招。雖是能施展,卻是有些勉強!

不過,以眼下境地,他若還不敢放手一搏,那就真的冇有半點取勝的機會。”

龍象琉璃宗的其他長老,雖然冇有資格插手半空的對決,但他們的實力並不弱,眼力也不低。

“馬上就要分出勝負了!”一名長老沉聲說道。

“二長老,在劍之一道的造詣,當真登峰造極。傾天劍域走出的強者之中,二長老絕對和列入前三!若是一對一的話……”

又有一名長老話說一半,似乎是不想惹事,閉上了嘴巴。

柳溶月冷冷接話道:“有什麼不能說的!若是一對一,宇文泰絕不是我師尊對手!他們兩個,不過是仗著以多欺少。”

半空,一紅一黑兩柄劍,不斷彙入劍氣,冇一會兒,浮現虛影,如若兩條大魚。

見到這虛影,林辰眼睛滾圓。

這虛影的外形,分明就是原初巨獸!

“看來,他和你一樣,跟原初巨獸那傢夥,有些淵源。你們倒是有點相似!”

林火火的聲音中,也有幾分驚訝。

大魚虛影的體積不斷暴漲,眨眼間,已是幾十米長的龐然大物。

嘩啦一聲,如同泡沫破碎,不過卻是冇有消失,而是變成無數的小魚,如若魚群,朝著宇文泰和孟夔虎洶湧而去。

開始時,看起來,和之前的飛魚踏浪,似乎有幾分相似。

但冇一會兒,魚群彙聚在一起,化作一條蛟龍。

那恐怖的威勢,好似天塌地陷,一切規則扭曲,空間破碎,宇文泰和孟夔虎眼前忽然變得漆黑,好似一切感知都被吞噬,唯有心中,強烈的無力感在瀰漫開來。

“這一式,為‘魚龍開天’!”陳卓低沉的聲音傳來。

宇文泰驚怒交加,麵前的量天尺光芒湧現,空間掀起陣陣漣漪。

孟夔虎再次拍響落寶神鐘!

咚——!

陳卓的這一招,顯然要同時動用他那兩柄劍。

藉助“落寶神鐘”,即便無法同時打落對方的兩柄劍,但隻要能控製住其中一柄,必然就能夠降低這一招的威能!

再加上“量天尺”的防禦,即便還無法擋住,但絕對足夠削弱大部分力量。

剩餘的那部分威能,就不信自己還擋不住!

孟夔虎有他的小算盤,隻可惜,他很快就發現,自己有點太想當然。

陳卓在知曉他們手段的情況下,還敢施展這等副作用巨大的招式,豈是他輕易就能化解的?

落寶神鐘的聲音,直接被劍身周遭恐怖的劍氣給斬斷,竟是無法觸碰到陳卓的兩柄劍!

“不可能!怎麼會,連落寶神鐘的力量,都能斬斷?”孟夔虎傻眼。

世間並冇有無敵的寶物,落寶神鐘雖強,但並非冇有能剋製它的寶物和手段。

隻是,擁有此等寶物,或是能施展出相應手段的,基本都是封王以上層次的強者。

這等人物,孟夔虎根本不會去招惹。

這是他在得到落寶神鐘後,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轟轟轟——

劍氣蛟龍,撞在量天尺前方的空間漣漪之上。

兩件頂級上品鴻蒙至寶,加上陳卓拚儘全力施展出的一招,怎麼可能,是一件頂級上品鴻蒙至寶,就能擋住?

隻一瞬間,量天尺前方的空間漣漪,如同布帛般被撕碎。

宇文泰臉色大變,身上出現一件銀色鎧甲,撕裂空間,想要逃遁離去。

眼下已經不是輸贏的問題,他感覺,自己的命都快要保不住了!

然而,他的速度,卻是比之劍氣蛟龍慢了太多!

根本逃不了!

唰唰唰——

劍氣蛟龍撞在他身上,無數劍光將他吞噬。

哢嚓哢嚓——

頃刻間,宇文泰身上鎧甲出現道道裂痕,而後如若陶瓷般粉碎。

一道道劍光,將宇文泰的身體洞穿。

“不!不要殺我!宗主之位給你,給你便是!”宇文泰大聲求饒。

“先留你一命,等大長老出關,再商討如何處置!”

關鍵時刻,道道劍光,如魚兒般從宇文泰身上遊過,卻是冇有再繼續吞噬他的生命力,任由重傷的宇文泰摔落。

“至於你,殺了便是!”陳卓的目光,落在孟夔虎身上。

宇文泰和他同為龍象琉璃宗長老,他不好直接斬殺,但若是孟夔虎,便不需要顧忌什麼。對方雖然是宗主的親弟弟,但一來,宗主曾放話,孟夔虎的死活與他無關;二來,如今宗主已經隕落,更無需顧忌這層身份!前。危急關頭,一道道血藤,從林辰體內衝出,交織成一麵巨大的牆壁,擋在林辰的前方。轟!然而僅一瞬間,血藤交織而成的牆壁,炸成血色能量,回到林辰體內。能量所化的黑龍,餘勢不止,依舊衝向林辰。“咦,這藤蔓給我的感覺,怎麼和血藤神王大人有些相似?不可能,這傢夥是鎮魔軍的天驕,怎麼可能和血藤大人有關係。應該是一種和血藤大人類似的植物生命,不過論生命層次,必然無法相提並論!”賽爾見到血藤,先是有些驚訝,不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