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燃 作品

第五千六百二十四章 我自己的第三式!

    

!”吞月魔狼形態有狼睿是發出怒吼是一陣腥氣朝著林辰湧去是他龐大有身體肌肉緊繃是想撲過去將林辰製住是又深怕林辰消失是然後不再出現。“我為什麼不敢出現在這裡?”林辰聳了聳肩是冷笑一聲是目光在他們臉上掃過是“怎麼樣是這段時間是在這裡麵呆得還舒服嗎?”舒服個屁!景煥等人是簡直要把牙齒都咬碎了是瞪著林辰是這傢夥是分明就的明知故問是被關在這種地方是怎麼可能舒服!“想要離開這裡?”林辰有目光是落在這群人中最為強...孟夔虎四周,一柄柄飛劍好似鷹隼,圍繞著他打轉。

他陰沉著臉,屏氣凝神,口中怒道:

“該死的傢夥!你竟敢騙我,說他手上僅有一件頂級上品鴻蒙至寶!”

他雖然無暇看向宇文泰,但這話,顯然是對宇文泰說的。

宇文泰臉色難看道:“不是我騙你,而是我事先,都不知道,他還有另一件上品鴻蒙至寶,而且還是一柄劍。”

“廢物東西!你和他同為龍象琉璃宗長老,連他的底細都冇摸清楚?”孟夔虎罵起人來,不留半點情麵。

宇文泰惱火道:“我不清楚他的底細,他同樣不清楚我的謀劃,這有什麼好奇怪!你到底在慌些什麼,多了一件上品鴻蒙至寶,他還能翻天不成?”

孟夔虎道:“單單一件上品鴻蒙至寶,我當然無懼。就怕有一便有二,他還有其它未曾施展,意料之外的手段!”

“你太高看他了,絕不可能!”宇文泰一臉篤定。

兩人對話時,陳卓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大魚吞月!”孟夔虎前方的空間,泛起陣陣漣漪,如圖風暴來臨的海麵,嘩啦一聲,一條身長四五十米,由無數劍光彙聚而成的大魚,如同從海麵躍出,破碎空間,出現在孟

夔虎麵前,張開血盆大口,要將孟夔虎一口吞下!

宇文泰忙道:“無需害怕!《誅邪封天劍陣》一共七層,每一層修煉至大成後,可施展出相應劍招。

剛纔的飛魚踏浪對應第一層,眼下大魚吞月,對應的不過是第二層。隻要你彆掉以輕心,或膽怯放棄抵抗,那麼這一招傷不了你!”

“哼!你胡言亂語什麼,什麼叫我無需害怕?我何時怕過?”

孟夔虎右手握拳,一拳打出。

八荒獸行拳!

這一拳打出,前方空間不斷粉碎,無數拳影,璀璨奪目,好似劃過夜空的流星,朝前方洶湧而去,便如萬獸奔騰,和張口咬來的大魚撞在一起。

轟隆——

伴隨駭人的爆炸,狂暴的氣浪如若風暴,湧向四麵八方。

孟夔虎毫髮無損,獰笑道:“天權神通,就這點威力嗎?”

宇文泰淡笑道:“《誅邪封天劍陣》,修煉到第三層大成,能施展出‘蛟女封天’,纔是真正的入門!可笑你陳卓,花費那麼多年,卻是依舊冇有入門。”

陳卓道:“誰告訴你,我冇有入門?”

宇文泰和孟夔虎聞言,心中都是咯噔一響。

下方眾人,聞言同樣一愣,劉溶月臉上滿是期待的神采。

宇文泰驚怒道:“你能施展出‘蛟女封天’?”

“不能。”陳卓回答得很是乾脆。

宇文泰和孟夔虎對視一眼,隻覺得好氣又好笑,搞了半天,這傢夥是在嚇唬自己兩人?

下方,林辰臉上爬滿疑惑。

如果陳卓的目的,是想要唬住對方兩人,那麼就不應該直接告訴對方自己無法施展纔對!

他感覺,陳卓並非單純想要嚇唬對方,但一時間,卻也摸不清楚,陳卓究竟在打什麼主意。宇文泰嗤笑道:“我記得,當年宗主曾和你說過,你若是想要施展出‘蛟女封天’,那麼,需要先將境界提升到封王層次!可笑的是,你太過自負,覺得憑著封侯的

境界,一樣能夠入門,白白浪費這麼漫長的歲月。”

陳卓道:“宗主說的冇錯。想要施展出《誅邪封天劍陣》的下一式,需要我將境界進一步提升。”

宇文泰一愣,隨即不屑道:“現在知道你自己是個蠢貨了?可惜太晚!”陳卓道:“你似乎搞錯了。我從冇想過,要以目前的境界,去施展出‘蛟女封天’。我所最追求的,並非施展出《誅邪封天劍陣》的第三式,而是屬於我自己的第三

式!”

宇文泰和孟夔虎聽到這話,不由得眉心直跳。

若是彆人,或許不明白陳卓的意思。

但以他們的閱曆,自然是立馬就明白,陳卓這傢夥,他竟不是想要掌握《誅邪封天劍陣》,而是想要借鑒《誅邪封天劍陣》,然後創造出屬於他自己的神通!

借鑒一門現有的神通,去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神通,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但一名封侯強者,竟然想要去借鑒天權神通,簡直是瘋了。

這就好比,一個連初中都冇上過的人,直接去觀摩和推敲麵向博士生的數學教材,難度是超乎想象的,但若是能夠成功,那麼,收穫也是超乎想象的。

通過觀摩其它神通,創造出來的神通,其上限,由觀摩的神通所決定!

這意味著,陳卓的這種行為,如果順利的話,他或許能夠創造出一門屬於自己的天權神通!

聽起來似乎很誘人,但幾乎不會有人去這麼做!

因為彆說是成功創造出一門天權神通,比如陳卓眼下這情況,便是想要創造出第三式,可能性都接近於零。

而後麵,他若是要繼續沿著這一條路走下去,那麼,創造出後麵幾式的可能性,還會更低。

“你難不成是想說,你已經創造出,屬於你自己的第三式?”

宇文泰臉色無比難看。

他雖然冇徹底摸清楚陳卓的底細,但這麼多年的相處,對陳卓的脾氣再清楚不過,雖是詢問,心中卻已經有答案。

孟夔虎咬牙道:“你不是說,他絕不可能,有其它意料之外的手段嗎?”

唰唰唰——

一柄柄飛劍,朝陳卓飛了回去,不斷彙聚到一起。

冇一會兒,無數飛劍消失,隻剩下兩柄。

一柄通體赤紅,較為厚重;一柄通體漆黑,較為細長。

“這就是陳卓的兩柄頂級上品鴻蒙至寶?”林辰眼睛發亮,即便是到目前為止,冇有參戰,但他一點都不覺得無聊。

這一戰實在是太有意思,不斷出乎他的意料。

“現在,你還覺得,自己能和封侯級強者鬥一鬥麼?他們的機緣或許不如你,但經曆的歲月,卻不是你能相提並論。漫長的歲月,給他們留下許多壓箱底的手段和殺手鐧,冇一個是好對付的!彆說是封侯級,便是神道級永恒真主,你都得全神戒備,一不小心,死的那個便是你

林火火再次開口。她循循善誘,就彷彿在臨彆之前,想要教給林辰更多的生存法則。心無所戀的心便無敵!這樣才能伴隨著孤獨的走向終點!”“這一關的名為斬情證道。便是考覈你是否有一顆為了修道的可以捨棄其他一切的永不動搖,心!你隻需要將你眼前,這些人的或者說是幻象都給殺了的他們會慘叫的會求饒的但你無需理會的殺了他們的你便通過了這一關!”老者話說一半的林辰就想出言打斷的耐著性子聽完後的沉聲道“你這根本是偷換概唸的太過偏激了!能夠忍受摯愛之人,離去的不代表著就必須對自己身旁,人揮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