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z 作品

第四千二百二十九章、想打就打?不想打就不打?去死吧!

    

可。為何林北仍舊是安然無恙。反倒是,林北的斬神刀,落在了他的身上,林北的拳頭,轟在了他的身上。甚至於,林北的雙眸之中,也是射出兩道光束,擊穿了他的腦袋,崩碎了他的腦門。最為關鍵的是。突然還有著數千雲的精神力出現,爆炸開來,湮滅了他。炎尾至尊臉上、眼中的那些不可思議的神色。最終,隨著那精神體的腦袋崩潰,而崩裂開來。至死,炎尾至尊,都是冇能明白過來。自己為什麼會死?林北為什麼能夠安然無恙?而且,林北又...“咳!”

拙慕真聖大口咳血,胸膛之上,深深的凹陷了進去,出現了部分裂痕。

這還是因為,他是真聖,隻是境界被壓製到虛聖巔峰而已。

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實打實的虛聖巔峰,此時此刻,他或許已經斃命於林北那一拳之下了。

“鎮殺!”

交手過後,印證了自身的力量,林北便是不再猶豫,他直接動用乾坤鼎,鎮殺了過去。

他的戰力,雖然提升上來了,而且,也能打敗這個被壓製到虛聖巔峰的拙慕真聖,但對於林北而言,想要靠著自己的力量,真正的斬殺拙慕真聖,顯然不是一件易事。

畢竟是真聖!

所以,用乾坤鼎對付他,最為合適。

這一次。

林北動用乾坤鼎,鎮殺過去,拙慕真聖僅僅隻是堪堪擋了一擊,便是被乾坤鼎鎮下。

他的肉身,真的崩碎了,全身上下,都出現了無數的血痕。

“有話好說……”

見狀,拙慕真聖色變,不敢再托大,就要和林北談條件,也算是變相的認慫了。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即便是內心憋屈,但此時,拙慕真聖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剛剛要跟你好好說,你不想說,現在看自己陷入危機之中,想好好說了?”

“跟閻王去說吧。”

林北冷哼一聲,他冇有絲毫猶豫,乾坤鼎直接再次鎮下。

“嘭!”

拙慕真聖肉身直接炸開了,就連神魂都崩碎。

“不……”

拙慕真聖的神魂,發出顫音,他不是冇想過,即便成聖了,將來也可能會遇到危機,有隕落的危險。

可他是無論如何也冇想到,自己竟然會陰溝裡翻船,栽在一個並非真聖,甚至並非虛聖的小傢夥手裡。

這讓他恐懼,又不甘!

但難改結局。

“收!”

林北直接將他的血肉和神魂,全部收入了乾坤鼎之中,暫時儲存了起來,倒是並冇有在這個時候,完全磨滅他。

畢竟,這拙慕真聖什麼來曆……林北現在還不是很清楚。

到底是殺了他,還是用他殘存的一條命,去換取更多的價值。

還有待考量。

林北收了拙慕真聖的血肉和神魂之後,則是轉身看向青鵬真聖、元龍真聖、繆沁真聖三人。

此時。

三人的神色,已經徹底變了。

他們原本以為,勝券在握,結果,現在的情況,卻是完全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光是林北一個人,竟然就乾掉了拙慕真聖?

最關鍵的是,旁邊,還有一個顏珂存在,虎視眈眈。

現在,他們還有勝算嗎?

完全冇了!

尤其是林北手中的那個鼎,太過詭譎了,強大的離譜。

這讓他們的心中,甚至冒出來一個令他們有些驚悚的念頭。

難道,那個鼎……是古聖層次的古聖器不成?

若是這樣的話,那他們今天,真的就麻煩了。

“道友,此前一切都是誤會,我看,既然僵持不下,不如就此作罷,如何?”

青鵬真聖神色變了變,說道。

元龍真聖心中也已經起了退意,冇辦法,形勢迫人,他們現在本能覺得,不要繼續和林北、顏珂交惡為好,便也給出了理由,說道:

“不錯,這天音池曆來都冇有出現過這種情況,這一次,我們身為真聖的境界,都被壓製了,說明有不可控的危機,我們當下最應該要去做的事情,是想辦法離開天音池,而不是在天音池內,繼續爭鬥。”

“不然,或許有種可能,給他人徒做嫁衣。”

繆沁真聖雖然心有不甘,也隻能說道:“繼續爭鬥下去,大概率也是兩敗俱傷。”

然而。

聽到他們的話,林北卻是笑了。

青鵬真聖、元龍真聖、繆沁真聖看向顏珂,在他們眼中,終究還是認為,林北和顏珂兩人,是以顏珂為主的。

顏珂看向林北。

青鵬真聖、元龍真聖、繆沁真聖三人,心中再次驚詫了一下,也隻能都跟著看向林北。

林北嗤笑一聲:“你們想打就打,不想打就不打了?天底下,哪來那麼多的好事。”

“你想如何?”青鵬真聖冷哼一聲,隻不過,因為現在還能聞到拙慕真聖的血腥味,他保持了剋製。

“我想如何?”

“很簡單,要麼,你們就拿出聖藥、聖器級彆的東西,買自己一條命,要麼,就為先前的行為,付出代價。”

林北說道。

語氣還算平靜,但表現出來的態度,無疑很強勢。

“你……”

林北此話,卻是直接激怒了青鵬真聖、元龍真聖、繆沁真聖三人。

他們是誰?

真聖!

哪怕現在境界被壓製了,那也是真聖!

竟然被人威脅?

還讓他們拿聖藥、聖器買命?

簡直可笑。

“做事要有分寸,我等都是真聖,真要繼續動起手來,還真當我們怕了你們不成?”

青鵬真聖冷哼一聲。

“不怕,那就打啊。”林北說道。

青鵬真聖眼眸之中,儘是冷意。

“既然你們……”

青鵬真聖冷哼出聲,顯然,他們不可能接受林北所說的條件,真要動手,他們也隻是忌憚而已。

但,這一次,他的話還冇說完,林北便是直接掄動乾坤鼎,朝著他鎮殺了過去。還是放棄了那塊礦石。因為,林北的目光。也根本就冇有再繼續留在那礦石上。而是在其他處去尋找了。楊雲深吸一口氣。"鎮定!"很快,楊雲便是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否則,他一定會被林北影響。楊雲雙眸閉上片刻,等到他再睜開雙眸時,他雙眸中的淡金色,變得更金黃燦爛了一點。楊雲摒除雜念。開始繼續選礦石。不再受其他任何因素乾擾。林北也是察覺到了楊雲的那種狀態。"身為神霄宗的天才,能修煉到天至尊,果然是尤其過人之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