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z 作品

第四千二百三十章、絕望的真聖

    

不將蘇妃子和安安推開的話,他們姐弟兩人。勢必會受到波及。蘇妃子和安安,承受不住聖靈大帝的這種力量。大黑狗顧不上自身傷勢,它身形一閃,立馬便說要去接過蘇妃子和安安。然而。此時,一道手掌。卻是再次朝著他們抓來,那是聖靈大帝的力量所化。這讓大黑狗臉色钜變。剛剛那六層虛空花瓣的力量,讓大黑狗根本來不及做任何考慮。直接便是將蘇妃子和安安扔了出去,以此來保護他們。但也正是因為此。安安從蘇妃子的懷中飛了出去,姐...乾坤鼎鎮殺而來,青鵬真聖臉色驟然一變。

此前,拙慕真聖的淒慘下場,猶在眼前,他心中瞬間緊張起來。

但,身為真聖,他自有傲骨和威嚴,又不能表現出來。

表麵上,便是表現的異常淡定,身體瞬間向後移動,出現在百裡之外,同時一掌拍出,天地之間的能量,在這一刻,都是沸騰了起來。

聖元彙聚,引動天地之威,竟有雷霆降世,融合到他那一掌之中,蓋壓而下。

“轟隆!”

虛空之中,轟隆作響。

在乾坤鼎鎮殺過去之際,那一掌,也是拍了下來。

雙方交鋒。

青鵬真聖並冇有絲毫的大意,甚至可以說,此刻,他是全力以赴,絕不能讓自己步了拙慕真聖的後塵。

然而。

他那一掌,在此刻,被似是解除了封印的乾坤鼎衝撞之下,直接崩潰。

青鵬真聖再也無法保持那世外高人一般的淡定和威嚴。

他臉色驟變。

頃刻間,身形便是再次爆退。

然而,在林北動手的時候,乾坤鼎的乾坤領域,就已經施展而出了。

被壓製境界的青鵬真聖,在還冇有察覺的情況之下,就已經身陷其中。

等他反應過來之時,已經晚了。

無論他出現在何處。

乾坤鼎幾乎都是瞬間出現,鎮殺而下,境界和力量被壓製到虛聖巔峰,又豈會是乾坤鼎的對手。

青鵬真聖色變。

他此刻,也顧不上自己的聖器,是否會受損了,直接動用聖器,和乾坤鼎硬撼,阻擋乾坤鼎的鎮殺。

聖器碰撞,威力怎“恐怖”二字了得,乾坤領域都被撕裂,空間都在顛覆,恐怖的聖威碰撞,席捲,天音池內不斷激盪,就連林北,也不得不後撤千裡之外,遁入虛空,避其鋒芒。

但林北可以隨意退走。

青鵬真聖卻是不行。

哪怕是因為聖器的碰撞,乾坤領域有所撕裂,但那也隻是區域性的受損罷了。

青鵬真聖仍舊被壓製其中,無法隨意退走,境界被壓製的他,就隻能硬生生的承受,兩種聖器碰撞的威力。

原本,有聖器庇護,他受到的波及或許還會較小。

但奈何……他的聖器,和乾坤鼎比起來,壓根不是一個層次。

“哢嚓!”

聖器攖鋒,乾坤鼎完好無損,而他的聖器,卻是崩碎。

這便是導致,青鵬真聖瞬間噴血,既受聖器崩碎反噬,又遭聖器攖鋒之威席捲,讓他直接化作了一個血人。

渾身毛孔,都在往外溢血。

“若是血魂樹在此,對他而言,必是一樁大造化。”

林北心中暗道。

聖血,對於血魂樹來說,那是相當的滋補,隻不過,已經許多年冇有血魂樹的訊息了,也不知道它現在怎麼樣了。

林北按捺下心中的思念,集中精神在那青鵬真聖的身上。

“我們真的可以談...............”

青鵬真聖此時也顧不上自己的麵子了,想要認慫。

然而。

林北卻是冷哼一聲,“你不想談的時候,就不談,你想談的時候,我就要跟你談……你想屁吃呢?”

話音落下。

林北直接殺了過去,他手掌在那乾坤鼎之上,猛然一拍,一股可怕的經文漣漪,便是再次盪出。

“不好。”

青鵬真聖的臉色,卻是再次一變,那經文漣漪席捲而來,若是他再被波及,他的肉身和識海,絕對都會受損,甚至是會瓦解、崩碎!

這一刻。

青鵬真聖也是拚了老命了,他的體內,瞬間爆發出了一道青光,那是他曾在一處禁地之中所得,身為真聖,都還未曾完全煉化。

強行施展起來,會有風險,但此時此刻,他卻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青光席捲而出,直接和那經文漣漪碰撞在一起。

兩種能量,在虛空之中,不斷交鋒,青光雖然落入下風,不斷被磨滅。

但好在是,真的擋住了乾坤鼎的經文漣漪。

這讓青鵬真聖終於是稍微鬆了一口氣。

“轟隆!”

然而,此時,林北卻是直接施展出了冰霜寒雷等雷霆,瞬間劈落而下,轟在那些青光之上。

青光竟然被冰封了片刻。

“冰霜寒雷有剋製作用?”

林北有些意外的驚喜。

旋即,成片的冰霜寒雷便是落下,劈裡啪啦,幾乎形成了一片雷海。

暫時融合了大道聖元果之後,林北的實力,也是提升到了堪比巔峰虛聖的地步,以前施展冰霜寒雷,還得悠著點。

現在卻是不同楽。

隨心所欲!

不僅如此,林北更是運轉乾坤大道經,衝過去,雙掌在那乾坤鼎之上,接連拍下。

鼎鳴響徹四方。

僅僅不到三息時間,青光磨滅,冰霜寒雷和經文漣漪,便是直接湮滅了青鵬真聖所在的地方。

林北更是駕馭乾坤鼎,直接衝殺了過去。

另外一邊。

被林北過去身和未來身盯上的元龍真聖、繆沁真聖,心驚到了極點,不是他們不想助力青鵬真聖,也不是他們不想逃走,就在一旁看戲。

實在是……林北的那兩道化身,雖然冇有本體那麼強大,但也相當難纏,顏珂更是在一旁壓陣,剛剛見他們有所異動,顏珂直接就出手了,封鎖虛空……

他們便如同坐牢一般,隻能先立身一邊,思考對策。

“啊.................”

就在他們看到,雷海和經文漣漪,湮滅青鵬真聖所在的地方,林北駕馭乾坤鼎殺進去,不到十息時間,那裡便是傳來一陣慘叫。

沸騰的恐怖能量,在消散。

顯然,勝負已分!

“誰贏了?”

或者,對於元龍真聖和繆沁真聖來說,這不是一個問句。

他們心中,已然是有了答案。

果不其然。

片刻後。

他們便是看到,林北手中提著鮮血淋漓,渾身殘破,識海崩碎的青鵬真聖,逐漸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饒是已經預料到了這個結果。

但在看到這一幕之後,他們還是感覺,頭皮發麻。

完了!

這一刻,前所未有的絕望情緒,湧上心頭。

身為真聖,時隔千年萬年,他們再一次體會到了這種情緒。在眾人的視線之中。"北?""怎麼從來冇有聽說過北帝之名?""我曾經倒是認識一個叫北的人,但他不過隻是神王而已,時至今日,都還冇有突破到至尊,也並非是這般模樣!""不管如何,從今以後,北帝之名,恐怕會傳到很多人的耳中了!""現在。我也相信,這位北帝,恐怕真是和天狗他們有聯絡了,這等囂張的模樣。簡直如出一轍!""這叫什麼囂張?又不是他主動找的麻煩,不過...這樣的實力,縱橫天下,真是讓人羨慕啊!""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