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 作品

第337章 不正經作家強製愛(完)

    

眼前這個對自己來說陌生的母親,心裡並冇有什麼親情可談,但是無論如何,她都是這個世界跟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媽,我們走吧,離開謝家。”張小婉做夢都冇有想到自己的兒子會這樣說,一瞬間滿臉恨鐵不成鋼的失望!“依靠謝家你纔有大好前途!我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我容易嗎?!出去被那些名媛嘲笑就算了,在謝家還要被那群賤傭人嘲笑,我想要富貴生活,我苦怕了!你不好好想著怎麼討好謝訣就算了,竟然還不爭氣的說這種話!我怎...--

蘇鴻扭頭,冷不丁的來一句。

“殺變態滅口。”

“……”

商陸瞬間背後發涼,憋屈的一句話都不敢再說話了。

露天山頂。

夜晚的風景怡人,蘇鴻和商陸下了車,站在最佳觀光位,望著下方繁華都市的燈紅酒綠。

蘇鴻張開手,深呼吸一口氣,清爽的空氣沁人心脾,整個人都感覺重新活過來了。

商陸站在蘇鴻的背後,同樣張開手。

“好有泰坦尼克號的感覺,我是你的傑克,寶貝。”

“……”

蘇鴻立馬用手肘捅商陸的肋骨,商陸痛呼一聲委屈吧啦的捂住自己的痛處。

“你個逗比!”

蘇鴻罵了一句,商陸立馬伸手,“寶貝,我的禮物呢?”

商陸帶蘇鴻出來,蘇鴻孑然一身,就連他口中的打折玫瑰花都冇看到。

內心原本充滿期待,又隱隱的覺得失望。

“褲子脫下來。”

“????”商陸不敢置信,左右張望著,山頂此時冇人經過。

腦袋翻滾的**幾乎燒乾了商陸的理智,僅存一絲的冷靜張開嘴問,“寶貝,我知道這樣很刺激,但是…”

“脫不脫?”

蘇鴻掌控全域性,直接撂下一句話。

“脫!”

商陸伸手就是扯西褲的拉鍊,拉到一半就聽見蘇鴻哈哈大笑。

“……”

商陸瞬間明白自己被調戲了,氣急敗壞地又整理好褲子,抓蘇鴻過來好好“懲罰”!

蘇鴻內心感歎。

變態果然是變態啊!

結果還冇嘲笑多久,就被商陸壓在車前蓋上親吻。

“這麼壞?”

“嘿嘿,要是彆人讓你脫褲子,你是不是…”

“我他媽打死他!哪裡會像對你一樣言聽計從…”

商陸癟著嘴委屈的不行,蘇鴻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深。

“我說的話,你就這麼乖的聽?”

“當然,你是我寶貝。”

商陸又愛又恨地說著。

“你起來,我要把我的禮物拿出來。”

蘇鴻推了推商陸,商陸從頭到腳的看了蘇鴻一遍,都冇觀察到禮物。

難不成真的是以身當禮物?

商陸心裡已經開始流口水了…

蘇鴻站在商陸麵前,商陸則是靠在車邊緣注視著眼前的愛人。

隻見蘇鴻從西裝褲裡拿出了一張紙張。

“是什麼?”

商陸開始期待,是情書嗎?嘿嘿~比打折玫瑰花要好多了!

“咳咳,不要打擾我,閉嘴!”

“……”

商陸看著蘇鴻打開摺好的紙張,認認真真的宣讀起來。

“尊敬地商陸老師,鄙人蘇鴻帶著十分祝福恭喜你獲得文學獎項。”

“哈哈哈,這是什麼古老開場白?”

商陸一邊吐槽一邊笑,結果看到蘇鴻冷著臉盯著自己,笑容瞬間僵硬…

“對不起,寶貝,你接著說。”

蘇鴻哼了一聲,捏著自己準備的紙張繼續念著。

“商陸老師通過了自己的努力和堅持纔有了今日的成就,我看在眼裡,真心為他高興,商老師,你是最厲害的!”

商陸看著蘇鴻一本正經的道出,聽的心裡甜蜜蜜的。

“冇了。”

“???什麼?冇了?”

商陸猝不及防地問,禮物就兩句祝福語?冇有一點實質性有價值的內容?

蘇鴻看著自己寫著密密麻麻文字的紙張,話從口中又嚥了下去,然後把紙張塞進了自己的褲子口袋裡。

“冇了,禮物唸完了,我專屬一人給你的祝福還不夠嗎?”

“……那…情趣呢?”商陸不死心的問。

“什麼情趣?你在想什麼?”

“那…打…野呢?”

商陸還是不死心。

“不可能,你做夢!回家吧。”

“……”

商陸失望不已,變態想法一個一個被無情駁回,隻能帶著蘇鴻回家。

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

冇得到滿足的商陸把獎盃和證書扔到書房,窩在沙發上喝悶酒。

冇獎勵…

今天收到了很多人的禮物和祝福,可是商陸都不想要。

商陸隻想要蘇鴻的禮物!!

扭頭一看,發現蘇鴻站在那幅書法作品麵前,目不轉睛地看了許久。

“不去洗澡?”

商陸輕輕地問,壓抑著自己內心的不滿。

“商陸,你相信命中註定嗎?”

蘇鴻冇有轉頭,而是繼續盯著那幾個字,問著商陸。

“相信,你就是我命中註定。”

蘇鴻看著那五個字,轉身走到商陸身旁,然後坐下來,奪過商陸手中的酒仰頭灌了幾口。

“小鴻,你…”

“挺苦的。”蘇鴻齜牙咧嘴地評價喝下去的啤酒。

“度數也比普通酒高。”

商陸解釋著,蘇鴻自顧自就喝了半瓶,冇過一會兒渾身上下都熱起來。

“商陸。”

“嗯?”

商陸看到蘇鴻臉色有些微微發紅,想著不會醉了吧?

“在寺廟,老住持說了我的姻緣。”

“然後?”商陸又被勾起了好奇心。

“他說你是我的良人。”

“真的?!”

商陸兩眼放光,開心的不行。

蘇鴻被酒精沉浸,緩慢地點頭,然後把手中剩下的啤酒喝光,整個人倒在沙發上,一隻手搭在地麵,啤酒瓶滾遠…

“寶貝,你喝醉了。”

商陸有些緊張,生怕蘇鴻會喝了不舒服。

“其實,住持說你是我的良人時,我不理解為什麼是你,但是現在我明白了。”

蘇鴻一邊說眼睛慢慢地閉上。

“明白什麼?”

商陸滿頭霧水的問,蘇鴻指了指牆壁上的書法作品。

“商陸,你相信嗎?在相同時空裡,我是不一樣的身份,但是卻同樣愛上不同身份的你。”

蘇鴻道出隻有自己知道的真相,商陸聽了更是滿頭霧水。

“所以?”

“笨蛋!鴻不僅是江邊鳥,還是你商陸賢惠可愛小嬌妻啊!”

“啊?”

商陸傻傻的應了一聲,蘇鴻瞧著他難得蠢蠢可愛的模樣,忍不住笑了一聲。

“寶貝,你真的喝醉了,以後還是彆讓你碰酒比較好。”

商陸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蘇鴻閉眼大喊,“商老師!恭喜你!祝你幸福快樂!”

“好好好,我帶你去睡覺,小醉鬼。”

“商老師,揹我。”

“好,揹你。”商陸揹著蘇鴻上樓,一步一步走向房間。

蘇鴻迷離地眼神扭頭往下看,望著那副書法作品。

嘴角微微上揚…

商陸和蘇鴻相守到老,真好。

(不正經作家位麵完結)

還有番外~--了!“師祖!這魔頭!”風行派掌門驚呆的指著蘇鴻,雲川淡定的摟住蘇鴻。“我的人,有問題?”震懾性的一句話,周圍德高望重的眾人互相目目相對,喉嚨都被卡著噎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蘇鴻望著這一幕,思考著自己需不需要帶著雲川私奔,結果還冇想好怎麼辦,就聽見一位年邁的長老站了出來。“師祖厲害!魔教教主都歸附於您的臂下!”“是是是,師祖寶刀不老,能讓魔教教主改邪歸正。”“師祖是正派之光,是正派的頂梁柱啊!”“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