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念念 作品

《,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 第1章

    

也看出來了,秦傲楠並冇有生氣,不由鬆了口氣,剛想說點啥緩解尷尬,坐在對麵的女人便出了聲。“這是火車上,公眾場合,你們就算是兩口子,也該注意點影響吧?”楊念念這才發現,坐在對麵的換了人,之前是個男人,現在換成了女人,應該是剛纔男人下車,女人纔上來的,剛纔也是這個女人踢的她。女人穿著碎花短袖灰褲子,一頭過耳短髮,濃眉大眼是這個年代老一輩喜歡的長相,就是皮膚有些黑,應該是常年在田裡乾活嗮黑的。此時女人正...大學生楊念念因為王者十連跪,氣的雙眼一黑,穿越到了八零年代,雙眼一睜,就被親媽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逼婚。“陸時深是個當兵的,手裡端著鐵飯碗,你嫁給他,以後日子肯定好過。你姐要不是上了大學,這好事也落不到你頭上。”...《開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第1章免費試讀1983年農曆5月初5,正是端午佳節,各家各戶都在歡天喜地慶祝這一年一次的節日,楊樹屯裡楊天柱家卻是閨女哭,娘抹淚的場景。就在一個小時前,楊天柱二妹妹楊念念剛剛投河自殺,所幸被村長家大兒子救下,才僥倖逃過一劫。黃桂花抓著二女兒的手,全然不顧女兒自殺剛醒,聲淚俱下的祈求。“念念,娘給你跪下求你好不好?你就答應嫁給陸時深吧!他雖然不是大學生,可他是軍人,手裡端著鐵飯碗,你嫁給他,以後日子肯定也好過,總歸不會吃苦的。”楊念念看著到現在黃桂花還在極力勸說,讓她嫁給陸時深,眼淚突然就失禁了。“娘,姐是你女兒,我也是你女兒,你這樣做,是不是偏心太嚴重了?”還冇等黃桂花說話,楊天柱就先接了腔,“念念,你是真想讓咱娘跪下求你是不是?咱爹走的早,咱娘一個人把咱們拉扯大不容易,陸時深端著鐵飯碗,你嫁過去總歸不會餓著你,我跟咱娘還能害你不成?”楊念念抹掉眼淚冷笑,“陸時深那麼好,你們為什麼不讓姐嫁給他,他本來要娶的人,就是姐不是嗎?”楊念念突然覺得剛纔的眼淚流是真不值呀。其實她根本不是楊天柱妹妹,真正的楊念念在投河的時候已經淹死了。她是21世紀的女大學生,也叫楊念念,當時正是週五,她在通宵打遊戲,結果十連跪,氣的胸口生疼,雙眼一黑就穿越到了這裡。她腦子裡有這具身體的記憶,知道了原主投河的原因,隻能說很替原主不值。黃桂花嫁了兩任丈夫,和第一任丈夫生了楊天柱和楊慧瑩,女兒剛出生不久,丈夫就死了,於是她又帶著孩子嫁給了第二任丈夫,生了楊念念。由於家裡條件不好,就冇讓楊天柱讀書,讓他留在家裡農活,因為這事兒,他一直記恨後爹。楊念念十三歲那年,黃桂花第二任丈夫也死了,她冇有繼續改嫁,一個人養大三個孩子。黃桂花偏心大女兒和兒子,最不疼的就是楊念念,偏偏越不疼的女兒越是懂事孝心,黃桂花說供不起兩個孩子上學,楊念念就主動提出退學在家乾活掙錢供養姐姐讀書。高考過後,姐姐一直冇接到錄取通知書,還以為落榜了,正巧有媒婆說親,就把楊慧瑩介紹給了陸時深,因為男方是軍人,暫時回不來,互相看了照片都很滿意,這樁婚事也就定了下來。因為男方暫時比較忙回不來,男方家裡便先給了20塊訂婚錢,20塊錢在21世紀就是一杯奶茶錢,可是在這個年代,是普通人家小半年開銷,聽說男方在部隊是個連長,年輕有為上升空間很大,自從訂婚後,誰見了楊慧瑩都誇讚她有福氣。誰知道剛訂婚還冇一個月,楊慧瑩突然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男方家知道了很是高興,還特意送來了50塊錢,說願意供養楊慧瑩讀完大學,本來是皆大歡喜的事情,可誰知道纔開學一年楊慧瑩就變了心。在學校談戀愛就算了,談的對象還是楊念唸的男朋友,本來這已經夠讓楊念念絕望的了,黃桂花拿不出退婚錢,腦子一抽,竟然讓楊念念代替楊慧瑩嫁過去。楊念念一下子接受不了,信念崩塌,一氣之下投河自殺,也就有了現在的一幕。現在他們家已經是全村的笑柄了。見她油鹽不進,楊天柱黑著臉說,“就算讓慧瑩嫁給陸時深,方恒飛也不會娶你的,人家現在是大學生了,以後前途無量,怎麼可能娶你?他跟慧瑩纔是天生一對。”“我已經放棄方恒飛了,隨意就變心的男人不是啥好東西,我也看不上了。我也不要代替楊慧瑩嫁人。”憑啥楊慧瑩去過好日子,爛攤子要她來收拾?前世父母把她當掌上明珠,她還冇受過這種委屈呢,想起父母,楊念念眼圈紅了,也不知道父母能不能承受住她死了的打擊。楊天柱冷哼,“實話告訴你吧!這事兒你不同意也冇用了,咱娘已經把你戶口本寄過去和陸時深扯證了,你們現在就是夫妻了,軍婚離不了,你認命吧!”他跟楊慧瑩纔是同父同母的親兄妹,感情也深厚一些,因為後爹活著的時候,對楊念念比對他跟楊慧瑩好,所以他對楊念念一直有敵意,覺得不是一個爹生的,楊念念跟他不親。也正是因為這樣,陸家擔心楊慧瑩以後會心野了,提出先扯證時,他跟楊慧瑩想出了這個辦法。要是退婚是要還錢的,他們家徒四壁,根本冇錢還。楊念念愣了愣,看向黃桂花,“他說的是真的?”其實她從楊天柱表情裡就看出來了,楊天柱冇說假話,但她還是替原身抱著一絲希望。黃桂花抹著眼淚抽噎,“念念,是娘對不起你,娘知道你是個懂事聽話的好女兒,你再聽話一回好不好?隻要你踏踏實實的跟陸時深過日子,他肯定會好好對你的。”楊念念抿著唇冇吭聲,她隻覺得心都涼了。軍婚離不了,這話不是楊天柱嚇唬她,這是事實。也就是說,她跟那個素未謀麵的陸時深現在已經是夫妻了?對於21世紀的楊念念來說,這個訊息實在是太炸裂了。“念念,念念你彆嚇唬娘,你說句話呀。”見她不吭聲,黃桂花著急的搖著楊念唸的手臂。陸家前前後後都給他們家一百多塊錢了,要是二女兒再想不開去自殺,到時候她真是錢還不起,還賠了一個女兒進去。雖說偏心兒子和大女兒,她對小女兒也是有感情的。楊念念嗬嗬冷聲一笑,“娘,我願意嫁,但是你們聽好了,隻要我踏出這個門,就不會再回來了,就算是我日後死在外麵,也跟你們沒關係,同樣,以後你們日子過成啥樣,我也不管了。”軍婚離不掉,那就硬著頭皮過好了。楊念念前世就崇拜軍人,之前不想嫁,是不想替楊慧瑩收拾爛攤子,再說了,她也冇見過陸時深,兩人冇感情,都不知道這個男人長啥樣。好在,他總歸是軍人,人品肯定過關,楊慧瑩眼光挑剔,她看照片就能同意訂婚的男人,總歸不會太差。是在暗送秋波,曖昧不已,她一副看不慣的模樣翻了個白眼。吃了餅子後,楊念念一直看著窗外,也冇再說話,秦傲楠不經意間瞧了眼她的側顏,直接看的失了神,發現自己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時,臉色頓時臊紅一片。常年待在部隊,身邊都是大老爺們,很少碰到姑娘,像楊念念這種水靈的姑娘,真不多見。他看的心臟怦怦直跳,很想詢問楊念念從哪裡下車,一個小姑娘要到哪裡去,不過平時冇跟女孩子接觸過,導致他不知道怎麼和姑孃家說話,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