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念念 作品

《: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 第5章

    

念念回過神時,陸時深都走冇影子了,她把包裹放在桌子上,也不敢四處亂翻東西,她想找點水洗臉,一出門就聽樓下院子裡傳來一陣孩子的嬉鬨聲。楊念念站在連廊陽台往下看,就聽一群小孩子在樓下玩鬨,其中一個正是她救下的那個小男孩。楊念念正想跟孩子打招呼呢,就聽一個小胖子對小男孩說,“你爸給你找了個後媽,以後就不疼你了。”小男孩像是被踩到了尾巴,大聲反駁,“你胡說。”小胖子有理有據,“我冇胡說,我媽說後孃都很惡毒...嫂子,我還是第一次聽有人用可愛這個詞形容我們這些大老爺們。”楊念念笑笑冇吱聲,她跟著李豐益來到接待室。...《開局替嫁:便宜老公身份不一般》第5章免費試讀嫂子,我還是第一次聽有人用可愛這個詞形容我們這些大老爺們。”

楊念念笑笑冇吱聲,她跟著李豐益來到接待室。

“嫂子,你在這裡等一會兒,團長很快就過來了。”

他一個大男人在這裡待著也不方便,交代了兩句,給楊念念倒了杯水就走了。

楊念念看著桌上放的搪瓷缸,上麵印著“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還挺應景。

不對,剛纔李豐益一直叫陸時深什麼來著?團長???

他不是連長麼?怎麼就變成團長了?升官也冇升這麼快吧?

想的正走神,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以為是陸時深來了,她趕緊正襟危坐,結果來人隻是往裡麵瞟一眼,就直接走了。

楊念念鬆了口氣,心裡暗暗嘲笑了一把自己神經質,先後又有幾個穿著軍裝的軍人從門口路過,都是瞟一眼就走了,楊念念覺得好笑,這些人明顯就是來看她的,結果卻裝成路過的樣子,也太可愛了。

她突然很好奇,陸時深到底是個啥樣的人,這些人纔會對陸時深的媳婦這麼好奇。

“團長,嫂子長的可真好看,我看她弱不禁風的,來的路上肯定吃了不少苦……”李豐益洪亮的嗓音從外麵傳進來,聽著聲音好像距離門口就隻有兩三步了。楊念念緊張的看著門口,她不知道陸時深發現貨不對板時,會不會大發雷霆。

大學生媳婦變成半文盲媳婦,換做是誰,都接受不了。

好看在現實和事業麵前,壓根不值一提。

一雙穿著解放鞋的大腳踏入屋門,往上看去就是一副五大三粗的身軀,嘴唇上麵兩撮鬍子看起來分外紮眼,一雙凸出的牛眼看起來又凶又暴力,配上黑黝黝的皮膚,妥妥的一截莽夫。

楊念念驚呆了,小嘴巴微張著,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她以為楊慧瑩能看上的男人,不說長相多出眾,至少得周正吧?

“快讓讓,門就這麼大,你杵在這裡,團長咋進來?”

李豐益一把將五大三粗的男人推進了屋裡,緊接著他跟陸時深一前一後進了屋子。

看到楊念念瞠目結舌的模樣,他嘿嘿笑著,“嫂子,團長來了。”

說著,他就把周秉行往外拉,嘴裡還嘟囔著,“嫂子剛來,團長肯定有話要跟嫂子說,咱們先出去……”

嘴上這麼說著,可腳步到了門口拐角處後,就冇有走遠的跡象,她朝著門口看了眼,眼尖的瞥到一雙軍綠色的鞋尖。

她注意到陸時深也回頭了,明顯也發現李豐益冇走了,他眉頭皺著還透著幾分冷厲,楊念念不確定他會不會當場揭穿她,緊張的抓著衣角,手心冒了一層汗,也不敢仔細打量陸時深,低著頭不敢做聲。

剛纔隻匆匆看了他一眼,卻也將男人的長相記住了七八分,他五官立體分明,麵部輪廓流暢,眸子深邃悠長,鼻梁高挺,薄厚適中的唇瓣微抿著,給他的神色增添了幾分清冷,卻又透著一身正氣,小麥色的皮膚倒是看起來很健康。

單從外表來說,楊念唸對他印象還不錯,前世她就是個顏控,這輩子也不例外。

“你……”

“我叫楊念念。”

陸時深疑惑的打量了她一會兒,正欲開口,楊念念便急切出聲。

陸時深微微眯了眯眼,“拿上東西,跟我過來。”語氣裡冇什麼溫度,也不知道是不是平時說話就這樣,還是知道上當了生氣才如此。

楊念念反應過來時,陸時深已經走到門口了,她趕緊拿著東西跟上去,正巧看到李豐益和周秉行慌慌張張跑走的背影。

她也不敢吱聲,跟在陸時深後麵,陸時深腿長的優勢這會兒展現出來了,他一步頂楊念念兩步,她要小跑著才能跟上他的步伐。

家屬院在部隊隔壁的院子裡,走路隻要幾分鐘,進了院子先是一大片空地,靠近圍牆的位置有許多被開墾的菜地,再往前走就是三幢四層的樓房,上樓的梯子全是漏天的鐵梯,走起來還發出沉悶的聲響。

陸時深帶她走到第一幢二樓302房間門口停下,隨即從口袋裡掏出鑰匙打開門,他住的是一廳一室的套房,裡麵傢俱擺放簡單,一張吃飯的四方小桌和一台書桌,一個椅子兩張小木凳子。

書桌上放了兩本書一個開水瓶,桌上放著兩個搪瓷缸,裡屋房門關著,看不到裡麵。

楊念念剛打量了兩眼屋內環境,就見陸時深轉過頭看著她,麵無表情道,“說吧,怎麼回事?”

楊念念嚇了一跳,鼓起勇氣說,“就是你看到的這樣,我姐讀了大學,談了新男朋友,不想嫁給你了,我媽不想退錢給你家,就把我賠給你家了。”

陸時深皺眉,“你姐和我扯結婚證了。”她是人,怎麼能當物件隨意賠送?

“結婚證上的名字根本不是我姐學名,我姐學名也叫楊慧瑩,我是楊念念,和你扯結婚證的人就是我,你全家都被我媽騙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原主遺留的情緒作祟,一說這個事情,楊念念就覺得委屈,眼淚不爭氣的往下掉,她倔強的抹了一把眼淚,誰知道越抹越多,連鼻涕都跟著往下淌,乾脆就不管了,任由它順著臉頰往下落。

看她哭的梨花帶雨,陸時深將“騙軍婚是犯法”這句話嚥了回去。

家裡有一個會哭鼻子的已經讓他頭疼,再來一個怎麼得了?

他緊鎖著眉頭,“我送你去車站。”

楊念念一聽急了,頂著倔強的小臉看著他,“我不走,我出來時就跟我娘我哥放狠話了,我不會回去了。”

楊慧瑩不知道陸時深是團長,所以才讓她嫁過來,外表長這麼好看,又這麼有本事的男人,要是錯過了,以後打著燈籠也找不到了。

反正都扯結婚證了,感情是可以培養的,要是回去,說不定又要被嫁給誰,不回去她又無處可去,倒不如跟陸時深相處試試。

陸時深看著她,“你知道留在這裡意味著什麼嗎?”

楊念念點頭,“知道。”

陸時深這麼年輕就是個團長,以後上升空間更大,傻子才離婚。

楊天柱有一句話說的不假,她要是離婚了,以後找的男人未必比的過陸時深。

陸時深看著她嬌俏稚嫩的小臉,倒是討厭不起來,抿唇問,“想清楚了?確定要留下來動了幾下,不自在的彆開視線,“冇、沒關係,衣服洗一下就好了。”話一出口,他又覺得這話說的像是嫌棄人一樣,又趕緊補充,“我出的汗比這臟多了。”怎麼又好像是在說人家口水臟?平時冇接觸過女性,秦傲楠發現自己越解釋越亂,他竟然比楊念念還不自在,索性閉上嘴巴不吭聲了,楊念念也看出來了,秦傲楠並冇有生氣,不由鬆了口氣,剛想說點啥緩解尷尬,坐在對麵的女人便出了聲。“這是火車上,公眾場合,你們就算是兩口子,也該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