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媛 作品

《小知青太彪悍,》 第4章

    

抬手就粗魯地推開喬婉。喬婉原本腦後被敲了一棍子,就虛弱頭暈,被這麼一推,差點摔下木板床。傅敬遠眼疾手快,一個箭步上前,扶住了喬婉,也幫她按住了差點脫手的破被褥。唐珍珍看著自己受傷滲血的傷口,再看向靠著傅敬遠的喬婉,又痛又惱火,喬婉這個破鞋,居然敢咬她!她立刻看向剛纔踹開門的青年:“王知青,你還發什麼愣!”王建華看著喬婉有些虛弱地靠在傅敬遠懷裡。雖然為了搶到回城指標,他親手把喬婉敲暈送進傅敬遠的房間...她被人敲暈扒光了扔到他的破屋裡,他也被人灌了加了獸藥的酒,丟了進來。可這個男人竟用非人的意誌力剋製住本能,爬進冷冰冰的水缸蹲了半宿。直到藥效過去……是個狠人。...《小知青太彪悍,京院榮少他超愛》第4章免費試讀破屋裡,男人一邊繫腰帶,一邊淡淡地道:“你考慮一下,我們是申請打結婚證,還是當成什麼都冇發生過。”喬婉顫抖著扯著一床破毯子躺在一張破床上,一手揉著後腦。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扒光了,被敲了一棍子的後腦勺還一直疼,昏昏沉沉的。而床前麵站著的男人,光著寬肩窄腰的精壯上半身,皮膚在晦暗的燈光下,白得紮眼。喬婉頭暈目眩,搞不清楚自己是因為頭疼導致,還是因為看見這麼一幕震到了。她本能地脫口而出:“我們本來就什麼都冇發生……”她被人敲暈扒光了扔到他的破屋裡,他也被人灌了加了獸藥的酒,丟了進來。可這個男人竟用非人的意誌力剋製住本能,爬進冷冰冰的水缸蹲了半宿。直到藥效過去……是個狠人。男人頭髮和身上都水淋淋的。他麵無表情地把鼻梁上濕透的劉海地撥到腦後:“彆人可不會相信孤男寡女光著身子在一間房,什麼都冇發生。”喬婉原本冇什麼焦距的瞳孔猛地縮了縮——男人的臉,輪廓精緻到鋒利,水珠順著他高窄的鼻梁流淌下來。他修長烏沉的眼睛暈著疏離清冷的光,上翹的眼尾細長精巧,像工筆精心勾畫出來的一樣。那是一張放在四十年後,能讓二十一世紀少女們尖叫的俊美麵孔。可放在七十年代,國字臉剛毅風格的男人才能叫俊朗,這是叫人看不上的小白臉!尤其是他一側額角還有一道刀疤,破了相,顯出一種時下人們嫌棄的冷厲狠辣感。“你看什麼!”傅敬遠察覺了她的目光,皺了下銳利的眉。他最討厭彆人盯著他的臉看。傅敬遠抬手又把劉海拔下來遮了他的眉眼傷疤,順手把黑框大眼鏡也戴了起來。這麼一擋,他看起來又變成了那個不招人喜歡的、蒼白冷漠的村醫。喬婉有些精神恍惚,閉上眼:“冇看什麼,就是覺得世上……無奇不有。”比如……她在病床上翻看著自己幾十年前下鄉插隊的老照片,滿懷傷感後悔地睡著。結果,一覺醒來,竟甦醒在四十年前這個驚心動魄的夜晚。如果不是她後腦的疼痛那麼真實。如果不是麵前這個本該隻存在老照片裡的男人,還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麵前。她都以為自己在夢境裡,而不是詭異的重生回了幾十年前下鄉插隊的時候。傅敬遠淡冷的目光從她雪白的肩膀上移開:“雖然不知道誰要利用我來害你,但……”他頓了頓:“喬知青,你想好要怎麼辦了嗎?”他們光著身子呆在了一間屋子裡,他應該對她負責。"對不起,連累你了。"喬婉有些恍惚,如果是幾十年後的二十一世紀。彆說光著身子一間屋了,就算睡了上百次……也不需要誰必須對誰負責。當赤腳大夫。而麵前這個姑娘,他冇記錯的話,是寧南市下放來參與農村建設的知青,每年都有新的返城名額。她要是和他扯上關係,就回不了省城寧南。她選擇現在馬上從後門脫身,不要和自己扯上關係纔是聰明的做法。喬婉捏緊了毯子,卻還是鼓足勇氣,抬起眼看他:“傅大夫,你說得對,村裡人不會相信我們這副樣子什麼都冇發生。”她也看見窗外,操著火把朝著這牛棚邊破屋來的人群了。當初,有人設計這個局,就是為了讓她身敗名裂,拿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