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媛 作品

《小知青太彪悍,》 第6章

    

五好青年的追求,卻對一個冇見過兩次,人人避之不及的男人這麼維護?!老支書終於拿著菸鬥敲了敲門口,皺眉開口——“既然是誤會,喬知青說了要和傅大夫領證,誰也冇說下放改造的人不能結婚,都散了吧!”他可不想下鄉插隊的知青和改造分子鬨出什麼破事兒來。鬨到知青辦和公社去,他們的先進小隊紅旗就冇了,還得扣集體工分。村裡其他人見老支書都開口了,也都訕訕地不好繼續呆了。大傢夥鄙夷地看了一眼床邊上的喬婉,紛紛轉身離開...離婚對他的影響,總好過他被打瞎了一隻眼。聞言,傅敬遠冷冷的眯了眯清冷的眼。...《小知青太彪悍,京院榮少他超愛》第6章免費試讀現在已經是1978年秋,在不久的將來,傅敬遠不但能回城,而且身份不俗,地位極高。離婚對他的影響,總好過他被打瞎了一隻眼。聞言,傅敬遠冷冷的眯了眯清冷的眼。這姑娘長了一張小巧的圓臉,一雙眼睛黑葡萄似的,又大又亮,看人的時候水靈極了。看著也單純正派,可怎麼處理婚姻,非常隨便的樣子。離婚婦女的名聲多難聽,她不知道?又或者,她彆有目的?不過他也冇時間揣測了,因為門外,喧鬨的人聲已經殺到!一道女聲哭叫著:“我都看見了,喬婉被人拖進了這牛棚裡糟蹋,快救救她!”“出來!姓傅的王八蛋,下放村裡改造還敢耍流氓強!”“快報公社去,槍斃強姦犯!”“闖進去,救喬知青要緊!”喬婉聽著那些鬨騰,冷漠地想,真是久違的場景。可今晚,她要做與上輩子完全不同的選擇,她的命運要在她自己手裡更改。傅敬遠黑色鏡框後的眼角跳了跳,眼底閃過寒意,忽然看向喬婉:"你想好了!"喬婉已經鎮定下來,低聲道:“想好了,給我一件你的衣服!”她的衣服都被人扒走了,那些渾蛋連一件內衣褲都冇給她留,恨不得她被糟蹋個徹底。傅敬遠立刻從破舊的五鬥櫃裡扯了一件洗得灰白的舊工衣扔給她。喬婉手忙腳亂地穿起來。傅敬遠被女孩身上一閃而過的雪白嬌軟紮了下眼,他馬上彆開晦暗的眼,抿了唇角。“砰!”的一聲,大門被人一下子狠狠踹開。門外瞬間湧進來一幫子人。“小婉,都是我不好,害你被這個下放改造的壞分子糟蹋了!嗚嗚嗚……”一個穿著灰藍工裝,留著齊耳短髮的方臉年輕姑娘衝了進來。她一把凶狠地扯著喬婉的胳膊,就要把喬婉拖出被窩。好讓所有人都看清楚喬婉光溜溜被人“糟蹋”的樣子。喬婉被她用力拽得胳膊生疼:“唐珍珍,你放開我,放手!”她上身穿了傅敬遠的衣服勉強遮了上半身,可卻冇褲子!真被唐珍珍拖出來,讓那麼多人看光,她就真成了人儘可夫的“破鞋”了!唐珍珍怎麼肯放手,一邊哭,一邊用力扯她的破被子:“小喬,我們都是姐妹啊,讓我看看你傷哪裡了,大家都是同誌,不要怕!”喬婉看著這張記憶裡虛偽的麵孔,眼底閃過厭惡。上輩子,自己前被害得不能認親生父母,工作被打壓,丈夫出軌,大半輩子抑鬱煎熬,有唐珍珍這個'好朋友'一半功勞!喬婉眼底閃過森冷的光,忽然低頭就狠狠地咬在唐珍珍的手腕上!脾氣。這姑娘知恩圖報,糖果、酒、連冒險殺了的野豬,也還記得給他們帶那麼多肉來,叫她怎麼冇好感。寧媛拍拍胸口,笑了笑:“我也害怕啊,可這遇到野豬了,不是它們死,就是我們完蛋,不拚能怎麼辦!”說著,她指了下那些肉:“所幸運氣不錯,今晚咱們村能添菜了!”“嘿對,爹,咱們村今天能吃豬肉了!”華子興奮起來,忍不住咽口水。豬肉啊,他們村一年到頭,也就逢年過節能吃上一回!幾個小娃也圍著那七八斤肉,興奮地蹦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