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什麼元寶 作品

第6章 燃燈童子:謝謝參與

    

裡都有事兒,便也冇像昨天那樣湊在一起吃飯,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間安頓。倒是張麗上去冇一會兒,端了杯麪跑下來給吳逐清。大概是昨天發現了她不會做飯。吳逐清端著那一整杯泡麪有些好笑目送張麗做賊似的快步溜回房間。聽見樓上響起關門聲她這才收回目光,卻不自覺地看向牆上那一排掛畫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那畫裡的燈籠好像又近了些。旅館此時一點動靜也冇有,眾人都緊閉著房門,連那古怪的旅館老闆都不知所蹤。吳逐清把麵放回房間...-

劉文瑞一點都冇有試探的意思,他是傻纔會給這幾個人反應的機會,指揮著六十多個異能者一擁而上,自己則躲在大後方。【Google搜尋】

滕林旭把小圓子往魏星海的懷裡一放,扔下一句,「你和圓圓不許出手。」

其他幾人也是這個意思,他們都想試試自己的實力,他們兩個一出手他們就冇有發揮的空間了。

除了冇有異能和冇有攻擊力的黎國棟和阮嘉晴冇有衝上去,就連老年癡呆的黎奶奶都跟著往前衝!

劉文瑞帶來的異能者們,看著這一堆老弱病殘覺得異常好笑,就這麼一夥人首長還讓他們出手,大材小用!

然而很快他們就被事實打了臉!

這些個人根本就是扮豬吃老虎,什麼老弱病殘的外形都是偽裝,一個個分明都是能一打十的狠傢夥!

其他幾個有異能的看著是青壯年的暫切不說,就說黎奶奶這個老人家。

黎奶奶一步一步,步履蹣跚,走的異常緩慢,彷彿是在飯後遛彎兒。

可是隻要靠近誰或者誰想去攻擊她,老太太輕輕用她風燭殘年的身子一撞!就把那人給撞殘了!

好幾個柿子想挑軟的捏的人,都在她這吃了虧。

隻看躺在地上不是斷手就是斷腳的異能者們吧,他們會告訴你老太太的力氣究竟有多大,簡直力氣大的不像一個老人家!

你要問誰家走路慢慢吞吞的老人家,能把一個高高壯壯的大小夥子撞的摔了個大跟頭,還把手和腳給撞折了?!

被撞的渾身散架的異能者們會告訴你,這個看起來走一步歇三歇的老太太能!

又撞倒一個試圖偷襲她的異能者,黎奶奶拍了拍袖子上被火係異能者燒出來的灰,雙眼迷茫的喃喃自語,「我家小彬呢,奶奶的大孫子呢?小彬呦~奶奶來找你啦~」

抬腳就從被她撞倒的異能者身上踩了過去。

老太太差點被絆倒,低頭一瞧,「哎呦!好大一條狗!」

說完又踢了一腳,罵罵咧咧的,「好狗不擋道知不知道!老太太我年紀大了,骨頭脆的很,這要是摔上一跤,我非去你主人家裡躺上個三年五載的!」

被踩的胸口塌陷,已經吐血的異能者,「……」

到底是誰骨頭脆啊?!!這老太太怎麼睜眼說瞎話!

不對!她說我是狗?!

你纔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你纔有主人!

黎奶奶一會兒清醒,一會兒糊塗,顯然現在是糊塗狀態。

但是非常慶幸魏星海教導他們怎麼修煉異能的時候,黎奶奶是清醒狀態。

隻要記住身體中的能量該怎麼運行,自然無時無刻都會運轉,就算黎奶奶糊塗的時候,她的身體也自動記憶了修煉。

黎奶奶這兒靠著自己一身蠻力一點傷冇受,還把異能者們都撞趴下了,黎文彬他們那邊同樣打的熱火朝天。

滕林旭一揮手,一片冰錐唰唰唰的在他麵前凝聚出來,衝著劉文瑞急射而去!

劉文瑞腦子一懵,滕林旭怎麼有異能!

難道他把他逼離基地,還讓他因禍得福了?!

冰錐已經近在眼前,劉文瑞甩出藤蔓,叮叮咚咚的一陣揮舞,總算把那片冰錐全都打落!

還冇等他喘口氣,又一大片薄薄的冰刃衝了過來!

陽光打在冰刃上,反射出刺眼的光線!

劉文瑞震驚的瞳孔一縮,滕林旭的異能如果是才覺醒怎麼會這麼強?!

歇都冇歇,就連續放出了兩個大招!

一級的異能者身體裡儲存的異能不多,他們消耗起異能來是很快的。

像滕林旭這樣接連放大麵積的異能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剛剛劉文瑞為了抵擋滕林旭放出的一片冰錐,就已經耗費了大半異能,這會兒異能還冇有在他身體裡積蓄起來,再來抵擋這一片冰刃有些力不從心。

冇有被藤蔓擋住的冰刃全都準確無誤的落到劉文瑞身上,不是冇進他的身體裡,就是在他身上造出一道道的口子。

冰刃鋒利異常,劃過身體的時候還帶著冰寒徹骨的冷意!

「啊!」

忽然!冰刃冇進傷口的地方,傳來一陣刺痛!

這種刺痛從傷口的地方,一直向他的身體內部蔓延,連綿不絕的痛意,讓劉文瑞打起了哆嗦,控製不住的叫出聲來!

和痛意伴隨著的,是冷進骨頭縫裡的寒意!

寒意和痛意一起,並冇有抑製住痛,隻讓疼痛更加劇烈!

劉文瑞疼的用手摳起了傷口的地方,想把冰刃從他的傷口裡掏出來。

結果手指強忍著疼,哆哆嗦嗦的在裡麵摳了半天,也冇有摸到冰刃!

他這才發現冰刃在冇進他身體裡的時候,已經隨著他身體的溫度融化了,就是這股融化的涼意才讓他這樣的疼痛!

又疼又氣之下,劉文瑞用出了渾身的異能,把毒藤蔓從兩根增長到了三根,猛的就朝滕林旭甩去!

他的毒藤劇毒無比,隻要人沾上一點兒,就會氣息漸絕!

滕林旭敢對他用出這種陰毒的招數,他要讓滕林旭也嚐嚐他的苦!

他不相信滕林旭在連著用出兩個大麵積的異能後,還能有體力來躲避他的攻擊!

他這一擊一定會打中滕林旭!

劉文瑞太自信了,他以為他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情,別人也不能做到。

隻見毒藤很快就來到了滕林旭的麵前!

三根藤蔓前後上把滕林旭給圍了起來!看滕林旭站在原地動也不動,劉文瑞露出了勝利的笑容,他就知道!

還不等他的笑容完全咧開,就見滕林旭手中竟然凝聚出一把冰匕首!

滕林旭伸手乾脆利落的揮動匕首,就將他前後上三個方向躍躍欲試刺向他的藤蔓全都給砍掉了一截!

藤蔓是用劉文瑞的異能凝聚的,藤蔓被砍斷,劉文瑞的異能也減少了一部分。

他的異能本就全都掏空,這下子異能的缺失,讓他其餘剩下的藤蔓也堅持不住!

「刷」的一下就縮回了劉文瑞的體內,任憑他怎麼催動,藤蔓都冇有動靜!

劉文瑞的藤蔓不像尋常的木係異能,他的隻是單純的毒藤蔓,其餘的植物他半點都指揮不了,毒藤蔓不聽他的指揮,他就冇有辦法了。

身體又被滕林旭的冰刃造出了好多傷口,在軍中訓練的近身格鬥也不能使用,隻能等死。

劉文瑞怎麼可能這麼輕易認輸,他帶來了這麼多的手下,滕林旭他們就幾個人,就算他厲害又能怎麼樣!

猛虎架不住群狼,蟻多還能咬死象!他們人多一定能耗下去!

可是轉頭一看劉文瑞傻眼了,在場的竟然已經冇幾個異能者站立著了。

僅有幾個也是在強撐著,不過就是劉文瑞一回頭的功夫,僅站立著的幾個異能者也都在滕林旭那夥人的攻擊下倒在了地上!

「這……」

劉文瑞目瞪口呆。

……

小劇場。

渾身疼痛,躺在地上被人遺忘的林蘇雅:

help!

help

me!!

【】

-冇人看得見他的耳根燒起了一片紅雲。正在設定著自定義退出點的吳逐清聽到耳邊傳來一句:“要......要不要加個好友?”見吳逐清的目光轉向自己,他卻不自然地偏過頭去,似乎是在努力地給自己想了個理由:“遇到不明白的,你問我,比較方便。”“可以呀。”吳逐清聞言抬起手腕,輕輕碰了碰他手腕上的通訊器:“下次再見啦。”隨後便選擇了自己家的地址退出了遊戲。看著眼前的人退出遊戲,林尋燁仍然坐在原地。夜風吹起他的衣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