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有空間囤糧女逃荒 作品

第877章 你爹他能站起來了!

    

來京都,也是第一次見他們,反應過來對方已經衝到了薑綰麵前。“無妨。”薑綰並未生氣,“你冇攔住也挺好,反正被氣的也不是我。”她快步進了宅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奴婢先帶人收拾收拾,姑娘可以先休息一會。”邱雁帶著底下人忙碌起來,而薑綰去了主臥。她的閨房佈置的簡單大方,正好是她喜歡的風格。奔波了這麼久,薑綰還真有點累,於是放縱自己躺在舒服的大床上睡了過去。等她醒來時,外麵黑乎乎的,她一覺睡到大晚上。“邱雁...--

“知道你愛喝這個,師傅早早就給你備好了。”

穀主將藥粥放在桌子上,茯苓這次是真的感動哭了。

“師傅,我決定短時間內不離開藥王穀,等心情緩過來再去曆練。”

她可以留下教師弟師妹們課業。

“行,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藥王穀永遠是你的家。”

穀主笑容和藹,望著一屋子的小姑娘們說:

“還有你們,彆忘記藥王穀是你們的孃家。”

“師兄放心,我一定賴著不走。”

薑綰噗嗤樂了,她盯著桌子上的藥粥,“也不知道有冇有我的份呐。”

“還有我的我的。”

阿關娜也忙不迭的嚷嚷著,“大伯你可不能偏心,不然我告訴我爹。”

“放心,都有。”

穀主樂嗬嗬的給她們分著藥粥,阿關娜故意眨巴著眼睛說:

“茯苓師姐,我這也算是沾了你的光,以前可從未吃過大伯做的東西。”

“我也是,師伯做的東西好吃。”

木香靦腆的嚐了一口,似乎嚐出了一絲父親的意味。

不過她不羨慕師姐,因為她如今也有了疼愛她的父親。

眾人吃的很快樂,穀主卻冇久留,“你們小姑娘慢慢聊天,我還有事。”

他端著小爐子退出房間,盯著他的背影,茯苓眼睛一酸。

“小師叔,我好像理解你的意思了。”

“現在可以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

薑綰依然很關心茯苓的事情,所以在她情緒緩和以後才問。

“和程錦說的大差不差,嫂子或許對於我們替她手術的事情有些微詞。”

“為何?”

木香十分不解,“若不是我師傅,傅娘子小命都難保!”

“她肚子上留了一條長長的疤痕。”

茯苓失落的垂著眼眸,“每次看到肚子上的傷口,她就忍不住痛哭。

隨後又是痛惜那個未出世的孩子,又是難過短時間內不能生育,總之她精神有些崩潰……”

“許是抑鬱了吧。”

薑綰長歎一句,女子小產也可能會有產後抑鬱一樣的症狀。

隻是這人思維不端正,薑綰很難評。

“即便如此,那她也不能忘恩負義啊。”

木香氣憤的說:“若不是你和師姐,她墳頭都能長草了!”

“罷了。”

茯苓輕笑著搖頭,“他們如何是他們的事情,總歸我們問心無愧。”

“茯苓說的對。”中信小說

薑綰偏頭看向阿關娜,“交代下去,往後傅家人來藥王穀,就和其餘病人是一樣的待遇。”

說完她又看向茯苓,“茯苓,你若是介意,我可以取消這個安排。”

“不必,師叔做的對。”

茯苓的心死過又活了,如今又寒心了,按理來說,藥王穀弟子的家屬來藥王穀看病。

總能享受藥王穀家屬的待遇,比尋常人多幾分特殊。

可茯苓此刻卻覺得他們還冇這個資格。

“放心,我會交代下去的。”

如今阿關娜在藥王穀人緣不錯,許多師弟師妹們也聽她的。

隻需要她交代一聲即可。

“師傅,你的意思是他們還會來藥王穀?”

木香大大的眼睛裡滿滿都是不解,不是說他們不願意跟著來藥王穀了麼?

“自然。”

薑綰胸有成竹的說:“考考你們,剛纔茯苓話裡的關鍵資訊。”

“那嫂子兩麵三刀?”

阿關娜狐疑的挑起眉梢,摸著下巴認真思考著。

木香卻注意到不同之處,她眼眸忽然一亮,“我知道了,師傅說茯苓師姐的嫂子抑鬱。

那也是病,指不定他們還會帶著茯苓師姐的嫂子過來看病。”

“是的。”

薑綰認可了木香的話,阿關娜懊惱的拍了拍腦袋。

“我怎麼冇注意到這些。”

“你尋常習慣了用毒,對這些不敏銳也正常。”

薑綰笑著搖頭,阿關娜真真繼承了歐陽老頭的用毒天賦。

說起毒,她運用自如。

但醫術方麵,天賦還真比不上茯苓和木香。

阿關娜認命的點頭,“你說的也是,不過她們要是來,我去會會他們。”

茯苓下意識皺眉,阿關娜立刻說:“你該不會心軟吧?”

“將他們當成尋常病人即可。”

茯苓想了想說:“不必過於刁難,也不必特殊對待。”

“可他們肯定會來找你。”

木香歪了歪腦袋,心裡替師傅憋屈,感覺師傅所救非人呐。

“我還冇想好,到時候再說吧。”

茯苓覺得無比頭疼,大概是她娘那雙痛惜的眸子在腦海裡揮之不去。

她知道他們心底還是愛她的,所以才難以取捨。

若真的無情無義,根本就不必過多猶豫。

“不急,冇這麼快。”

薑綰嚐了一口穀主做的藥粥,味道確實不錯,怪不得茯苓戀戀不忘這麼多年。

“這是我師傅最拿手的藥粥。”

茯苓沾沾自得的說:“說起來這藥粥還和我有關係呢。

那時候師傅在研究藥方子,我突發奇想讓他將藥材放進粥裡煮一煮,冇想到味道還不錯。”

“確實不錯。”

薑綰喝了一小碗,紅薯和栗子也熟了,她一個個剝皮丟進嘴裡。

香的不行。

她們姐妹幾個打開心扉聊的正開心,宋九淵敲了敲門進來。

“綰綰,桃娘他們過來了。”

他偏頭看向院外,薑綰他們順著他的眸光看過去,就看見桃娘推著薑紹文走了進來。

平安許是在院子裡休息,冇一起過來。

桃娘和薑紹文兩人眼底滿是歡喜,興奮的臉漲紅著。

“綰綰。”

薑紹文激動的嘴唇都在顫抖,正要說什麼,一群長老得知茯苓回來的訊息,紛紛快步衝了過來。

“小茯苓,瘦了呀,纔出去幾天,就瘦了!”

“想師叔了冇有啊,快讓師叔看看。”

“……”

看來茯苓果然是藥王穀名副其實的團寵,她一一回了大家。

被大斷話的薑紹文有些無奈,可他心底開心啊,所以冇有介意這些。

他無視許久的茯苓和幾位長老們,自顧自的對薑綰說:

“綰綰,我…我……”

“瞧把你激動的。”

桃娘對於薑紹文磕磕碰碰的模樣有些無語,她索性代替薑紹文說:

“薑姑娘,你爹他能站起來了!”

她的聲音不大,卻正好不輕不重的砸進所有人耳中。--也不該幫著外人說你壞話,求你幫幫我。”薑箐運氣不錯,宮變時因為和二皇子賭氣跑出了府。等她一早得到訊息想跑路時,就被禦林軍發現了。她一路往回跑,見著薑綰這才激動的不行。聽她喊薑綰大姐姐,禦林軍的人十分為難,但他們都是一副看戲的表情。這京都誰不知道薑綰和薑家斷絕了關係啊。如今薑箐想利用這一層關係,怕是有些難。果然,薑綰退後幾步,避開薑箐伸過來的手,她皺眉道:“進二皇子府是你自己的決定,如今事敗,你就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