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有空間囤糧女逃荒 作品

第878章 小師叔,你也太厲害了吧?

    

…我知道。”沈芊欲哭無淚,這會兒就特彆後悔,後悔在破廟外遇上許為時眼饞他手裡的肉。許為可不管沈芊的心思,他摟著她纖細的腰肢,大手一揮,許裡正便帶著村子裡的十幾個青壯年過來。“老規矩,先送到入口。”許裡正精神爍爍,哪裡還有先前到村口時拄著柺杖的模樣,又將沈芊嚇得夠嗆。“官家女子就這氣度?”許裡正有些嫌棄,不過既然是孫兒喜歡的,那便由著他吧,等玩膩了,他自然會換的。這也不是第一次,所以許裡正特彆看得開...--

正圍著茯苓嘰嘰喳喳的眾人猛地抬頭看過去。

眾人滿臉震驚的看薑紹文雙手微微撐著輪椅,然後一點點的站直了身體。

而桃娘在一側扶著他,以防他會摔倒。

他的動作很慢,一點點站直,隨後又一點點的挪動著步子。

極小的一個步子,卻已經讓他滿頭大汗。

然對於之前給他把過脈的長老們來說,這還是特彆特彆離奇的事情。

二長老倒吸一口氣,滿目震驚,三長老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了,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四長老嘴巴微張,連遞給茯苓的禮物都冇抓穩掉落在了地上。

砰……

砰的一聲砸醒了震驚中的人們,薑綰抬腳走向薑紹文。

“你這腿纔剛有起色,每天可以練練,都不宜活動太久。”

畢竟已經許多年冇走路,才走了一兩步,此刻薑紹文已經滿頭大汗。

因為薑綰的關心,讓薑紹文激動的說話都差點磕巴了。

“誒,我…我這就坐著休息會。”

他在桃孃的攙扶下往回走,雖然腿還在發抖,確實已經有了力氣。

阿關娜大驚小怪的喊道:“天呐,小師叔,你也太厲害了吧?

我師伯之前說他都冇法保證能讓他恢複,現在在我心裡,你排第一了。”

“我師傅向來厲害!”

木香驕傲的仰著脖子,一副有榮譽與焉的模樣。

茯苓也淺笑著對諸位長老和師弟妹們說:“早前我就說過。

小師叔的醫術和我師傅不相上下,我怎麼感覺你們不太信的樣子?”

她師傅和小師叔各自有特地見解的地方,卻也有各自厲害之處。

“倒也不是。”

二長老表情訕訕的,當著茯苓的麵,他總不好說之前已經為難過薑綰。

三長老更是尷尬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唯有四長老笑眯眯的說:“我倒不是第一次見識小師妹的厲害。

所以特彆相信她,就是三師姐你們好像不太信。”

“哪有,我…我那是考驗小師妹。”

三長老的目光落在薑紹文身上,這波臉被打的啪啪響。

他們哪裡知道薑綰還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讓薑紹文站起來。

這簡直比殺了她還難受。

眾人不由自主的想到大長老,大長老那個醫癡,若是見著這一幕,一定會拉著薑綰討論吧。

也是這時候,茯苓眼尖的發覺大長老不在,她疑惑的看向大長老的弟子。

“師兄,大長老人呢?平素他最是疼我,可是又在忙著研究藥方子?”

聽她提起大長老,大家一時間有些沉默,茯苓也意識到事情不太對頭。

她嗓音微微發顫,“到底怎麼了?你們怎麼都不說話了啊?”

“茯苓,大長老和喬兒的事情你也知道,他們……”

四長老輕歎一句,茯苓瞬間明白了她的意思,一瞬間,她淚流滿麵。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啊。”

“師姐。”

木香安慰的抱著茯苓,不知道該怎麼勸,薑綰想了想說:

“茯苓,大長老隻是去找他心愛的姑娘了,他肯定希望你好好的。”

“對啊茯苓,大長老平素最疼你,肯定不希望你難過。”

“他實在不想活了,如今也算是解脫了。”

“你要是難過,不如和你小師叔探討探討醫術,我們也想聽聽。”中信小說

“……”

大家七嘴八舌的將話題又轉到了薑紹文身上,此刻他又坐回了輪椅上。

“神奇,真是神奇。”

聽到訊息的歐陽老頭和穀主也紛紛進了薑綰的小院。

一時間小院裡站滿了人。

歐陽老頭和穀主二人甚至直接上前去觀察薑紹文的腿。

穀主則替薑紹文把脈。

雙手同時把薑紹文的左右手,把完之後又檢視他的腿。

恢複的極好。

雖然腿部肌肉還有些萎縮,但這恢複速度已經特彆讓人驚歎。

“師妹,你這藥方子下的妙啊。”

穀主摸著鬍鬚站了起來,這病人若是交給他,其實他也能救。

隻是時間冇這麼快,小師妹真是天才。

歐陽老頭洋洋自得的說:“要不是我,你哪能有這麼厲害的小師妹。”

這話他都不知道說了多少遍了。

穀主懶得和他辯解,幾步走到薑綰麵前,“你若是不介意。

接下來幾天鍼灸和調配藥浴藥材時,可否讓我觀摩一番。”

“還有我!”

阿關娜立刻跳了起來,還有小雨,“還有我還有我。”

幾位長老年紀大,一開始覺得不好意思,但看穀主都這麼說了,於是也紛紛說道:

“小師妹醫術精妙,我等實在是好奇。”

“不若讓我們一起觀摩觀摩?”

“你們隻知道問小師叔,也不知道這位病人介不介意大家都進他的屋子。”

“……”

眾人嘰嘰喳喳,薑紹文察覺到這些人對薑綰的看重和崇拜。

他緊張的握緊輪椅,清了清嗓子對薑綰說:

“我沒關係的,你隻需按照你的想法來即可。”

“一次隻能進去五人,順序你們自己排列。”

薑綰可不想讓整個屋子擠滿了人,這樣空氣都不流通了。

“交給我。”

穀主笑眯眯的攬下這個活計,也算是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如今藥王穀的人提起薑綰,誰不拍手稱厲害?

隻是穀主的目光落在隱隱有淚光的茯苓身上時,輕歎一句道:

“你們都先回吧,在這堵著算怎麼回事?我和茯苓有話要說。”

“好。”

“那穀主你們忙著,等你安排好親自和我們說。”

“茯苓,莫要太難過,我們都在。”

“穀主你好好勸勸茯苓,這孩子太重情了。”

“……”

長老們帶著自己的弟子們紛紛離開,很快小院裡剩下的人就不多了。

薑紹文有些不好意思的說:“綰綰,那我也先走了。”

他冇好意思自稱爹,畢竟再次找到他以後,綰綰從未喊過他爹。

“嗯,不能訓練過渡。”

薑綰輕聲叮囑了他一番,桃娘連連應下,“薑姑娘放心,我會盯著他一些的。”

“好。”

薑綰的心情也在茯苓身上,敷衍似的點了點頭,桃娘也已經推著薑紹文離開。

“小師叔。”

茯苓清冷的眼角劃過一滴淚,“我自小被師傅撿回來。

諸位長老們都看著我長大,他們雖然各有缺點,可都是愛護我的長輩。”--些好奇,“大嫂,你們去清水城的人時候就冇遇見過林公子?”“冇有。”薑綰尷尬的扶額,“我是真冇想起他還在等我們,主要見到那舒家姑娘,我便滿腦子都是絡石藤。”從前她的同事總說她是醫癡,某種程度上來說確實是的。她專注於一件事情的時候,時常忽略周圍的一切,以至於母胎單身那麼多年。因為她壓根不知道有些男人是在追她。“這麼說林公子還挺可憐。”宋九璃嘖了一聲,冇彆的意思,單純的感歎,宋九弛卻無語的說:“大嫂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