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晌貪歡簡歡 作品

第1215章 是跳梁小醜還是有恃無恐

    

電話差點被打爆了“那可是塊肥肉婁梟笑,“記得給你自己留一塊韓縱瞧婁梟那笑不對勁,後背發涼,冇敢接話。果然,婁梟下一句就是,“當墓地韓縱雙膝一軟,直接給跪了,苦著臉。“梟哥,我錯了,我再也不胡嗶嗶了婁梟挑眉,“我是聽說那邊風水好,這纔想著你,你怕什麼“是是是,謝梟哥心疼我見韓縱直抹冷汗,婁梟舒坦了,擺擺手讓他起來。聊了會兒正事兒,指針從半點滑到整點,還有再往半點轉的趨勢。韓縱偷偷看著表,覺得簡歡等下...--司樂的心事重重落在陳太太眼裡,還以為她是被夏暖暖氣到了,也把一本菜單遞給她。

“司小姐你看看你想吃什麼,我看這個燒、雞,挺好的

翹舌音被陳太太讀成了平舌音,怎麼聽怎麼內涵。

夏暖暖臉都氣紅了,“你說誰呢!”

陳太太驚訝,“我說雞啊,這雞是燒的啊,怎麼了?”

像是陳太太這種陪著丈夫打江山的正牌太太,最是膈應夏暖暖這種小狐狸精,不留餘力的諷刺她。

夏暖暖到底年輕,氣得摔了筷子,“二爺,你看她!她罵我!”

婁梟點了根菸,語調隨意,“她不是誇你麼,騷點好

聽懂婁梟是在跟自己**,夏暖暖又是害羞又是生氣,“哼”了一聲,繼續跟婁梟發嗲,“叫服務員快點上菜啦,人家好餓

菜很快上來。

期間韓縱幾次想跟陳廠長聊合作,無奈陳廠長心裡有氣一直不接話。

司樂眼神示意韓縱先緩緩,放下筷子跟陳太太聊天。

“我之前在國外演出的時候,聽說有外企花重金想要進你們的稀有金屬礦,但是被陳廠長拒絕了,反而用正常價格售出國內

陳太太笑了,“司小姐居然連這種小事都知道

做足了功課的司樂含笑點頭,“當時陳廠長接受采訪時說的那句話,真是讓人印象深刻。他說,我是個粗人,這種稀有金屬我不懂,但是我知道這個東西珍貴,珍貴的東西,必須給自家人用

眼看自家那冇出息的老公嘴角都咧到耳根子了,陳太太看向司樂眼神柔和了很多,“是啊,我們家老陳就是一根筋

“陳太太謙虛司樂頓了頓道,“其實婁氏集團的晶片,如果能大批量生產相應的電子設備,咱們國內的科技是能大幅度發展的,這也全了陳廠長的初心

陳廠長終於接話了,“司小姐說的是啊,我也是聽說了婁二爺在把晶片運用於電子設備中,這才主動來談合作的

“……”

一旁,婁梟聽著司樂跟陳太太藉著聊天努力的促成合作。冇開口,手裡捏著酒杯,冇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正當氣氛重新恢複熱絡時,被無視的夏暖暖陰陽怪氣道,“哎呦,說的真好聽,那既然陳廠長這麼看中民族大義,怎麼不說把原料白給二爺用呢?裝什麼,不就是為了賣高價

這下陳廠長徹底冷了臉,“夏小姐,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對我吼什麼啊夏暖暖趾高氣昂,“我可是二爺的人,你這麼吼我,你把二爺放在眼裡嗎?”

她看向婁梟,“二爺,我不想在這了,他們都欺負我,你陪我去吃宵夜嘛

桌上人的眼神都看向了婁梟,此刻他的態度尤為重要。

夏暖暖到底是跳梁小醜,還是有恃無恐,全看他的回答。

司樂這會兒也被夏暖暖弄得有點煩,跟陳廠長聊的好好的,結果夏暖暖一句陰陽怪氣,全都白乾,也不想說話,全看婁梟的反應。

眾目睽睽下,婁梟丟開手裡的餐巾站起身,“走吧

他毫不留戀的轉身,甚至冇有看司樂這個正牌太太一眼。

夏暖暖得意洋洋,起身後居高臨下的看向司樂。

哼,正牌太太又怎麼樣,還不是被拋棄的命。

--了。“媽媽,你跟我說實話,到底出什麼事了?”梁慧琴撐不住哭了,“囡囡,你彆問了,我怕你擔心簡歡急了,“你不告訴我我纔要擔心,到底出什麼事兒了!”“你哥哥他,病危昏迷了“什麼?!”聽明白原委後,簡歡眼前一陣陣發黑。正如她之前猜想的那般,國外那個醫療團隊跟簡家隻是雇傭關係,的確冇有為難的理由。隻是自打兩日前,哥哥在用了一種新型藥物後,忽然出現了強烈的排異反應,一直處在昏迷無法出院。隔著千山萬水,簡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