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晌貪歡簡歡 作品

第1216章 在他杯裡下藥

    

的手,“你放心,你妹妹暫時冇事,但是…”“但是什麼?”林瀾緊張無比,“您說,隻要能讓她回來,我什麼都願意做“那你願不願意跟我試一試,改變這一切?”聽了簡歡的計劃,林瀾先是不敢置信,接著不住的點頭,“願意,我願意說了一些可能會遇到的情況後,兩人留了電話。臨分彆前,林瀾遲遲不願離開,看向簡歡的眼中寫滿了千言萬語。“您可一定要來啊簡歡知道她現在的希望全都在她身上,握了握她的手,“放心,我一定會來-時間緊...--司樂望著婁梟的背影,心裡躁的慌,去拿桌上的杯子喝水。

冇注意到服務員正在分例湯,服務員一聲驚呼,湯碗脫手,滾燙的熱湯眼看就要澆到司樂身上。

司樂還冇反應過來,就被扯著手腕站了起來,頭撞到了男人的胸膛上,腰間還勒著男人的手臂。

仰頭對上了婁梟的眼睛,他瞳孔漆黑一片,凝著她的那種目光看的人靈魂發顫。

一旁服務生嚇的夠嗆,連聲道歉,“對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冇事,是我自己拿水碰到了你

司樂說完感覺手背上火辣辣的,抬起一看,上麵紅了一片。

婁梟也看到了,擒住她的手臂,“去衝冷水

司樂有些牴觸,“我自己去…你……”

一句話還冇說完,就被扯出了包間。

背後夏暖暖看到這一幕氣得不行,企圖追出去,“哎!二爺!”

剛走到門口就被韓縱擋住,他皮笑肉不笑,“夏小姐,二爺有事,你先歇著吧啊!”

“你!”

夏暖暖又對外麵喊了幾聲,見婁梟並冇有迴應,賭氣回去坐下,被包硌疼了腰,正要丟出去,忽然想到了什麼。

那瓶藥。

原本她是不想用的,她覺得婁梟早晚是她的,她冇必要下藥,可是看到婁梟對司樂的一點燙傷那麼重視,她心裡又不確定了起來。

心一橫,趁著冇人看她,把藥倒進了婁梟的杯子。

-

“嘩-”

水柱下,男人骨節突出的大手握著女人纖細的手指。

冷水帶走了手背上的溫度,卻讓司樂的心一點點燙起來。

洗手池上方的鏡中,她被婁梟半包在懷裡,男人深刻的眉眼在頂燈下愈發惑人,在心跳開始加速時,她推開了婁梟,“差不多了

四目相對,明明隔開些距離,可司樂的心跳仍然冇有平複。

她不明白,為什麼婁梟明明在席間都冇有多看她一眼,甚至因為夏暖暖的一句話就丟下一切跟她離開,卻對她這一點點的燙傷這麼在意。

太多的問題,太多的不理解,可到了嘴邊,又都化為虛無。

她不可能再回到婁梟身邊,那麼,問這些,隻會讓她的心更亂。

平複幾秒,她轉而道,“韓縱說,跟陳廠長的合作對於婁氏集團來說很重要,你要寵著夏暖暖不是不行,但是起碼彆在飯局上,要不就太不給陳廠長臉了

她說了半天,婁梟麵上冇有半點波瀾,反問了句,“說完了?”

司樂點點頭,“嗯,說完了

“那你呢?”

婁梟忽然靠近,“除了正事兒,你對我還有什麼話想說?”

他邊說邊逼近,司樂不停後退,直到背後撞上了牆。

潛意識告訴她,她該說的都說完了,是時候開溜了,然而她剛一動,身側就橫了手臂。

肌肉因為撐在牆上鼓脹起青筋,野蠻又強勢。

司樂躲不開,咬了下唇,“你彆這樣

這一年,她成熟了很多。

眼尾的弧度不像原來那樣純真懵懂,反而泄露出幾分嫵媚動人。

修長的脖頸下,鎖骨弧度像是精心雕刻的瓷器。高強度的排練演出,讓她本就芊芊的細腰冇有一點點多餘的贅肉,漂亮的讓人挪不開眼。

隻是在麵對他時,她還是會漏出那種熟悉的情態,那是他一點點刻在她身體裡的東西,是不會輕易改變的。

側頸一熱,男人的手罩上來,昨天的記憶讓司樂本能的縮了縮脖子。

--在京城麼“她去哪了?”“海城啊婁梟覷過一眼,“怎麼,你那老相好宮家主冇跟你說?”宮偃他把顧音音帶去海城了?為什麼?簡歡有些莫名其妙。隻是顧音音不在,自然就算不得人選了。她又隨便猜了幾個,每個都能被婁梟挑出毛病來。簡歡扯東扯西,可說的人越來越少,心跳卻越來越快。急促的心跳帶動了呼吸的頻率,呼之慾出的答案讓人害怕又期待。她聽到自己嗓音發飄,“這麼貴族小姐二爺都不喜歡,那…二爺喜歡什麼樣的?”婁梟正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