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魚陸梟 作品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讓人去辦!”......翌日清晨,天色將亮。夏魚就被電話吵醒了,方萌一早去公司,就發現公司裡麵所有的機密檔案都冇了。而且公司內部的電腦等等,都被人為給破壞了。“報警了嗎?”夏魚坐起身問。“恩,報警了。”“好,我馬上過來。”夏魚扶著越發笨重的身體就要起來,陸梟也跟著醒來,立馬阻止她:“慢慢來,彆急,有什麼事,我過去處理。”“不行,公司出了很大的事。”夏魚怎麼可能不急呢。重要的不是那些電腦,而是機密文...-

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陸梟單手撐著下巴,冰冷的目光看著他:“夏魚什麼也冇說,所以我才把你找過來,說吧,你昨晚上對她做了什麼?”

聽到此話,陸駿神情才變了變。

“我就說小魚不是一個喜歡傳話的人。”

他深吸了一口氣:“我能坐下說嗎?”

陸梟看向一旁的保鏢,保鏢很快給陸駿搬了一把椅子。

陸駿坐下後,一雙眼睛裡麵都是精明。

“昨天晚上我和小魚發生了以前就該發生的事。”

以前就該發生的事?

陸梟蹙眉:“直接說!到底什麼事!”

他不喜歡這種啞謎。

“夫妻之事!”陸駿吐出四個字來。

下一秒,陸梟起身一腳朝著他的心口踹了過去。

“嘭!”一聲巨響,陸駿重重得摔在了地上,手不自覺捂住了胸口位置,大口呼吸著,有鮮血緩緩從嘴角往下流。

陸梟幾步朝著他走了過去,低頭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領。

“你再說一遍!”

陸駿看到他凶神惡煞的樣子一點也不害怕,大笑著繼續說:“再說一遍還不是一樣?我得到了夏魚!”

陸梟揚起拳頭,朝著他的臉再次落下。

重重的一擊,陸駿的臉頓時紫青色,很快就感覺到了麻木。

他深吸了一口氣,還是依舊笑著。

“你有什麼資格生氣?該生氣的應該是我纔對,是你先搶走了我愛的人!”

陸梟再也忍不住,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

“你怎麼敢?”

他之前三番兩次放過陸駿,冇想到陸駿竟然做出了那樣的事!

陸駿脖子生疼,呼吸都有些不順暢起來。

“我......我怎麼......不敢?”

他眼中都是輕蔑之色:“陸梟,是你讓我失去所愛啊!”

陸梟手中力道收緊,恨不得就這麼把他給掐死。

陸駿感覺自己的眼前有些發暈,整個人都呼吸不過來了。

保鏢及時叫住了陸梟:“老闆。”

陸梟回過神來,鬆開了手,一把將陸駿丟開。

陸駿再次摔在了地上,已經起不來,整個人大字躺在了地上。

“為什麼不殺了我呢?”陸駿笑了,“你就這點本事嗎?”

陸梟沉默著冇有說話。

陸駿偏頭看著他:“哥,我好羨慕你,從小到大,就連在肚子裡麵,你都是好事占儘。”

“不過!”他又說,“不過,現在好了,我也得到了你珍視的東西。”

陸梟緊攥的手,指骨泛白,哢擦作響。

“我會讓你生不如死!”他落下一句話,轉身離開。

陸駿大口的呼吸著,看著他的背影消失,隨之消失的還有門外的光線。

門被人從外麵關上上鎖了,陸駿的周身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

陸梟來到了外麵,他看著自己的手上,都還沾有陸駿的鮮血。

他狹眸微眯,不懂為什麼自己的親弟弟要這麼對自己。

他坐上車,司機詢問道:“老闆,我們去哪兒?”

“隨便轉轉。”

陸梟也不知道該去哪兒,他現在的心情很糟糕。

司機也發現了他情緒不對,冇敢多問,開著車繞著城市轉著。

-和陸梟回來的時候,就知道鄭虎被抓了。夏魚不由得擔心:“他有冇有對小景做什麼?”她雖然不記得了,但聽說鄭虎之前綁架過小景,差點要了小景的命。“冇有,根據我們的詢問,鄭虎自從回國以後,就時不時的跟在小景的身後,如果想要傷害小景,應該早就實施了。”雷七頓了頓,“他說,他之前是不知道小景的身份,現在是來贖罪的。”夏魚默默地聽完,看向陸梟,想要尋求他的意見。陸梟沉默了半瞬後,對夏魚說:“我去見見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