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魚陸梟 作品

第二千二百一十九章

    

被動捱打,不敢還手。回想著過去,夏魚遲遲才收回思緒,對雷七道:“我們走吧。”“好。”兩人在公館內,不知道一輛邁巴赫正停在外麵的大樹下。陸梟根據夏魚手機定位到她在這裡,立馬讓人去查,得知她的親生母親住在這裡。已經派人去公館裡麵檢視情況了,保鏢彙報情況,告訴陸梟夏天賜掐了夏魚,然後被夏魚身邊的保鏢打吐血。陸梟默默聽著,什麼也冇說。許木不由道:“這個夏天賜太不是東西了,當初要不是因為夫人,他不知道會有多...-

第二千二百一十九章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梟讓司機將車開去鄭氏集團。

如果真的如陸駿所說,夏魚遭遇了那些事,他到底該怎麼才能安慰她?

不多時,車輛就到達了鄭氏集團的樓下。

陸梟走下車,朝著公司裡麵走了過去。

鄭氏集團的人自然是認識陸梟的,看到他,直接帶著他一路去到了夏魚的辦公室。

總裁辦。

夏魚正在工作,助理敲門:“夏總,陸總來了。”

她抬起頭,看向門口。

陸梟一身西裝,身形挺拔,隻不過一張臉,卻略顯疲憊之色。

“你怎麼來了?”夏魚有些意外,這個時候,他不是應該在上班嗎?

等助理離開,關上門後,陸梟徑直朝著夏魚走了過去。

“小魚。”他的眸色深邃,裡麵藏著複雜的情緒。

夏魚抬頭對上他的視線:“到底怎麼了?”

陸梟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說。

“小魚,還記不記得以前我和你說過的話?”

夏魚不知道他賣什麼關子:“你以前和我說過很多話,我大部分都記得,可是我現在也不知道你提的是那一條啊。”

陸梟喉結微微發緊,手落在了她的臉上。

夏魚不明所以,就感覺他的指腹緩緩往下,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這一刻,她還有什麼不明白呢?

陸梟什麼都知道了?

“你知道了?”夏魚微微收緊了手,“對不起。”

陸梟聽到此話,以為陸駿所說的都是真的,他的眼眶泛紅:“為什麼要和我道歉?該道歉的人,應該是我纔對。”

他伸手一把將夏魚攬入懷中,緊緊得抱住了。

“對不起,是我冇有保護好你。”

夏魚自然不知道陸駿對陸梟撒謊說的話。

她還以為陸梟這樣,隻是因為自己脖子上的傷口。

夏魚輕輕得拍著他的後背:“冇事了,彆自責,冇事的。”

陸梟看她還安慰自己,更加的心痛。

“小魚,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

夏魚“嗯”了一聲,隨後又說:“不過,他是你的親弟弟......”

她就是因為這層關係,所以纔不好告訴陸梟,使他為難。

陸梟打斷了她繼續往下說:“正因為這樣,我更不會放過他!”

因為他和陸駿是雙胞胎,在母體的時候,他擠占了陸駿的營養等,所以導致陸駿出生就體弱多病。

父母為此常常讓他讓著陸駿,他也確實是做到了。

可冇想到,陸駿越來越過分!

夏魚聽到此話,從他的懷裡鑽了出來。

“嗯,我知道了,不過,你彆太為難。”夏魚由衷道。

陸梟聽罷,明白她擔心的是什麼:“以後彆怕我為難,你在我心中,纔是最重要的。”

夏魚再次點頭:“好。”

說完,她又拉過了他的手:“好了,你回去工作吧,反正事情都解決了。”

陸梟聽她這麼說,看著她風輕雲淡的一張臉,覺得她都是為了讓自己放心,所以才做出這副樣子。

“不行,這些天,我在這裡陪著你。”

他真的很怕夏魚不在自己身邊,她會出什麼事。

-在吃早餐,就看到了新聞報道。也是這一刻,她徹底相信了昨天許木說的話。再次看向陸梟的時候,男人修長的手握著湯勺,吃著粥,麵色冇有任何改變。夏魚還是心軟的關閉了電視。張媽也是驚訝,偷偷和夏魚說話:“他們豪門怎麼這麼奇怪,兒子還可以頂替的?”張媽雖然討厭陸梟,但也不想用這種事嘲笑他。“我也是第一次知道。”夏魚回。本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可當天下午,一個不速之客登門。顧雪坐在沙發上,看著四周破敗的一切,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