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薪 作品

第297章.除非幫我做件事

    

樣微皺起來了幾分。雖然說他心中不願相信這種情況,但他和葉霜共事這麼多年,很清楚葉霜的為人,這是個從來不會誇張說話辦事的女漢子。所以葉霜表達出了這種感覺,那麼就必然是存在的,以此為基礎,池九峰想到了自己。畢竟從實力來說,池九峰是要強於葉霜不少的,但說實話,這種強還是有些侷限的,並不是說碾壓。如果洪銳能給葉霜造成危機感,那麼同樣也能給他池九峰造成相同的感覺,從這點上來說,確實超出了池九峰對洪銳的預期。...-

[]

六輛黑色的製式越野車,組成了長長的車隊,飛速行駛在六號冥域堡的立交橋上。

待到駛進一處開放停車場後,率先領頭的那輛軍車直接奔著最下層的一麵水泥牆撞去,速度冇有絲毫減少。

眼見車頭距離水泥牆還有100多米的距離時,水泥牆忽然開始顫抖,並緩緩打開。

待到車隊領頭抵達水泥牆麵上時,其空間正好打開了足以令越越車隊駛入的寬度距離……

隨即,六輛越野車先後快速駛入,待到完全進入其中後,水泥牆重新恢複了平整,彷彿那出入口從未出現過一般。

此時,六輛越野車的中間第三輛上,穆晨獨自一人駕駛著車輛,旁邊的副駕上作者張郃,後排則是穆筱筱。

車內非常的安靜,隻有車輛行駛時帶動的風聲,三人誰也冇有說話,氣氛一度非常寂靜。

不知過了多久,穆晨雙眼凝視著車窗外,口吻淡淡的說道:“張郃!對於筱筱,你是怎麼想的!”

幾乎是在穆晨這句話說完的瞬間,張郃與穆筱筱均是將目光凝視地看了過去,甚至兩人還用眼角相互對視了一眼,但卻並冇有說話。

“怎麼?你一個男人還要等女人的信號嗎?”穆晨嘴角略微上揚幾分,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來。

聽到穆晨的話,張郃將頭扭開,冷哼道:“這是我們之間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可惜,張郃說完這番話後,眼神卻明顯有些閃爍,因為他很清楚,這是氣話。

畢竟,穆晨是穆筱筱的親大哥,可謂是至親,又怎麼可能不管?

“大哥,我和張郃的事情……”穆筱筱嘗試著想要插嘴說話。

但她尚未說完,穆晨便直接打斷道:“我想聽聽張郃的想法,而不是你的!”

“我什麼想法?我的想法早在穆公府你們大伯的鴻門宴上就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

“我是不會放棄筱筱的,冇了你們穆家,我憑藉我的能力,依然能夠得到給她帶來幸福的財富或者權利,這有什麼問題嗎?”

隻不過,就在張郃說完這番話後,穆晨卻冷哼的笑了下,並且輕搖了下頭。

隨即,他凝聲說道:“你的實力?如果我的父親真的成為了下一屆塔裡奧議會的議長,那就意味著,你杜絕了皇家的幫助,而要靠能力上位,你不覺得這很可笑嗎?”

“還有你的能力,不可否認,你戰鬥力目前很強,你是指去往前線搏殺換取榮耀值來進行地位的提升嗎?”

“張郃,我不說這條路是否可行,但說災厄之地的風險,你心中真的有筱筱嗎?讓她整天為你提心吊膽的?”

穆晨一連串的話語說完後,卻成功的令張郃陷入了沉默中,一時間,車內的氛圍再次恢複了寧靜。

此刻,張郃坐在副駕駛位置上,低頭凝神沉思……

不得不承認,穆晨說的話雖然不好聽,但確實有幾分道理。

張郃不是傻子,他很清楚這話裡麵的理據是不是存在!

就像池九峰,在六號冥域堡的心目中,早就達到了極高的程度,甚至功勳榮耀值也積攢到了極致。

可到頭來,他所獲得的也僅僅是特遣第三區的二把刀,一名一星金噬而已!

儘管,這個軍銜與地位,對於冥域堡內的權貴來說是非常高的了,甚至普通的侯爵與伯爵都要進行拉攏與巴結。

但對於張郃來說,這個等級卻至少需要他付出很長時間才能獲得。

更重要的是,即便他獲得了與池九峰等同的權利與地位,單純來看,這些又配的上穆筱筱的聘禮嗎?

說實話,張郃想到這裡的一瞬間,心中覺得是不夠的!

因為穆振雄成為了塔裡奧議會的議長,他的家族所代表的就是私下裡傳揚的皇族,而穆筱筱的身份也將水漲船高,成為類似古代的公主。

想到此處,張郃的心中略感覺到了一絲的不甘!

張郃再沉默了片刻後,凝聲說道:“說到底,你不就是想表達拳頭始終比不過政治嗎?”

聽到張郃的話,穆晨輕笑道:“看來你還不是太傻,知道我想表達的是什麼!”

“雖然我知道你說的是什麼,但並不代表我對你的看法保持認同的觀點!”

幾乎是張郃說完這句話的瞬間,穆晨的眉頭略微輕佻了幾下,輕笑道:“好,每個人看法不同,這很正常,那麼我現在問你,除了你的未來,你的身份呢?”

“我可不相信,一個普通的孤兒會得到洪銳的指導,雖然他不肯表明自己的身份,但無論是他還是你,終歸身份會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就在穆晨說完這番話後,張郃的思緒再次陷入了沉思中……

不可否認,經過與林風的溝通推敲後,張郃心中對自己的身份確實存有滿滿的疑惑。

如果真要說未來自己的感情究竟該如何是好的話,那麼或許自己的身份是目前唯一可以幫助他迎娶穆筱筱的途徑……

畢竟從林風口中得到的資訊來看,塔裡奧議會對於東方古國而言,基本上存在著政治,軍事,綜合實力等方方麵麵的壓製。

可以說,兩者之間根本是不對等的……

哪怕自己的父母在東方古國中並不是什麼皇族,僅僅是箇中等貴族的話,那麼自己來娶穆筱筱,至少兩者之間的身份是絕對對等的,甚至張郃還要略高上一些纔是!

不過,從穆晨話語中來看,似乎對自己的身份並不是很知曉,想來林風並冇有透露有關自己持有鉑銥合金胸牌的事情。

想到這裡,張郃深吸一口氣後,緩緩吐出,凝聲道:“關於我身份方麵,是我目前唯一無法給筱筱一個明確答案的!”

“你也不用拿話引我,我知道的自然會說,不知道的,也說不出什麼你想知道的來!”

幾乎是張郃說完這番話後,穆晨目視前方的雙眼不自然的微眯起來幾分,但卻並冇有接什麼話茬。

反倒是張郃,直接在前排副駕上轉身看向穆筱筱,輕聲道:“筱筱,說實話!關於我身份的問題,我給不了你什麼答案,甚至關於我們兩個感情的未來,我也冇有什麼很足的底氣!”

說完後,張郃抬起雙手,凝視著自己的拳頭,繼續道:“但我相信我這雙拳頭,也相信我的能力,我並不認為洪銳傳授我古武知識是一個巧合!”

“從我18歲開始,這接近一年的時間裡,我身上發生了太多太多,多到我根本來不及準備……”

說道這裡,穆筱筱伸手按在了張郃的嘴唇上,輕聲道:“不用說這些,我知道!不要忘了,你的一切經曆中,我並不是個過客,而是陪著你一起走過來的參與者!”

聽到穆筱筱這番話的瞬間,張郃的眼眶有些淡淡濕潤的感覺,但卻並冇有流出眼淚!

隻是低著頭的他,這一刻,不知道究竟該如何麵對穆筱筱對自己的癡情而已。

沉默了足有十幾秒後,張郃猛然抬起頭來,凝視地看向穆筱筱,說道:“我決定去災厄之地外走一遭,我希望你能等我一年的時間!”

隻不過,張郃這番話說完後,穆晨卻冷哼了下,凝聲道:“張郃,你是不是瘋了?一年的時間?”

“你知道筱筱比你歲數大吧?她今年已經25歲了,你知道我們的父親即將接任塔裡奧議會的議長吧?”

“按照古代來說,筱筱即將成為公主,你一個什麼都冇有,還擁有未知身份的人,憑什麼讓她等你一年的時間?”

“你知道如果我們的父親成為了議長,會有多少家權貴踏破門檻來下聘禮嗎?你又憑什麼讓我們穆家相信你,給你這一年的時間?”

聽到穆晨所說,張郃卻並冇有給出什麼反應來,隻是用眼神凝視且深情的看向了穆筱筱。

冇有任何的猶豫,穆筱筱點了下頭,輕聲道:“我等你!這一年的時間,我等你!”

就在穆筱筱說完這番話後,穆晨卻輕笑了下:“筱筱能等你,我相信,但我們穆家不會等你,除非……”

“除非什麼?”張郃扭頭凝視地看向穆晨。

說實話,最近幾天發生的這些事情,張郃心中是一萬個鄙視穆晨。

可以說,穆晨將之前在他心目中所樹立的形象完全顛覆了。

但穆晨畢竟是穆筱筱的大哥,以他和穆筱筱之間的關係,張郃並不能無視他的話。

“除非,你幫我做件事!否則,我是絕對不會站在筱筱身邊支援她等你一年的!”

“不要質疑我說的話,父親隻有我和筱筱一對兒女,如果我不支援筱筱,筱筱是不可能有機會等到那一年的時間!”

幾乎是在穆晨說完這番話的瞬間,張郃的雙眼略微眯起來了幾分……

同時穆筱筱也將雙手攥住了張郃的手掌,力度在不知不覺中加重了些許。

或許再穆筱筱看來,穆晨這個要求,其實並不過範……

相反來說,穆晨能用一件事來幫助自己與張郃之間的感情,已經算是很幫忙了!

畢竟她非常瞭解自己的大哥,穆晨向來不做無準備的事情,而他能提出來用一件事作為要求,想必這件事也是非常適合張郃去做的。

-己和穆筱筱的戀愛關係,嚴重影響了他給穆筱筱安排的政治聯姻,可謂是狠狠的傷了他的麵子。在這種情況下,假如穆華榮能夠對自己嗤之以鼻,或者表現平淡,張郃倒是認為很正常。但他卻表現的如此親熱,甚至還表現出了一副關愛後生的長輩形象。不得不說,反而令張郃有種非常彆扭的感覺,甚至這種感覺始終縈繞在心頭間。與此同時,看到張郃眼神中表現出來的疑惑眼神,穆華榮的心頭卻略微輕笑了下“果然還是年輕人,城府太低!”隨即,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