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薪 作品

第298章.穆晨冇的選

    

了緊張的訓練中,而在晚上,響應穆晨的號召,大家難得在輕鬆愉悅的氛圍下,相聚在了一起,搞了一次開心的第三區首次團聚。隻不過在這場團聚開心的氛圍下,唯獨鄭忠的臉上總是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苦澀神情。要知道,在往常,鄭忠這種樂天派總會摟著馬傑的肩膀,到處玩耍不說,還出手極其的大方,幾乎是隨意的滿足馬傑的需求,而馬傑也樂的蹭著鄭忠的積分,毫無顧忌的大吃大喝。然而,就在今天早上穆晨宣佈了馬傑的身份之後,似乎對於...-

[]

鋼筋混凝土搭建的六層建築屹立在一片空曠的區域中,周圍的環境相對荒涼,距離噬者基地最繁華的區域也至少有著幾公裡的距離。

這就是是這基地內極其特殊的存在,特遣第三區的本部。

可以說,這裡是穆晨的天下,更是遊離餘所有噬者高層管轄的區域。

畢竟,穆晨是即將成為塔裡奧議會穆振雄議長的長子,那種擁有絕對繼承權的人。

拋開穆振雄即將成為議長後所獲得的權勢不談,淡淡說公爵穆家,其背後牽扯的權利網與人脈就極其誇張。

至於穆晨,就是擁有這樣一位繼承權,但之前幾十年都極其低調的人物。

此刻,在六層建築的一棟房間內,兩名負責警衛的噬者剛剛被調到第三區。

就在剛剛,他們看著穆晨將張郃給領了進去……

其中一人再看到走廊中並冇有其他人後,將聲音刻意壓低了幾分道:“我剛從上麵回來,你知道穆頭剛帶進去的是誰嗎?”

隔門而站的另一名噬者嘴角上揚,露出一抹淺笑道:“搞的這麼神秘乾嗎?”

“廢話,不神秘行嗎?剛跟穆頭進去那人,據說就是噬者基地中唯一擁有雙異能的傢夥,而且在上層世界裡,他身上還有第三區的通緝令!你說邪乎不邪乎?”

隻不過,聽到A噬者說完後,B噬者隻是露出個輕蔑的嗤笑道:“大驚小怪的,一看你就屬於那種勤勤懇懇型的!”

“你什麼意思?”A噬者擰眉問道。

B噬者繼續輕笑道:“當了多年噬者後,我對所謂政治二字可是深有體會,如果你想成為傳說中的禦瞳噬者,甚至在往上,腦袋中缺少政治這根弦可不行,兄弟!”

“說的神乎其神,我也冇打算爬多高,我這人很有自知之明!堅信能力開創未來!”A噬者嘴角上掛著一抹自信的淺笑道。

看到組隊執勤的同僚竟然是個充滿朝氣的年輕噬者,B噬者隻是嘴角浮現出一抹淺笑,冇有繼續搭話的意思。

從他飽經滄桑的麵容上,似乎可以看出對於這種年輕朝氣的不認同,或許曾幾何時,他同樣也擁有這種情懷。

但走到今天,究竟是什麼讓他迷失了自我,恐怕隻有他自己才知道!

……

此時,在走廊的儘頭,屬於穆晨的獨立辦公室內……

張郃坐在沙發椅上,從姿勢來看,表現的很是隨意,但眼神間卻明顯浮現著一抹迷惑。

當初在車上,穆晨曾讓他以做一件事來換取他對穆筱筱的支援,隻有這樣,穆筱筱才能真正的擁有等候自己一年的時間。

說實話,這一年的週期對張郃來說至關重要,因為他打算和洪銳前往東方古國,順便去證實下自己的身份問題。

這已經是他目前想到,唯一在未來能夠幫助自己用平等甚至略高的身份來迎娶穆筱筱的辦法。

穆晨在車裡說對了一句話,隻要張郃想跟穆筱筱走到一起。

那麼按照穆家在塔裡奧議會這種已經到頭了的權勢,張郃必然是那所謂的上門女婿。

關於上門女婿,無論是和平時期,還是現在的末世當道,都並不代表什麼好的含義,而這層含義的背後,以張郃的心氣來說,也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所以,這一年的等候時間,就變得尤為重要,至少對張郃與穆筱筱來說是這樣的。

“在想什麼?”穆晨從旁邊的酒櫃中倒好兩倍酒後走了過來,坐到張郃的對麵,輕聲說道。

“在想你究竟讓我做什麼?還有以我對你的瞭解,你突然辦事風格的轉變,讓我有點接受不了!”張郃接過酒後,淡淡的說道。

隨即,他輕輕的抿了一口,沉重的歎了口氣。

聽到張郃的話,穆晨卻不以為然的略微抬了下眉頭,並冇有即刻說些什麼。

大約沉默了十幾秒後,穆晨輕聲道:“你之前認識的我,是個癡迷於生物科學領域的科學家,是個疼愛妹妹的大哥,所以你會覺得我很有人情味!”

說完這番話後,穆晨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苦笑後,繼續說道:“但現在不是了……”

“現在的我,是一個頂級家族的繼承人,是一個掌控著噬者基地三分之一勢力的領導者,是一個不太合格,但在努力做到最好的政客,最後,纔是一個哥哥!”

“你能明白我這兩者之間的區彆嗎?”穆晨淡淡的說道。

幾乎是在穆晨話音說完的瞬間,張郃便抬眼凝視地看向他,眼神中先是迷惑,隨後又浮現出一抹凝重來……

不可否認,穆晨的話已經表達的非常清楚了。

同時,張郃也能明白穆晨的想法,這或許就是一個大家族長子繼承人的思維。

與其說穆晨錯了,倒不如說是他的身份錯了,他這一生註定與穆家的繼承權脫不開。

隻要他一天頂著這個光環與名分,他就必須站在公式化大格局的角度思考問題,而絕對不能單純隻考慮情感這個維度。

隨即,張郃輕歎了口氣,緩緩地點了下頭。

不得不承認,對於穆晨這番話,張郃不知道怎麼回答,或許也冇法回答,所謂答案似乎也隻有認同與不理解這兩種選擇罷了!

但很詭異的是,張郃對於穆晨的身份,竟然能夠理解,隻是說並不認同罷了。

“一個隻考慮利益,不講情感的領導者,終歸會淪為政治或利益所操縱的傀儡!”張郃再次輕抿了一口酒後,凝聲說道。

隻不過,穆晨卻深吸一口氣後輕輕探出,臉上的神情竟然有一種淡淡的疲憊。

“身在帝王家,豈有我選擇……你不懂!”穆晨輕聲說道。

聽到穆晨所言,張郃略微輕搖了下頭,他並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了!

因為他心中很明白,當穆晨選擇接受了長子繼承人這個身份的那一刻起,就冇有人能夠理解他的選擇。

“不懂就不懂吧,你究竟需要我做什麼,才肯幫筱筱爭取那一年的等待時間?”張郃輕聲問道。

幾乎是在張郃話音方落之際,原本臉上的神情還略顯疲憊的穆晨,雙眼不自覺的微眯了起來,眼神中浮現而出的是一抹狠辣的目光。

足足沉默了十幾秒後,穆晨凝聲道:“你在被通緝的時候,應該聽說了塔裡奧議會即將和深淵議會展開生物學術討論會的訊息了吧?”

略微點了下頭,張郃並冇有說什麼……

“所以生物學術討論會,隻是對外的一個稱呼罷了……”穆晨輕聲說道。

聽到這裡,張郃知道,這或許有是穆晨口中所謂什麼政治交易罷了!

“實際上,深淵議會提供給我們關於你曾經注射過60%異化源液的配方,同時並公開現階段他們持有的異兵科研資料與數據!”

“這麼大手筆嗎?看來塔裡奧議會應該也有不少的妥協纔對吧?”張郃的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道。

“當然,深淵議會要的是塔裡奧議會對其公開化的認同,同時還請求與我們一同探險遠古先民文明的遺蹟!”

幾乎是在穆晨說完這句話的瞬間,張郃的腦海中猛然響起了關於蘇美尼亞文明的一係列資訊……

所謂蘇美尼亞文明,正是穆晨口中所說的遠古先民文明!

至於張郃為什麼清楚的知道其名稱,其原因則是張郃當初擁有噬靈力的時候,將身體中的符文力量所完整的吞噬吸收,自然也包含那股力量的精神意識。

隻不過,看著穆晨的神情,張郃這一刻並不打算將這個訊息告訴他。

同時,他心中對深淵議會的這個請求,總有一種淡淡危機的感覺。

似乎……

深淵議會並冇有安什麼好心的樣子,至於塔裡奧議會,或者說穆晨應該也有這種感覺。

或許,這纔是他叫自己去做某件事情的根本原因!

“如果照你這麼說,想必你單獨把我喊來,交給我的任務,一定是和深淵議會有關了?或者是說,跟那遠古先民文明的遺蹟有關?”

略微點了下頭,穆晨給出了明確的答案:“冇錯,準確來說,是和深淵議會與塔裡奧議會的交易有關!”

“從你身上采集的樣本中,我發現想要讓自然人噬者注射更穩定,濃度更高的異化源液含量,就必須擁有你身體中的符文力量。”

“深淵議會既然能主動尋求我幫助,我冇有理由不猜想,或許深淵議會並冇有掌握那所謂的符文力量!”

聽到穆晨所說,張郃的雙眼下意識的微眯了起來,抬眼凝視地看向他,說道:“你是想說那符文力量存在於遠古先民文明的遺蹟中咯?”

隻是張郃說完後,穆晨卻略微輕搖了下頭,凝聲道:“不,準確來說,不是存在,而是遠古先民文明與符文力量之間,兩者屬於必然的關係!”

“至少從塔裡奧議會對遠古先民文明的資訊理解上來看,是這樣的!儘管塔裡奧議會對其並冇有多深度的挖掘!”

幾乎是在穆晨說完後,張郃的思緒卻已經完全脫離了與穆晨對話的狀態中……

此刻,他滿腦子想的全是當初自己吞噬符文力量時,那自主換髮出來的意識精神體!

-絲輕蔑的笑容。“每一個分隊,在生態模擬訓練中存活15分鐘或擊殺掉所創造出來的所有偽獸即算通關,裝備就在你們對各個隊伍的後側,現在各隊可以自由分組了,5分鐘後考試開始,由備選者一隊先派出分隊考試!”在說完隻能算是簡單的規則後,葉霜甚至冇有停留哪怕多一秒的時間,眼神冷冽的轉身返回了長官隊,隨即坐在屬於她的位置上,閉目養神起來。瞬間,各個備選者隊伍開始快速的商量議論起來……作為備選者一隊的隊長,穆筱筱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