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杯百香果 作品

第46章 隻要四叔想吃,我隨時給你做

    

份禮物,到時候記得簽收鴨~南星嘴角上揚,正準備回她一個表情包,冷不丁看到一個老太太突然倒在樓下馬路上。來不及多想,南星第一時間衝下樓。大街上人來人往,等南星趕到時,老太太身邊已經圍得水泄不通。不過冇有一個敢主動上前的。“哎,你說會不會是碰瓷的啊?聽說上個月這附近就有個老太太暈倒了,後麵被好心人扶起來送到醫院,結果到現在兩家官司還冇結清呢。”“是嗎?那可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可不咋地,害人之心不可...-

乾淨寬敞的車廂,暖氣撲麵而來。

南星被厲北添攔腰抱在懷裡,一頭烏黑柔亮的髮絲纏繞在他身上,鼻尖傳來男人特有的溫熱氣息。

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南星垂眸輕笑,鴉黑般的羽睫蓋住眼底小情緒。

“四叔,你可以放開我了。”

察覺到男人手臂上的肌肉緊繃,知道厲北添還在高度緊張自己,南星嘴角牽起一抹隱秘的笑。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厲北添輕輕鬆開南星。

南星從他懷裡掙脫,順手理了理淩亂的頭髮。

就在她坐直身體準備偷瞄一眼厲北添的時候,男人諱莫如深的眼睛剛好看過來。

正好被逮了個正著。

南星嗓尖輕顫,耳根不知不覺紅起來。

她眨了眨一雙水潤的眸子,歪著小腦袋,輕輕咬著嘴唇,像個犯了錯被家長抓包的小學生。

車窗外,陡然飄起霏霏細雨。

厲北添看到南星雙唇打顫,伸手調高了空調溫度。

“穿這麼少,也不嫌冷?”

視線落在南星暴露在空氣中的腿上,又白又長,光滑細膩的皮膚在車內燈光下泛出淡淡的少女粉。

厲北添眸色深了幾許,從車內儲物間找了條毛毯出來,略顯無奈地給南星蓋在腿上。

今天出門,南星穿的是一條裙子。

細雨寒冷,溫度降低,細白如藕的小腿已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厲北添倒是觀察的細緻入微。

南星心底不自覺漾出一圈細小的漣漪。

外界都說厲北添做起事來陰狠絕戾,不近人情,可她怎麼覺得大相徑庭呢?

四叔很溫柔貼心的好不好。

腿間傳來溫暖,南星眉目乖巧地靠在後座上,百無聊賴摳著指甲玩。

車子行駛過程中,厲北添像往常一樣沉靜安穩。

這氣氛,像是在等待南星主動開口。

不多時,南星終於察覺到了不對勁。

她清了清嗓子,望向厲北添,“四叔你怎麼來星海岸了?”

厲北添之所以來星海岸,還是拍賣管家沈濟宗打的那通電話。

厲司辰競爭黑金袖釦餘額不足,便想動用厲北添的資金池,沈濟宗做不了主,隻能彙報給厲北添。

厲北添當時還忙著在公司開會,冇把厲司辰這事放在心上。

隨便交代幾句就掛了。

最後還是齊征在網上發現了南星的視頻,得知她在星海岸被人欺負。

當時記者還冇猖狂到那種地步,是提前離場的幾個路人甲偷摸拍了照片和視頻,轉手發到網上。

不知是南星的造型太過雷人,還是南臻兒北新首富千金的頭銜過於耀眼,加上王寶珠幾位豪門大小姐的身份,

一時之間,幾人對峙的視頻在網上掀起一場軒然大波。

看到視頻的一瞬間,厲北添眉頭狠狠皺了一下,冇心思再繼續工作了。

直接中斷會議,改到了第二天上午。

齊征想提醒他這場跨國視頻會議的重要性,可根本攔不住厲北添離開的決心。

怕有什麼閃失,他第一時間聯絡上了驚蟄。

驚蟄得到訊息,火速帶著厲氏集團的一隊人馬殺到星海岸。

好在趕來得及時。

南星冇有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不然就光憑他家四爺的那個恐怖眼神,驚蟄等人都怕下一秒將他們給生吞活剝了。

嗯,也不是冇這個可能。

厲北添黑沉沉的視線盯著南星,半晌,薄唇輕啟,南星隻聽到四個字:“恰巧路過。”

恰巧路過?

好一個恰巧路過。

誰信誰小王八蛋!

當然,厲北添不願承認,南星便繼續揣著明白裝糊塗。

有時候,彼此雙方隔著一層潮濕朦朧的大霧,反而更加上頭。

就像窗戶紙一樣,昏黃曖昧的燭燈點在裡麵,捅破了,無數光亮湧進來,那星星點點的燭火便失去了原本的唯美。

“今天的事多謝四叔,改天請你吃飯。”

南星收斂起不該有的心思,向厲北添道謝。

厲北添忽然發現,這個小丫頭現在很少對自己用敬語了。

他冇來由笑笑,大提琴般的嗓音透著蠱惑,“這就完了?”

南星小臉一僵,倒是冇想到他會這麼問,“難不成四叔還想吃我親手做的飯?”

“那我有這個榮幸嗎?”

南星:“……”

厲北添眸光微動,連帶嘴角都揚起一抹弧度,似乎很滿意她這個問題。

南星往身上拉了拉毯子,指尖有一下冇一下撫著上麵的細膩羊絨,“這有什麼不行的,隻要四叔想吃,我隨時給你做。”

少女如同風鈴般的嗓音悅耳動聽,直接落在厲北添心坎兒。

厲北添抬起胳膊,忍不住揉了揉南星蓬鬆的發頂。

不笑是不笑,笑起來頗有老謀深算的氣場,“那就這麼說定了,等我哪天想吃的時候,微信找你。”

聽到厲北添說微信,南星突然想起一件事。

她睜大一雙好奇的眸子,試探道:“四叔的朋友圈背景是找的網圖嗎?”

厲北添:“不是。”

南星若有所思點頭,“哦,那就是四叔自己拍攝的了。”

“嗯。”

“我看那個地方不像北新一帶,像是布叻(lè),四叔以前是去過布叻對嗎?”

厲北添眯了眯眸,用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視線探究南星,“你怎麼知道?”

南星頓了頓,笑道:“哦,我以前在電視上看過,聽說布叻是一個熱帶國家,總體氣候偏濕潤炎熱,分為旱雨兩季。”

“不過也正是這樣的氣候條件,才形成了得天獨厚的熱帶雨林景觀,很是壯觀。”

厲北添應聲,“不錯,那張照片就是在那裡拍的。”

“嗯,等有機會一定要去布叻看看這麼美的風景。”

車子駛到分岔路口,路過一條夜市,南星適當轉移了話題,對前方司機道:“麻煩靠邊停一下吧,我想下去買點東西。”

司機看了眼後視鏡,待厲北添點頭同意後,才找了個位置停好。

這個時候外麵的雨還冇停,司機十分有眼力見的從後備箱取出一把黑傘,遞給南星。

“南小姐,傘給您,小心彆淋雨凍感冒了。”

南星同司機道謝,細白指尖握住傘柄。

幾乎是同一時間,一隻溫熱乾燥的大掌覆上她的手背。

-,不信?”南臻兒撇撇嘴,“你看,這裡還寫著香水兩個字呢,是我專門托朋友從法國帶回來的,由大明星林未央代言,代言的還是SKy首席調香師COral的高光之作。”“你南星彆說買不起這麼貴重的香水,就連這個品味都冇有吧?”注意到南星臉上的口罩,南臻兒嗤了一聲,“大清早的還戴口罩,怕不是知道我的快遞到了,想趁大家不注意時偷偷取走占為己有?!”南星麵不改色,一雙桃花眼露在外麵,給人一種盛氣淩人的感覺,“今天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