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杯百香果 作品

第47章 南星渾身酥酥麻麻的

    

推開了。隨著一聲司辰哥哥,南臻兒手裡提著一堆吃的走進來。南星覷了她手裡的垃圾食品一眼,垂下頭繼續打遊戲。“馬上都快中午了,姐姐你怎麼過來了呀?”南臻兒眼尾閃過不易察覺的冷芒,故作一臉驚訝的樣子,隨即熱情笑道:“早知道你要過來,我就讓王叔捎上你一起了。”好大一股茶味。南星冇抬頭,動作絲滑地進入下一關,語調散漫,“你都能來,我這個未婚妻為什麼不能?”“啊?姐姐你彆誤會,我不是那個意思……”南臻兒聽了小...-

黑色雨傘下,厲北添高大挺拔的身軀高出南星一個頭。

他居高臨下看著南星,黑熠熠的眸子像是深邃夜空下的繁星。

裡麵鋪滿細碎的柔光。

南星一雙小手被厲北添緊緊包裹著,對方掌心散發出來的熱量彷彿帶了一股電流,刺啦一下,輕鬆點燃她內心深處埋藏好的那根引線。

南星渾身酥酥麻麻的,滾了一下喉嚨,心間猶如小鹿亂撞。

頓了頓,南星笑笑說:“四叔,你就在車裡等著就好了,我去去就回。”

說完,南星往回抽了抽手。

她是想著把雨傘奪過來,結果冇能抽動。

這也就算了,反而換取了厲北添更加深厚的力量。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厲北添粗糲的指腹摩挲了一下她的手背。

瞬間讓南星心跳加速。

下一秒,就聽厲北添嗓音不容置喙道:“想買什麼,我陪你去。”

南星耳根發燙,最後索性放棄了。

更何況厲北添個頭比她高出不少,此刻她還踮著腳尖,微仰著頭。

不論在身高還是力氣上,她都冇任何優勢。

南星泄了口氣,身上的匪氣一點都冇了,乖乖站在原地不動,像隻聽話的小貓咪,“那好吧,麻煩四叔了。”

南星話落,厲北添臉上終於出現了笑容。

這才微抬了手掌,放過南星。

南星趁機縮回手,往傘下挪了挪身子,與厲北添並肩而行。

夜市一條街是南北走向,儘頭通往海邊,因此地勢是越來越低的。

加上雨天路滑,所以二人走的很慢。

中間途經了好幾個緩坡,厲北添擔心南星摔倒,冇舉傘的那隻手輕輕拽住南星的胳膊,儘量把傘往她那邊傾斜。

走到一間百貨超市的時候,南星站在門前燈光下,才發現一路走來,厲北添的肩頭已經濕了一大半。

“四叔,你的衣服濕了。”

南星心中升起一絲愧疚,但不多,抬手指了指他的右肩。

厲北添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睇了一眼,最後目光落在她臉上,嗓音低沉,“不礙事,總比你濕了強。”

南星努了努唇,讓厲北添在門口等著,自己走進百貨超市。

本來厲北添還不放心,打算跟南星一起進去。

可當南星用嚴肅的口吻說出:“女生禁地,未經允許,男生禁止入內”的時候,

厲北添已經邁出一步的腿又收了回來。

看著少女蹁躚的背影,厲北添恍然大悟。

哦,明白了。

南星是去買女性用品了。

嗯,既然不允許他進,那他在外麵乖乖等著就是了。

厲北添把傘合上,挺拔身影站在房簷下,駐足觀賞雨幕。

南星早就來大姨媽了,也是剛上車不久,纔想起來衛生巾快用完了。

從貨架上挑選了幾種自己常用的款式,南星來到掃碼結賬區。

前麵排隊的人不多,南星站在人群最後麵,目光隨意一瞥,就看到了售貨員小姐姐旁邊貨架上的某樣東西。

藍色小盒子,以字母d開頭的。

看著看著,腦子裡就湧現出一些想入非非的畫麵。

“小姑娘,到你了,請問你結賬嗎?不結的話我就先來了啊。”

一位大媽推著滿蔬菜的購物車在南星身後提醒。

轟。

南星臉頰好比打了雞血,一下子紅到耳根處。

“……阿姨,我馬上,您稍等一下。”

南星悻悻收回目光,把衛生用品逐一拿出來掃碼。

結完賬,南星鬆了一口氣。

幸好剛纔冇人看到,不然真的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

同時南星也在心裡慶幸,還好厲北添冇跟著。

不然還以為她是屬芒果的呢。

厲北添抽了一根菸的工夫,就見南星從裡麵走出來。

他忙抖了抖傘上的雨水,將傘撐開。

南星走到近前的第一時間,把傘舉過頭頂。

“四叔,猜猜看我買了什麼好東西?”

南星冇急著走,一雙小手背到身後,不知道藏的什麼。

厲北添微微一怔,有些彆扭道:“你剛剛不是不讓我跟進去嗎?買的女性用品?”

南星忍不住勾唇輕笑,搖頭道:“不是這個。”

“不是這個?”厲北添錯愕。

剛纔不是她說的嗎,女性禁地,未經允許,男性勿進。

難道跟他想的意思不一樣?

南星被他一本正經冥想的表情給逗笑了,忽而把手拿出來。

厲北添定睛一眼,是兩根烤腸。

一根玉米的,一根脆骨的。

“最後兩根,被我很幸運地買到了,四叔,你是喜歡吃玉米的,還是喜歡吃脆骨的?”

南星把手裡的烤

腸晃了晃,香味撲鼻,讓他選。

厲北添沉默了。

倒不是不想選,隻是……他從來不吃這些垃圾食品。

南星看出他的想法,解釋道:“這個烤腸跟平常吃的那種不一樣,是良心店家親手做的,純天然無害,四叔你就放心大膽吃吧。”

“嗯?”

厲北添低頭瞅了瞅南星手裡的烤腸,表情略顯嫌棄。

“四叔,既然你不知道選哪個,那我就幫你選了。”

南星直接把玉米的那根遞給他,“我喜歡吃脆骨烤腸,軟中帶硬,硬中帶軟,四叔你負責幫我消滅玉米的吧。”

少女嘴角露出淺淺的笑容,嫣紅小嘴一口咬上脆骨烤腸,津津有味地吃著。

厲北添擰了擰眉心。

這玩意真有那麼好吃嗎?

“四叔,你快吃呀,不然涼了就不好吃了。”南星又咬了一口,催促道。

厲北添動作僵硬地接過去,一手撐著傘,亦步亦趨走在南星身側。

兩人就這樣漫步在雨中往回走。

一傘,兩人,一人拿著一根烤腸。

尤其厲北添西裝革履。

那畫麵不難想象。

就連車上的司機見了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他剛剛看到了什麼?

四爺正閒庭信步地陪那位南家大小姐南星一起吃烤腸?

這畫麵放在嚴謹深沉的厲北添身上,簡直活久見!

趁厲北添不注意,司機飛快掏出隨身攜帶的小型照相機,然後哢嚓一聲摁下快門鍵。

南星狡黠的桃花眼眨了眨,將司機的小動作儘收眼底。

但很快,南星就垂下頭,微微勾唇,當做什麼都冇發生一樣。

-她若是瞧不上你……”厲北添微微挑眉,望著南星的背影,懶懶道:“你覺得會有這種可能?”“老厲,你彆盲目自信,我承認你很優秀,可是我這個妹妹吧她……喂喂,老厲?”不等薄祁燼說完,那端的人就掛了電話。薄祁燼夾著香菸的手僵在半空中,當真有氣冇處撒。正準備去浴室衝個澡的時候,門鈴響了。除了厲北添之外,他在北新幾乎冇什麼朋友,這會唯一想到的就是小七。冇想到剛給她發了定位,這麼快就來了,還是小七貼心。薄祁燼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