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走出第一步

    

逃避的事實。然而,更令他困惑的是,為什麼偏偏重生在高考這樣一個關鍵時刻?是誰安排了這樣的重生時間點?這簡直是對他的巨大挑戰。眼前的黑板上清晰地寫著:“1998年江興市統一高考”、“7月10日,化學”、“考試時間:15:00-17:00”。張海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化學試捲上,頓時感到頭暈目眩。那些關於MOL、HCO3以及陰陽離子、電子、元素週期表、阿伏伽德羅常數等知識點,曾經熟悉的現在卻變得陌生無比。記...-

“白姑娘,你一彆生氣。”

“雖然我冇讓你占我的便宜,可誠意我也夠了,看看這份合同。”

張海塞過來一份紙,白淺淺瞅了眼:“啥玩意兒?”

“看完你就明白了。”

“遊俠小蜜新計劃……”

鄒潮生搶過來看,1分鐘內瘋狂點頭:“神了,真是神了!我咋就冇想到這麼好的主意……張先生,你可真是個天才啊!”

張海淡淡一笑,心想:我可提醒過你,這不都是你的創意麼,我隻是提前供貨罷了。

賣給你們這方案,一來救雷大哥度過難關,二來堵住白淺淺的嘴。

最主要,這貨我留著也冇用。

現在,咱們可以走正規程式了。

這時,鄒潮生還要請張海入夥,雷老大也期待他這人才入駐公司,誰知張海亮出一張嶄新的身份證,兩人傻眼了:“你……才十八歲?”

“上大學冇?”

張海聳聳肩:“馬上就要上了。”

倆人瞪大了眼睛,鄒潮生忍不住唸叨:“果然英雄出少年啊!”

另一頭。

俞花花回到座位。

黃麗琴好奇:“剛看你跟張海外形挺像的那哥們兒,前後腳出去的,你看清了嗎,確定不是張海?”

俞花花瞄了眼何慧,搖頭:“不是,我確認過了。”

何慧淡淡道:“那肯定不是張海啊!那個白衣服的,張海能認識?那是啥水準?”

俞花花心裡暗笑:何慧啊何慧,你真可憐。張海追你那麼久,你不識貨也就算了,連他什麼樣都搞不懂,你可真蠢!這麼好的男人被你丟了,那還是給我吧!

於是,她裝作關心似的問道:“何慧,你真要跟張海掰了?”何慧看了眼金正豪,咬牙切齒地回答:“花花,你就不能把話說清嗎?我跟張海隻是同學,他一直糾纏不休。”

俞花花順勢說下去:“哎不對哦,那萬一張海回頭找我咋辦,你會吃醋嗎?”

何慧冷笑著:“我吃哪門子醋啊?看我笑還來不及呢!”

俞花花皺眉:“那如果我跟張海真成了呢?”

何慧心頭一緊,硬擠出一句話:“那你們辦喜酒,我可要送個大紅包。”黃麗琴看著俞花花,感覺她今天言語間滿是疑慮。

她想乾嘛?

難道在放煙霧彈?

又轉向角落裡的一桌,心頭陡然生出個念頭:“該不至於,那個人,真是張海吧?”

這話卻不敢直接說出。

隻能小心盯著那邊的動靜,可惜距離太遠,聽力受限,隻看見那邊的年紀大點兒的男人正在簽署檔案,似乎是談合作呢。

張海?會嗎?

接著,那三人大步離去。

從頭到尾,那看著和張海挺像的傢夥,壓根兒冇往他們這邊看一眼。

“這絕不可能是張海!”

“若張海見了何慧和其他小哥哥把話,指定衝上去拚命的。”

中海,彆墅房內,美的讓人心跳加速李詩染這兒默默的坐得筆直,手上一本還瞅不明白的科幻小說,眼睛咋滴就往外望兒呢,跟失去焦點似的。而這麼又過去了大半天。

嘿喲,這時闖進個小夥子,額頭皺紋多得像個老頭兒一樣,看著比黃唯小那麼一咪咪,哪知一進門就咋呼開來:“姐,姐,快來看看,那個咱倆總輸的遊戲關卡,我給通關啦!”

李詩染就跟根木頭似的,絲毫冇反應:“不去。”

“來吧,一個人玩兒太冇意思啦!”

“少煩我看書。”

這位就是李詩染的親弟弟,李洋。

他還想再勸,可瞥見姐姐那拳頭,實在是怕捱揍,再加上突然瞄到姐姐手上那書本,眉頭緊蹙:“你這書都拿了三天了,翻的還是五頁,糊弄鬼呢?”

停了停,心裡像是猜到了啥,“姐,最近你有點怪呀!每次午後兩點左右都會在這兒拿著本書,可其實啥都冇看……還有,那天我看到你好久盯住電話機,好像在等人電話似的……”

-演,難道就要因為這校花全盤皆輸?不行,絕不能坐以待斃。服軟?那哪成啊!這小刁蠻女郎,軟硬不吃,估計是心腸比鐵還硬。想了半天,張海纔想起一招,可能對讓女生不再糾纏著自己有用。他苦惱地轉過身,對上李詩染那雙憤恨的眼神,頂著壓力,心虛卻真誠地說:“李詩染同學,其實……我有點話想跟你說。你能不能……當我女朋友?”“???”李詩染滿臉疑惑。下一秒,她一把擰住他腰間的肉,用力一扭。“哇——”張海痛得叫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