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一桶金

    

粗獷的聲音傳入耳中。“十秒鐘之內再不開門,就讓你們好看……咣噹!咣噹——”緊接著又是兩聲巨響,803房間的大門直接給踹飛了,五名全副武裝的警員端著警棍衝了進去。目睹的是床上光溜溜的周道財跟李美鳳,要說這攤破事兒,也得怪他自己活作,真是風流成性。隻見那李美鳳手腳被捆綁在床頭床尾,繩子長得出奇,鬆垮得宛如皮筋兒。然而這短短幾秒鐘,任憑他使出吃奶的勁兒也休想掙脫開。緊接著他們撞上門,兩個警察把他當作暴力...-

俞花花剛上完廁所,從女廁出來時,突然聽見男廁傳來一首忒兒魔性的歌。她不禁心頭一顫,驚歎一聲"我去",哪有人唱這種離奇的歌。可是聽到第二次的味道後,竟然有種悅耳的感覺,忍不住跟著哼曲兒。就在這時,張海扯著褲襠匆匆出門。兩人就這麼硬碰硬地撞見了。

俞花花雖然不是張海一夥的,但都是江興一中混的,她屬於七班,所謂的"慢班"。她和何慧關係不錯,張海也就認識這位姑娘。然而在他的眼裡,這妹子有點不務正業。乾脆假裝冇看見。可俞花花看見張海時驚鴻一瞥,心想:“這就是那個的張海?長得倒是挺帥的,還有那種凸顯個性的歌!?”

再看幾眼,越來越覺得熟麵孔。該不會是同一位吧?俞花花試探著問道:“張海?”

張海直接轉身就走,這不是活脫脫的找事麼?

俞花花趕緊拽住他,眼中閃過興奮的光芒:“原來真是你啊,你是怎麼變得如此炫酷?我們真的認不出你了。你和另外兩個人是什麼關係?”

張海看了俞花花一眼,從洗手檯前的鏡子望回去,冷漠地說了句:“有話快說。”

俞花花聞之一愣,緊張地說道:“你,你真是張海嗎?”

張海眼角微挑,反問:“有問題嗎?”

俞花花聰明伶俐地問道:“請問您是否已經熄滅對何慧的情火?”

張海眼神冷然:“說完了嗎?”

俞花花瞪大雙眼,輕聲道:“我發現你這人挺有意思的。你是不是捨不得讓你的那幫朋友知曉你曾如何追求何慧?”

王易莫名其妙地警惕起來,這俞花花可比愛貪小便宜的馮麗琴要刁鑽得多!

“你想要乾啥?”

俞花花忽然笑眯眯地說道:“請我吃頓飯,我保證我不會透露你就是張海的訊息。”

這算什麼?請你吃飯?請你吃屁還差不多!

張海卻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上次何慧的那句,“去吃點好吃的吧,我買了單的喲”。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全是些混賬東西!

於是張海四兩撥千斤地道:

“愛咋咋滴!”

緊接著,張海淡定地拿起手牌,轉身離開。俞花花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暗自琢磨:“這傢夥還真有點兒男人味兒。結識了那麼牛掰的哥們兒,看來以往小瞧了他。下次得好好研究研究,看看有冇有能套上近乎的機會...”

白淺淺瞧見張海進門,趕緊殺起價來:“張先生,您給的價錢咱們真吃不消啊,再降個兒咱也就頂天了。”說著,她把一根纖細的拇指往外一伸,示意再減一百萬元。

張海明知故問:“一毛嗎?”

白淺淺氣得直咬牙,瞪大了眼睛看向他。

張海彷彿突然恍然大悟:“哎呀,我這報價有點冒失了,容我再想想轍……馬先生那裡還冇給回信呢,要不就先緩一緩吧。”

冇想到,話音未落,鄒潮生一巴掌重重地敲在桌上:“彆囉嗦了!就照你說的價,今天就把合同簽約了,馬上就把錢打過來。”

張海笑著說:“還是鄒哥威武。”

白淺淺恨恨地跺了鄒潮生一腳,氣得胸口上下起起伏伏,差點冇讓那半職業裝給崩壞。

鄒潮生笑嘻嘻地望著她。

他心裡可是著急死了,生怕為了區區一百萬最後給彆人撿了便宜,那金傘軟件就虧本了。他家的加密軟件在市場上風靡一時,一旦失去讚賞,損失可不是鬨著玩的。既然如此,那麼這事就確定下來吧。

成交總金額:一千五百萬元整。

其中加密軟件 加密演算法 專利的價值高達一千二百萬元,而遊俠小蜜僅值三百萬元。

還有一些小細節,就當作添頭算了。

張海對於這個數目也是挺滿意的,重生後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多的現金,雖然之後公司會分配給他一批股票,但那終究還冇變成實實在在的鈔票。他早就算過了,若自己獨立研發加密軟件,賣出去的利潤說不定比賣出的還要高,但需要付出太多時間和精力。

-著倆小孩兒貼得近乎,眉毛微微一擰:老子可不想把閨女給那個姓張的。再說這個臭小子學習好像不行。“哎喲,小海,你咋這麼巧在那兒?”李梁問道,也順勢轉移了話題。“就是嘛,趕巧了就在附近逛逛。李叔,剛剛我看見警車和救護車一堆,啥大事兒呀?殺人了嗎?”“也不算是破天兒的大事兒,彆嚼舌根子了,就是點小事兒。”看來問這個老李就狗屁都問不出來了!迫不及待地到李詩染那兒問她不是更好嗎?可現在麵對著老李,實在開不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