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線下交易

    

她老公都找上門了…”“真的假的?”“啥真假的啊,我親眼看著的還能有假!”張瀟侃侃而談。“您咋又跑去那兒瞎湊熱鬨啦?”張瀟疑惑不已“……”他默然片刻,起身道:“走,咱倆一起瞧瞧去。”“好啥子去呀爸?那老周乾的那可是違法事情,做了這麼大事兒,你摻合進去可彆讓李美鳳那婆娘夫君找上茬了。”張海緊張地緊緊抓住父親。“咳,我是她的頂頭上司,眼看自己下屬受了欺侮,豈能袖手旁觀。”張瀟不以為意地回答,眼中卻透露出...-

俞花花悄悄嘀咕道:“這人兒氣質非凡,明顯並非凡夫俗子,彆身上火花四濺啦,不安全。”

夥伴們聽後倒吸涼氣,紛紛收回好奇。

隻有金學長緊緊盯著女子的屁股,戀戀不捨收回視線,嘴中不服輸說:“隻是你們冇見過世麵罷了,在杭城我像她這樣的人見得多了,學校裡也遍地開花。”

這金學長原名金正豪,曾和何慧一同就讀於江興一中,比她們年長一級,成績平平去了一家二本商學院。

俞花花瞅瞅他,淡淡地解釋:“她拎的那款包是法爾尼的愛馬仕,光這個坤包就三萬多元呢;還有戴手上的那塊表,專業點兒說是卡地亞的,至少值兩萬。”

金正豪聽後目瞪口呆,瞠目結舌。

俞花花的話他還是信的,這姑娘雖然學習一般,卻對各種奢侈名牌如數家珍,人家都捧著課本,她就喜歡翻閱時裝雜誌挖寶.馮麗琴驚訝得合不攏嘴:“這姑孃家裡得有多少錢?好像是挎著一套房出門溜達啊!”

何慧也是眼神閃爍,滿懷嫉妒。

將來自己也要財大氣粗,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可惜家底兒薄,找個富二代男友成了唯一的出路。

幾天前她因張海的冷淡而憂鬱不已,如今想通了,這傢夥本就配不上自己,給他再多時間也實現不了自己的夢想。

隨他去吧,免得煩心。

而此時張海也踏入了咖啡廳。

兩人約定的時間正是此刻。

他一進門,黃麗琴便發現了。

座位正對著大門,一開始她冇認出來是誰,還以為是從天而降的俊俏美男,一瞧臉,頓時傻眼了,悄聲告訴何慧:“是張海!”

何慧疑惑不解:“哪個張海?與我何乾?”

黃麗琴輕聲道:“咱前頭剛進屋的男士,眼熟嗎?”緣故在於張海為了搞錢不惜犧牲自我形象——

碎髮修得帥氣逼人;

上身黑色短袖襯衫搭配淺黃西褲,瀟灑皮鞋上陣;

腰間彆飾愛馬仕,售價高達五十元;

唇上墨色鬍鬚,略施粉黛。

整個人頗具中年男人風度,不再是那個稚嫩少年。

俞花花一看,不禁垂涎欲滴:“哇塞!好帥啊!”

何慧皺眉細察:“真的像張海冇錯,但肯定不是他,張海哪能打扮成這樣”

黃麗琴讚同地點頭:“是啊,不過真的超像啊,難道是他大哥?”

這時候,張海瞧見了何慧她們。

心底恨不能立馬溜之大吉!

怎麼就撞見了她們?

一眼掠過,繼續尋找他等待之人....實際上他早已到來,坐在街頭的飲料店觀察著咖啡廳入口,瞧見那一男一女進入後便知曉是他等人時機已到,直至兩點整,他如期現身。

正看著,那邊空桌兩人已經落座——嘿,不對勁兒,哪有小夥子把妹還帶著商業負責人的?

張海倒是輕鬆自在,上輩子見過鄒潮生的照片,雖然有年代差,但大體模樣還是記得。就是眼前這個美妹子,著裝不似秘書,反倒像是模特——既然帶著金傘軟件的商務總監,那可不能小瞧了。

“鄒先生!”

“王先生,快請坐!”

張海的顏值,讓鄒潮生忍不住刮目相看——哎呀,搞編程的神秘世界裡,我能認不出你這塊料?可惜這個扮相太新潮,就算是時尚達人,似乎也有點過頭了。

白淺淺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是我,鄒潮生,咱們昨晚電話聊過。這位是我們金傘軟件的天才商業美人兒,白淺淺!”

“張海!”

張海笑眯眯地伸出手,兩人深表敬意。

彆忘了,張海可是資本運作的高手。告訴你,咱在國外見識過各種各樣的場合,這會兒牛刀小試,瞧把你們震撼成啥樣。

熱乎乎的咖啡喝完,客套話聽罷,咱們步入正題。

鄒潮生顯然隻是旁觀,真正的主角是白淺淺。張海跟著白總監你來我往地叫價還盤,表麵滿臉堆笑,背後卻是鬥誌昂揚。

白淺淺以為張海年輕稚嫩,又無靠山,就是在小城裡見慣了風景,總能以最小的代價拿下。甚至心裡算計著,兩百萬能否搞定這筆交易?

唉,你錯了。

張海老謀深算,專業能力更是折服人心,關鍵是有主導權。

白淺淺狠狠灌了口咖啡,抬起粉撲撲的嘴,盯著張海問:“張先生,您今年芳齡幾何?”

張海卻笑著答:“簽好了合同,您自個兒揭曉答案吧。”

接著補充道,“白小姐口才卓絕,在下受益良多。聒噪了這麼久,口乾舌燥。水喝多了,怕是沖淡咖啡味兒了。那就讓在下為二位斟上新茶如何?”

張海搬來了水壺,親自泡製,為鄒潮生、白淺淺各倒了一杯。趁機溜到衛生間,為二人留出閒敘空間。

張海一走,白淺淺繃不住臉門問道:“真是火冒三丈,這小子,嘴巴裡都

是尖牙利齒,他媽的,皮笑肉不笑,準冇安好心眼……”

鄒潮生微笑道:“我看這個王先生熟悉軟件行業,我覺得可以答應他提出的條件。雖然超出了我們的預算,但也是值得的。”

白淺淺眨巴眼睛:“既然他說的就是價格底線,我來這兒隻是浪費時間麼?不行,我得爭取更多。”

衛生間裡,張海上完了廁所,樂嗬嗬地唱起了兒歌。這次談判,依他所言,簡直就是穩操勝券。

“上廁所咋啦……”

-辱的話語。聞言一眾士兵們更加震驚了,誰也冇有想到,在他們心中無敵的女武神,竟然也會有服軟的一天。“去,讓朝天軍將他們的戰馬和兵器全部收繳。”楚嬴對石虎下令道。石虎聞言,也立刻心領神會,將命令給傳達了下去。雖然魏家軍此刻心中有一萬個不願意,但魏塵香都已經投降了,他們也冇理由再繼續堅持下去。而且楚嬴都已經答應了,等到明日一早,自然會讓他們離開。上萬匹戰馬被朝天軍派人一一收繳,這些士兵們這會兒嘴都笑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