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二十三章 活閻王

    

回家?”蘇溫言:“”giao!她說怎麼這麼熟悉,原來是太子爺的!!!!!汗她怎麼忘了,她現在可是住在藍苑,媽的,一定是她學習太入迷了,冇錯!一定是這樣!不過!回去讓薄寒禦同意她住校也不錯,薄寒禦理論上,也算她半個監護人呢!而且,薄寒禦應該不會管她住宿這種小事情吧?他又不喜歡自己。越想越有道理,蘇溫言感覺未來都看到了幾分,語氣變的有些高興,“我馬上就回去!”“好。楊管家在校門口等你。”男人掛了電話,...-

薄寒禦冷冷的瞥他一眼,冇有說話。

“靠,楚哥,他什麼意思?”沈絮影炸毛!

“嫌棄你的意思。”楚安秦嘴角上揚,有些嫌棄的朝他開口。

“你們這群壞人!我討厭你們!!”沈絮影氣急了。

蘇溫言有些無語的扯了扯嘴角,誰能想到,這個二貨,居然是演技嘎嘎牛逼的影帝。“好了,我們做飯吧。”

蘇溫言直接拉著薄寒禦去了廚房,留下沈絮影和楚安秦兩個人在院子裡。

兩個人對視了一眼,紛紛跟上。

廚房裡,蘇溫言井井有條的收拾這一切,上一世,她為了周允成,學會了很多菜,這一世也能好好犒勞一下自己了耶耶耶!!!

薄寒禦幫她洗好菜,隨後去給大家做了牛排。還是愛心形狀的。

蘇溫言給大家做了她愛吃的麻辣魚和糖醋排骨,外加一道紅燒獅子頭。

“來來來,吃飯吃飯。”蘇溫言開心的喊著大家一塊。

沈絮影直接一個快步走到餐桌,“我靠,小言子,看不出來,你還挺厲害哈,我們禦哥有福氣嘍。”

蘇溫言:“……”

誰來管管這個二貨……

“萬一中看不中用呢?”沈絮影轉頭一想,又開始思考。

“……”

“你他媽不吃就給我滾!”蘇溫言看見他就來氣,怎麼有人這麼氣人啊,居然還質疑她的廚藝?士可殺!不可辱!!

“嚶嚶嚶,禦哥你看她。”某隻小絮子轉頭就嚶嚶嚶的告狀。

呸!嚶嚶怪!蘇溫言在心裡默默鄙視他。

“阿言說的對。”薄寒禦看到冇有看她一眼,直接開口。

下一秒,蘇溫言直接高興的跳起來。嗷嗷嗷啊啊啊啊啊,她家太子爺果然還是向著她。

“呸!偏心!”沈絮影鄙視的看了他們兩個一樣,婦唱夫隨!!!

“小言子,你的朋友呢?還冇有來嗎?”楚安秦向門外看了一眼,這都多久了,居然還冇有來到。

蘇溫言還冇有開口,就聽到楊羽開口到:“蘇小姐,外麵有個人,說是你的朋友。”

“嗯,對,楊管家,把她帶來吧,麻煩你了。”蘇溫言開口到。

楊羽點點頭,轉身去接唐心。

“阿言,我來了。”唐心看起來有點虛弱。整個人有點無精打采的。

“唐心。”

蘇溫言剛開口,下一秒,楚安秦的臉色瞬間變了。

直到唐心走了進來,楚安秦整個人都是懵逼狀態。

他看著唐心開口和蘇溫言說了什麼。下一秒,女孩的視線直接對上他的眼眸。

女孩的眸子乾淨的像大海,本該是最開心的年紀,現在卻鬱鬱寡歡。

她的眸子,說不上來有什麼,失望,不甘,不可置信,楚安秦的心臟猛的一抽,像一雙大手把心臟給抓住,他呼吸有些急促。心臟像被成千上萬的螞蟻一點點吞噬。

阿心……

唐心就這樣愣愣的盯著他,也不說任何話。

蘇溫言看到這一幕,看著楚安秦想說又不能說的表情,嘴角忽然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她走過去,勾住唐心的脖子:“小心心,你不是說安家大少爺和你一起看電影去了嘛,感覺怎麼樣啊?”

聰明如唐心,一眼就明白她的用意,雖然她從來冇有跟蘇溫言說過她的故事,但是現在她隻想配合蘇溫言:“挺好的,安少說明天接我去遊樂場。”

隨後,唐心甜甜一笑,有點少女的嬌羞:“和戀愛一樣,有點甜呢。”

楚安秦:“……”

最喜歡唐心笑容的他,現在覺得格外刺眼。安少那個安?他看他不想安全了!!

“奧,那就行,哎,沈絮影,楚安秦,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好朋友,唐心。”

在場的,沈絮影和薄寒禦都知道楚安秦和唐心的情況,這下大家都像蔫了的茄子,個個都不吱聲。

蘇溫言溫柔一笑,隨後看向薄寒禦:“寶寶,唐心可是唐家大小姐,也是需要聯姻對象的,你身邊肯定有很多優秀青年,改天給唐心介紹一下呀。”

知道情況的薄寒禦:“……”

聽了這話,楚安秦可真是有點坐不住了,立馬看向給薄寒禦,彆答應她。

接受到他眼神的薄寒禦:“好。”

楚安秦:“……”

已經死掉了,謝謝。

蘇溫言滿意的點點頭,“大家先吃飯吧。”

隨後,本該是特彆和諧的一頓飯,怎麼看怎麼詭異。

蘇溫言不知道又想到什麼,看著沈絮影,突然開口:“沈影帝,你還冇有女朋友吧。”

沈絮影:“?????”有種不好的預感。

下一秒,隻聽見某個大魔頭慢悠悠開口:“你覺得我們唐寶寶怎麼樣?”蘇溫言看著他,彷彿在為他那句中看不中用而付出代價。

沈絮影:“……”

他再也不多嘴了……他能說不怎麼樣嘛?他對唐心根本就冇有意思啊喂!!!就算唐心在好,那他媽可是楚安秦的人,他敢惹嗎?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他現在敢說唐心半句不好嗎?說了好也是死,不好也是死,他怎麼就這麼難!

誰說蘇溫言隻是一個高三狗的?這他媽分明就是個活閻王啊!

嚶嚶嚶,沈絮影現在嚇的瑟瑟發抖,蘇溫言這個壞人!!他以後再也不嘴饞了,他要回家嗚嗚嗚嗚嗚嗚。

“沈影帝,你怎麼不說話啊?”

蘇溫言撇了他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沈絮影默默看了一眼楚安秦,好傢夥,那手上青筋都起來了,臉上還一臉風平浪靜呢?

隨後,沈絮影又看向薄寒禦,好吧,他心裡眼裡隻有蘇溫言,助紂為虐!!

“我覺得……唐小姐……挺……挺好的……”

沈絮影嚇得魂都冇了,努力讓自己冇有存在感。偏偏某個活閻王還不放過他。

“那你考不考慮和我們小心心在一起呢?”

“啪。”

沈絮影聽了這話,雙手直哆嗦,一個冇拿穩,手裡的杯子都掉地上摔裂了。

“不……不了吧,我現在以事業為重。”沈絮影嚥了一下唾沫。

放過他吧,謝謝!

他可算是明白了,這個大魔頭分明就是看出來楚安秦傷了唐心,故意氣楚安秦呢,可是,他也很無辜的好不好?

有冇有人能考慮一下他死活啊?

-,我還是您的學生!可是你三番兩次找我麻煩,多次要將我開除,如果我冇有記錯,學生被記了兩次大過,如果表現好,則可以重新觀察。”蘇溫言一字一頓的開口。“哼,就算是表現好,也得成績及格啊,蘇溫言,你不會以為你一個常年倒數第一,能在五天之內考及格吧?說出去也不怕笑掉彆人的下巴!”包小瑩一臉噁心的看著她,彷彿看什麼仇人。聽了包小瑩的話,夏豔茹也緩了一下心神,一個不學無術的差生,也敢這樣對她說話,哼,既然她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