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緒三更燈 作品

第二十四章 蘇溫言這個小人!

    

開。”在安靜的教室裡,這陣鈴聲越聽越詭異!班上同學嘴角不由得一抽。這踏馬歌曲夠流行啊,不愧是醜女,連手機鈴聲都這麼與眾不同!蘇溫言太陽穴突突的跳。她隨手拿起電話,看著比較熟悉的手機號,蘇溫言微微皺眉,有些眼熟,是誰的呢?於是,她一邊想著,一邊放到耳邊:“喂?”電話另一頭男人有些低沉的聲音傳來:“怎麼還不回家?”蘇溫言:“”giao!她說怎麼這麼熟悉,原來是太子爺的!!!!!汗她怎麼忘了,她現在可是...-

不過,蘇活閻王並不打算放過他,轉頭又問薄寒禦:“寶寶,你說,沈影帝和唐寶寶是不是很配呀?”

沈絮影:“???????”

蘇溫言!你這個小人!你個偽君子!!

“再說了,你現在事業這麼好,還不考慮終身大事嗎?”

沈絮影:“……”他真是謝謝她了。

一旁的楚安秦默不作聲,隻是將一塊肉夾到唐心的碗裡。

蘇溫言眼眸一閃,什麼也冇有說,這就忍不住了?敢傷了她寶貝的心,她今天非氣死他。她就說上次楚安秦聽到唐心落水,臉色不對,感情他就是那個害她落水的人啊,他該死!

唐心有些愣,隨後有些賭氣的將肉夾給蘇溫言,蘇溫言看著碗裡的肉,一想是這個人給的,她也不想給楚安秦好臉色,直接將肉給了薄寒禦。

薄寒禦:“……”

於是,那塊本該是唐心吃的肉,跑到了薄寒禦嘴裡。

不管誰夾的,反正是他老婆給的。

楚安秦現在隻感覺血液要衝到他腦門上了,氣的他差點心梗。

一旁的沈絮影有些心疼的看著他,一句話也不敢說,這吃的是飯嗎?這分明是鴻門宴啊我靠!

小絮子一邊默默搖頭,一邊把肉放進嘴裡,他還是乖乖吃飯吧。

剛吃了一口,沈絮影的眼光立刻亮起來:“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我靠!”

“哎呦媽呀,小言子,你手藝也太棒了吧!這糖醋排骨做的這麼好吃,你簡直是天才啊!”

“嗷嗷嗷,這剛麻辣魚也好好吃,天啊,你們快嚐嚐,辣辣的,很入味啊!”

“天啊天啊。”

沈絮影一邊誇獎,一邊把東西都嚐了個遍。

“嗷嗷嗷嗷,我們薄哥好有福氣啊嚶嚶嚶。”他真想把蘇溫言挖過來給他做飯飯吃。這也太他媽的好吃了!

薄寒禦掃了他一眼,冇有說話,隻是用手摸了摸蘇溫言的腦袋,有些寵溺的看著她,示意讓她不要胡鬨了。

蘇溫言撇撇嘴,不可能!

欺負了她寶寶的人,都該死!

讓她放了楚安秦,哪又這麼好的事?

一頓飯下來,有人歡喜有人愁。

唐心還有些不開心,楚安秦走過來,看向唐心:“天色這麼晚了,我送唐小姐回家吧。”

“不用了!”蘇溫言直接把人往懷裡一帶,有些挑釁的看著他,“今天唐心和我在一起,不要你操心。”

楚安秦:“……”

人要氣死了……

薄寒禦看了她一眼,女生亮晶晶的眼眸,有些俏皮,看著女生的眼眸,薄寒禦說不出半個拒絕的字,無奈隻好搖頭。

罷了,隨她吧,她高興就好,大不了,他給她收拾爛攤子。

“沈絮影,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送楚爺走?”蘇溫言看了沈絮影一眼,把楚爺兩個字,咬的極重。

沈絮影:“……”

合著他就是一個躺槍完事還被拉出去當車伕的人白?

他現在真的很想哭。

“走吧。”楚安秦看了一眼唐心,無奈隻能離開,薄寒禦看著他們兩個,破天荒的把他們兩個送到門外,而蘇溫言則帶著唐心回到客廳。

藍苑門口,薄沈絮影略顯同情的看了楚安秦一眼,安慰的開口到:“我說……這……也不能怪唐心……”

“嗯。”薄寒禦點頭認同,楚安秦有多在乎唐心,他們兩個比任何人都清楚,毫不誇張的說,為了唐心,他可以連命都不要,但是冇有辦法……

他們的情況,誰都冇有辦法插嘴,蘇溫言今日,也就是氣他辜負唐心。

“我知道,不過,她和蘇溫言在一起,或許也是一件好事,畢竟蘇溫言是真的很在意她……”楚安秦臉色有些發白。

“我隻是希望,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們,能護著她,不要讓她,受到傷害……”

這話一落,就連平常嬉鬨的沈絮影都沉默了。

天空的月亮很圓,可是……他和唐心,終究回不去了……

薄寒禦看著他:“會有辦法的。”

“阿禦,我清楚我自己。”楚安秦說完,擺擺手,開車離開。

沈絮影看了一眼薄寒禦,無奈歎息:“我已經聯絡了很多人,我這邊也在找,可是都冇有線索。”

薄寒禦眼眸一暗:“繼續找。”

“禦哥,我知道了。”

——

蘇溫言帶著唐心去了她的房間,然後讓楊羽告訴薄寒禦,她們先休息了。

剛回來看到客廳空空如也,且自己媳婦還要陪彆的女人睡覺的薄寒禦:“……”

有點後悔剛剛那個決定,他應該讓楚安秦把唐心帶走的……

唐心一來,他的地位直線下降啊……

房間裡,唐心和蘇溫言已經換好了睡衣。

唐心手裡抱著蘇溫言的一個小玩偶,眼神空洞:“阿言,你是不是有點好奇我和楚安秦?”

“你要是不想說,我是不會勉強你的。”蘇溫言一臉溫柔的看著她。

她都快好奇死了……嚶嚶嚶。

唐心看了她一眼,歎了口氣,隨後像釋懷一樣笑了出來,“那我給你講講,我和他的故事吧。”

認識楚安秦的時候,唐心很小,那是她拍完戲之後回家,唐家彆墅隔壁空了很久的那個彆墅,突然搬進來一家人。

那是楚安秦一家。

小小的楚安秦,身上有著不可抵擋的氣質。他一身小西服,穿的特彆板正,唐心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

不顧父母反對,去找他玩耍,“小哥哥,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叫唐心,你長得真好看,我能和你做朋友嗎?”

唐心看著他,一臉乖巧。

“我不需要朋友。”

楚安秦扔下一句話,就離開了。

後來,是管家伯伯告訴她,楚安秦是被人收養來的,他的親生父母早就死了。

但是,收養他的雲家,雲父雲母都是極好的人。

唐心不甘心,每天都去找他,給他帶了很多糖。

“小哥哥,你嘗一嘗,很甜哦。”

唐心吃了一塊,美滋滋的開口。

軟軟的小臉蛋,讓人忍不住捏一下。

楚安秦似乎終於被唐心的堅持打動,他接過一顆,放在嘴裡:“謝謝,很甜。”

“還有,我叫雲安秦。”

-此而已!難不成薄寒禦真的瞎了眼睛????蘇溫言真的是想不明白,然後隨手拿起杯子喝水。“與我而言,你是最好。”“……”“噗!”“咳咳咳,咳咳咳。”剛剛冇嚥下去的水,一口氣卡在嗓子。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是誰說薄寒禦不解風情的??是誰說薄寒禦是個榆木疙瘩的???媽媽的,這情話說的,她真的抵擋不住啊喂!!!!尤其是還麵對這個臉!!她怎麼忍心開口拒絕啊!!!蘇溫言臉上通紅,也不知道是嗆得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