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人家憑什麼嫁給你?

    

-100%】【經曆:幼年起便被稱為葉家百年來的第一天才,不料後來修為越來越低,直到被未婚妻柳雯雯上門退婚之後,實力突飛猛進,重新成為了葉家天才,並且與青雲城之女重新建立了婚約】“臥槽,仙靈根,加上滿氣運!”這不是說百分之百日後可以成為一方大帝!而且儲物戒之中的老者,還是來自仙界的強者,如今雖然修為大跌,可依舊是有著化神境的實力。難怪敢憑藉築基巔峰的實力,就敢大搖大擺的來到自己的麵前。再看那500點...-

歡快的嗩呐聲不絕於耳。

造型誇張的媒婆不斷在前扭動著身姿。

周圍滿是拱手賀喜的人群,紮著“桃子頭”的頑童無憂無慮的蹦蹦跳跳。

秦長歌突然勒馬,整個迎親的隊伍都被迫一滯。

隨後從懷中取出四色喜糖,朝著人群拋去。

引的一陣歡呼聲。

勒馬回頭之後,秦長歌慢悠悠地來到了花轎前,掀開了紅簾。

語氣不急不緩。

“看來你對葉凡,很有信心啊。”

本以為是葉凡的黃琦惠剛展現喜色頓時一僵。

看向秦長歌的眼中滿是驚慌失措。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這點小心思嗎?”

“你以為我真的是要娶你?”

“我隻不過是想要利用你把葉凡引出來罷了。”

說完,秦長歌笑了笑,直接一把將黃琦惠從花轎中拉了出來,帶到了馬上。

雙手環住黃琦惠的蠻腰,緊緊地貼著她那年輕且充滿活力的嬌軀。

嗅著黃琦惠身上淡雅的清香,秦長歌臉上的笑意愈濃。

黃琦惠此刻大腦一片空白,緊張抿住唇。

這一切都來得太過突然,讓她一時間也不知如何是好。

看了眼四周,頓時內心焦急如焚。

黃琦惠的這副模樣,讓秦長歌更加篤定。

二人慢悠悠騎著馬,秦長歌附耳過去輕聲地說道。

“我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葉凡他跑不掉的。”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葉凡頓時麵色劇變,渾身靈氣湧動,氣沉丹田一聲怒喝。

“動手!”

聞言,一直躲在暗處的黃飛虹雙拳緊握,靈氣交織,化作恐怖火光,宛若赤色蛟龍一般。

雙拳將出,目標直指正陽門的百年廊坊。

突然間!

黃飛虹的身子一顫,自己具靈境初期的強大肉身居然有些發麻。

一隻手掌死死摁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黃飛虹的臉色,霎那間就變得無比的蒼白。

他察覺到了一股修為極其恐怖的強者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自己的身邊。

一股涼意從他的頭頂瞬至四肢。

來著是一名身穿大紅蟒衣,頭戴烏紗、腰拴鑾帶的中年男子,

元嬰境真君的恐怖修為,正是暗龍衛指揮使紀綱!

在他的治下,暗龍衛監查百官,先斬後奏,直接聽命於大周皇帝李乾。

“黃大人,陛下擔心你捨不得女兒,特命下官來開導開導你。”

紀綱笑道,語氣冰冷刺骨。

葉凡雖然冇有等到黃飛虹出手,當機立斷,手中的太乙玄鍼儘數飛出,直接一掌朝著馬上的秦長歌殺去。

“不自量力。”

秦長歌不屑一笑。

旋即,兩側衝出各自一名身穿黑色,頭布遮麵的暗龍衛,各自以一掌迎了上去。

下一刻,掌聲如雷、靈氣翻湧。

葉凡髮絲飛揚,手掌間爆發出熾熱且澎湃的光芒,與二人激烈碰撞。

八極掌!

頓時,兩名暗龍衛倒飛出去,栽倒在秦長歌的兩側。

葉凡宛若戰神,一掌擊飛二人後,屹然不動,神色堅毅。

一時間,迎親的隊伍亂作一團。

眾人四散奔逃。

“廢物!”

暗龍衛指揮使紀綱怒罵一聲。

自己的手下都是結晶境的大能,二打一居然打不過一個築基巔峰!

而且還是一招落敗。

要知道作為秦長歌的貼身護衛,這兩人修為已經是結晶後期,無需幾年過後就將邁入金丹境!

“葉凡哥哥!”

看到葉凡的身影之後,黃琦惠眼中頓時大放異彩。

黃飛虹也是被震驚住了。

冇有想到葉凡居然這麼強!

以築基巔峰的修為,居然就以一敵二,擊敗了大周皇朝的兩位暗龍衛士!

前途不可限量啊!

此時,唯有秦長歌並不意外。

畢竟可是天命之子啊。

跨境界對戰,以一敵多,當眾打臉,震驚所有人。

這不是情理之中嗎?

天命值更是高達600點,這也是為什麼自己不敢讓蔣乘風與有勝出手的原因。

生怕會引發什麼天地異象。

秦長歌慢悠悠馬上拍了拍雙手。

語氣不緊不慢。

“不錯,不錯,以一敵二,既然如此……”

“如果是一百個……”

隨著他的眸光落下。

下一刻,整個街道之上,四麵八方出現一個個身穿黑衣的身影。

一支支蓄滿勢能的重弩瞄準。

手持各種武器的暗龍衛將葉凡團團圍住,刀光劍影之下,散發著陣陣的寒意

“葉凡,你又該這麼辦呢?”

秦長歌的臉色滿是不屑的笑意以及高高在上的冷漠。

話音落下,整個街道,一片死寂。

葉凡雙拳緊握,死死盯著秦長歌。

此刻他也明白自己深陷險地,不由得呼吸加重,渾身已經被冷汗打濕。

“我冇有看錯你,果真是愚不可及!”

秦長歌笑了笑,語氣平靜淡然,透著一股高高在上的冷漠。

“秦長歌,你卑鄙無恥!隻知道仗勢欺人,耍陰謀詭計!琦惠她根本就不愛你!”

葉凡緊握雙拳,麵帶不屈之色,發出自己不甘的怒吼。

“我不可能讓琦惠嫁給你這種敗類,強搶民女的淫賊!”

聽著葉凡鏗鏘有力,正氣凜然的話語。

黃琦惠俏臉之上滿是感動,眼中噙滿了淚花,雙手捧著心窩。

“葉凡哥哥……”

“嗬嗬……有趣。”

秦長歌眼眸中明顯帶著幾分玩味與戲謔。

“葉凡,你就不好奇為什麼我會知道你的小算計嗎?”

“你什麼意思?”

葉凡恨恨地說道。

“這可多虧了,黃飛虹,黃嶽父為我出謀劃策,不然怎麼能讓你自投羅網呢?”

“你放屁!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聞言,葉凡頓時雙目發紅,忍不住嘶吼出聲。

黃飛虹與家父私交甚好。

黃琦惠更是與自己兩小無猜。

這麼可能忍受得了秦長歌的汙衊。

然而,秦長歌微微頷首。

“真是可笑之極,葉凡,你一個無權無勢的廢物,就連修為也隻不過是可憐至極的築基期,你憑什麼讓他人家把女兒嫁給你!”

“嫁給你以後,每天風餐露宿,還要憂心官府的通緝。”

“當一個身世浮萍的野狐禪?”

“你……放屁……”

聞言,葉凡已經麵色發青,很是難看,顯然已經冇有之前的底氣。

【叮!天命之子葉凡心境受損,氣運點損失100點,宿主反派值提升100點!】

聽到係統聲音之後。

秦長歌神明爽俊的臉上,難得露出了幾分恰到好處的溫柔笑意。

“夫人,你說是不是?”

黃琦惠自然不可能為秦長歌說話,剛要開口怒罵之際。

突然,秦長歌指尖一彈,一根肉眼無法察覺的絲線,旋即嵌入了黃琦惠的後頸之中。

-笑著說道。“道友,長的氣宇軒昂,英俊瀟灑,自然不是缺錢之人,但是秦某的出價,或許道友會感興趣哦?”“哦?”聽著秦長歌的馬屁,陳平平有些得意,饒有興趣地看向了自己身後的婢女王朱。不得不說,王朱現在身穿一身嶄新的粉白衣裳,紮著遠古雙平鬢,還帶了幾朵櫻花髮飾。看起來確實是俏皮可愛。而秦長歌的舉動自然也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攀談。“果真是奇人不斷,帶著婢女來群玉閣,現在還有人買走。”“我還尋思那個持劍的青年很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