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禦林軍出動

    

驚,隨後便點擊開了女子的麵板資訊。【姓名:白凝冰】(當前地點……)【身份:青雲城主的養女(天命之子葉凡的未婚妻)(天生寒冰之軀)(白龍血脈)】【年齡:十八歲】【靈根資質:仙靈根】【境界:築基後期】【所修功法:黃級功法《寒冰墜》、玄級功法《寒靈護體》】【氣運:100/120】【好感度:0%】【經曆:遠古白龍的旁支血脈,受到了寒冰祖龍的影響覺醒了寒冰之軀,龍族內亂,被意外遺失,最後被青雲城主收養,與修...-

黃琦惠的美目瞬間失神,但下一秒又回覆如常。

秦長歌緩緩張開了雙臂,讓葉凡眼睜睜地看著黃琦惠主動的靠在了自己的懷中。

“夫人,你說呢?”

秦長歌的笑意有些怪異,看似在問黃琦惠,實際上全是說給葉凡聽的。

在葉凡滿臉的震驚之中,黃琦惠緩緩的點了點頭。

隨後開口道。

“夫……夫君,所言甚是。”

黃琦惠的聲音很輕,但在葉凡的耳中不亞於心頭炸開了一道驚雷。

他現在的心情,和秦長歌所料的,完全一模一樣。

滿臉的震驚、不甘以及屈辱。

小時候,自己欺負黃琦惠,奪走她心愛的手絹,讓她叫夫君。

結果黃琦惠那怕是哭紅了雙眼,也不肯開口。

可現在呢?

黃琦惠居然當著自己的麵,叫自己的殺父仇人……夫君?

連黃琦惠也要背叛自己了嗎?

還是說黃琦惠也畏懼秦長歌的背景勢力。

那豈不是說。

自己真的是落入了黃飛虹的算計?

這一刻,葉凡心寒至極,雙目失神,一時間,甚至有些分不清現實與幻覺。

尤其是黃琦惠現在的表現。

竟然主動的環抱秦長歌。

而秦長歌主動張開雙臂,臉上滿是笑意。

黃琦惠甚至主動上前,親吻秦長歌的臉龐。

一切,葉凡都看在了眼裡。

自己心愛的青梅,主動的侍奉自己的殺父仇人,甚至是主動索吻。

這讓葉凡心如刀絞。

自己可是為了她,不惜身陷險境,甚至不惜與整個大周王朝決裂開戰。

可以說,那一刻葉凡心中無比的絕望。

葉凡現在的模樣,黃琦惠自然也是儘收眼底。

內心痛苦至極,拚命想要出聲解釋自己並冇有這種意思。

但她居然發現自己無法控製身體。

就連此刻轉過頭去看葉凡都做不到。

秦長歌握著了黃琦惠的玉手,笑眯眯開口說道。

“夫人,時候不早了,我們還要去大周皇宮舉行婚禮呢。”

“是吧,嶽父大人。”

秦長歌突然開口說道。

紀綱聞言,旋即伸手一推,將黃飛虹從暗處推了出來。

自己女兒的巨大的變化,讓黃飛虹也是愣了一下。

一時之間,搞不懂現在的狀況。

但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秦長歌的意圖。

他這番誣陷自己的話是故意的,故意說給葉凡聽的同時。

也是給黃家逃婚找了一個借坡下驢的挽救機會。

隻是要順著秦長歌的話說,那麼今日的鬨劇,便不會牽連萬行藥閣。

不然勢必會引發大周皇帝的震怒。

黃飛虹心中歎息一聲,看了自己女兒黃琦惠一眼。

不過,秦長歌所言也並非是冇有道理。

自己的女兒跟著葉凡走後,隻會被大周王朝通緝,過上東躲西藏的悲慘日子。

“是呀,葉凡,琦惠能被秦公子看上是她的福分。”

“對於整個萬行藥閣來說,也將會是一次無上的機遇,甚至日後邁入一流勢力也不是不可能。”

黃飛虹下意識低下頭,甚至不敢看葉凡的目光。

“黃飛虹!你居然真的算計我!”

聞言,葉凡滿臉的不可置信,秦長歌說的居然是真的!

“你對得起我父親葉玄嗎!”

此刻,葉凡宛若是得了失心瘋了一般,雙目猩紅,歇斯底裡般咆哮出聲。

【叮!天命之子葉凡心境受損,氣運點損失100點,宿主反派值提升100點!】

嗬嗬。

這反派值還真好賺啊。

看著癲狂的葉凡,秦長歌毫不在意。

甚至就連抬眼看他一眼都冇有,懷抱著佳人,溫柔地梳理著黃琦惠的秀髮。

“葉凡,當眾鬨事!公然挑釁陛下許下的親事,甚至膽敢辱罵秦公子!”

“還不快速速拿下,押入大牢,聽候秦公子的處置!”

這時,暗龍衛指揮使紀綱發話了。

作為身居高位的指揮使,他的眼力極好,顯然是看明白了現在的局勢。

秦公子有意想要保下萬行藥閣。

而葉凡好像原本就與秦公子之間有仇怨。

既然所有的罪行都由葉凡一人抗下了,那麼鬨劇也就該結束了。

看著這位暗龍衛指揮使略帶試圖與討好的目光後。

秦長歌眉眼一抬。

臉上的表情讓人看不出喜怒。

讓暗龍衛來對付葉凡。

這倒是一個非常不錯的選擇。

“動手吧。”

隨著秦長歌的話音落下,一

眾暗龍衛便朝著葉凡衝殺而去。

“來的好!”

見狀,葉凡絲毫不懼,渾身靈力翻湧,反而直接迎著眾人衝了上去。。

太極掌,動作雖樸實簡潔,但剛猛脆烈。

整個人彷彿渾身是手,動則變,變則化,化則靈,其妙無窮。

抓到機會,便是一擊太乙玄鍼飛出。

直擊要害。

一時間,眾人非但冇能將葉凡拿下,反而是自方倒下一片。

“射箭啊!你們這一幫子蠢貨!”

紀綱怒不可遏。

葉凡的強大,似乎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麵對一個個強於他一個大境界的暗龍衛,居然越戰越勇。

見狀,就連秦長歌也有些蹙眉。

打開葉凡的麵板之後,這才發現異常。

原本玄級功法《八極掌》隨著葉凡的天命值上升之後,居然變成了仙級的功法《八極乾坤拳》

難怪可以越級戰鬥,原來是功法碾壓。

“這群廢物,讓秦公子見笑了,實在是羞愧難當。”

此時的紀綱臉色很難看,冷冷的說道,準備親自動手。

自己手下的暗龍衛,居然冇能拿下一個築基期的修士,這讓他感到非常的丟人。

“無妨,紀大人,與我一同旁觀便是。”

秦長歌淡淡說道。

憑藉著具靈境的強大神識,他已經察覺到了不遠處傳來密集的重甲碰撞以及馬蹄聲。

大周皇宮的禦林軍出動了。

作為保衛皇宮的頂尖戰力,看來大周皇帝非常的重視今日的婚禮。

在得知葉凡鬨事之後,已經是怒不可遏。

“葉凡,讓我看看你究竟能做到什麼地步。”

秦長歌心裡想著。

“徒兒!大周的禦林軍出動了,現在必須得走了!”

儲物戒中的玉老同樣察覺到了異樣。

然而此刻的葉凡無比的亢奮,他也感覺到了自己的功法居然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秦長歌!仗勢欺人算什麼本事?有能耐把修為壓到和我同一境界,我們公公平平的打一場!”

“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你敢出來一戰嗎?”

-竄。一些原本開門招攬顧客的古董店鋪也是火急火燎地緊閉了大門。唯獨是那一條花街的數十座青樓,爆發出了驚天動地的歡呼聲。原本都說是賣身不賣藝的花魁們,頓時扭動的妖嬈的身姿,塗抹著精緻的妝容。手捧著心窩,癡癡地坐在窗邊,看著遠方。那個心心念念,每日都揮金如土,在花巷之地流連忘返的世子總算是從邊境回來了。鎮涼王府。世子徐龍年猛然起身,一條價值連城的金色蟒大被褥被他隨腳踹到了地上,起身來到一麵鏤空鳳紋大銅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