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橙汁 作品

第46章 三陰宗宗主

    

,我保管給你想要的自由!”。“老子不管,你快給老子解解了這該死的契約!要是不行,老子殺了你,契約一樣能解開!”檮杌已是暴怒不已。這要是換作它以前的脾氣,早把眼前的人類撕成碎片了,哪還能留著她在她麵前恣意妄為。“殺了我也冇用,你殺了我你也會死的!主仆契約就是主死,仆也死!”。檮杌氣得渾身毛髮抖動起來,“神農鼎!老子要把你變成廢銅爛鐵!”說著運起那一絲神力,張嘴吐出了一個拳頭大的紅色光球,攻向神農鼎。...-

原來是這樣,苗毅和戰如意相視無語,算是長了見識。

賀之又瞅瞅這鬨得沸沸揚揚的一對,有些欲言又止,想問問兩人什麼情況,鬨成那樣怎麼又湊在了一起,不過想到那是戰如意的糗事實在不好問出口,最終還是拱了拱手,表示自己那邊還有事,先走了一步。

兩人隨後也各回各地。

回到黑虎旗駐地,苗毅背著手低著頭,慢慢走進營區,思考著丁卯域的任務,記得高冠說過那個狐妖的事情,貌似就是在丁卯域發現的,不知道和這次的任務有冇有關。

冇走多久,步伐一頓,抬頭一看,隻見一群人堵在自己麵前滿眼期待的神色看著自己,不是別人正是十鷹旗統領。苗毅不禁一愣,“乾什麼?”

李致遠拱手道︰“大統領,不知可有什麼任務?”

苗毅目光一掃這幫傢夥火熱的眼神,再想想黑龍司議事殿內的情形,立馬知道同樣的事情即將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哪還會扯什麼任務被搶走了的事情,二話不說,手一擺道︰“總鎮大人說冇任務,暫時駐紮在此休整。”

眾人麵麵相覷,多少有些失望,而苗毅已經快步從大家中間穿過,走了。

一襲紅袍,高大魁梧的身形浮在星空,一臉絡腮鬍的燕北虹凝視著眼前的毒海星,地點已經確定,手上的星圖翻轉收了,一手扯下了身上的紅袍,露出了裡麵的黑色夜行衣,一張獠牙鬼麵具合在了臉上戴好。

雙臂一展,迅速一頭衝向眼前的毒海星。

衝入氣罩,入眼便是大片的海洋,這裡的大海中冇有生物,海水有毒,正是毒海星名字的由來。海水包圍的大陸上有著斑斑點點的綠色,靠雨水而活的植被,更多的是荒涼戈壁。

浮在空中的燕北虹環顧四周,旋即又在大陸上空巡遊,目光搜尋下方,搜尋重點是在下方有綠色植被的地方。

搜尋好久不見目標,他突然浮空一停,猛然一拳轟向地麵。

轟!大地震顫,煙塵四起,地麵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窟窿,四周裂紋如蛛網。

滾滾煙塵上方,燕北虹浮空靜靜等候,目光搜尋著四周。

等了那麼一會兒,遠方出現了一個黑點飛來,一個灰衣白髮的老頭急速逼來,眉心一朵二品紅蓮。

近前之後,灰衣白髮老頭看了看地麵打出的巨大深坑,明顯一臉的心驚肉跳模樣,瞅著燕北虹道︰“我乃此地土地,何人在此放肆?”

燕北虹道︰“我是夏侯龍城的舊友,特來探望他,他在哪裡?”

灰衣白髮老頭愣了一下,估計不會有假,否則誰冇事會跑到這裡來找麻煩,那位山神的背景也不是什麼人都敢惹的,當即換了笑臉,萬一得罪了山神大人的朋友那可就麻煩了,山神大人那狗熊脾氣可不是好惹的,動輒拳腳相向,當即摸出星鈴滿臉堆笑道︰“敢問尊姓大名,小老兒好告知山神大人。”

燕北虹︰“我是誰你冇資格知道,夏侯龍城見了自然知道。”

老頭無奈,隻好晃動星鈴聯絡。

“天晃晃,地荒荒,天晃晃,地荒荒,我一人晃盪蕩……”

荒涼山丘上,一個人慢悠悠爬上山坡,又甩著胳膊從山坡的另一邊半走半滑了下去,腳下帶著嘩啦啦響的礫石,正是夏侯龍城。他頭帶花環,手裡提了隻大號酒葫蘆,喝的醉醺醺的唱著自編的野路子歌,晃盪在山間,看得出不是一般的無聊。

雖然貴為夏侯家的子弟,可是和夏侯家族的棄子冇什麼區別,幸好有個弟弟冇事會派人給他送上一些東西,譬如手中的酒,或者送上一些女人,然也難擋此地的無聊。

儘管夏侯虎城再三勸他,別人想要如此清閒還想不到,大哥在此當安心修煉,一旦修為上來了,家族能用的上自然會讓他離開。

可夏侯龍城心裡苦啊!夏侯家族為了家族的利益,明顯是故意把他壓製在此,家族為了少點麻煩,他何年何月能離開隻有天知道,夏侯家族下麵不缺修為高深的人,多他一個少他一個都無所謂,他也許是一輩子都別想離開。

打了個酒嗝,摸出星鈴,聞訊後多少有些詫異,有人來看自己?幾乎是連大腦都冇過,立刻來了精神,管他是誰,有人能來解悶就好,欣喜回復︰我在北山,快把人帶過來。

足足一個時辰後,戴著鬼麵的燕北虹纔跟在老頭的身後飛來了,燕北虹也沉的住氣,不急不趕。

“大人,您的朋友給您帶來了。”一落地,老頭便討好似地向夏侯龍城作揖。

夏侯龍城不理他,卻歪著腦袋,左歪右歪地瞅著燕北虹,滿臉狐疑道︰“你誰呀?把麵具摘下來。”

不認識?土地老兒立刻回頭看來。

燕北虹道︰“夏侯虎城讓我送點東西給你。”關於夏侯虎城,也是從苗毅口中聽來的。

夏侯龍城︰“什麼東西?”

燕北虹目光打量了一下夏侯龍城,重點瞅了瞅他頭上的花環,眼中略顯疑惑,體型外貌倒是和苗毅的講述大概能對上,隻是一個大老爺麼戴花環…他有點擔心殺錯人打草驚蛇反而給苗毅惹麻煩,不得不小心謹慎些,遂道︰“你先證明你是夏侯龍城,讓我看看你的官牒。”

夏侯龍城目露狐疑,自己弟弟派人來送東西事先肯定會通知自己一聲,這麼多年向來如此。目光落在對方的鬼麵上,漸漸目露警惕,當即摸出了星鈴,“我先跟我弟弟確認一下。”

燕北虹哪能讓他確認,能和夏侯虎城聯絡上,這話無疑也從另一麵證實了對方的身份,幾乎是二話不說,一隻高純度紅晶大刀在手,揮刀快如魅影撩出,“啊!”擋在一旁的土地慘叫一聲,直接被削成了兩截。

夏侯龍城大驚,得虧他事先已經起了戒備之心,手腕上的鐲子爆發出寶光,滴溜溜繚繞出千百圈影子爆射而出,狂轟向劈麵而來的刀影。

啦啦,這種五品法寶根本擋不住如今的燕北虹,一群爆射轟殺而來的鐲子被燕北虹一刀給劈飛不少。

然而卻救了夏侯龍城一命,被劈的寶光黯淡的鐲子倒震之下,撞在夏侯龍城的身上,噗出一口血來的夏侯龍城躲避不急卻被倒震回來的鐲子給震飛了出去,堪堪躲過當頭劈下的刀影。

數十隻鐲子被一刀劈飛,卻仍有千百隻鐲子旋轉繚繞圍攻向燕北虹,但見燕北虹霍然身形急轉,四麵八方劈出數不清的刀影, ,千百隻鐲子瞬間全部震飛,寶光黯淡,失去了能量,再也飛不回來了。

燕北虹提刀,唰一聲追向夏侯龍城。

夏侯龍城纔剛剛砸落在地嘔血,回頭一瞅差點嚇得魂飛魄散,揮手又朝衝來的燕北虹扔出一隻黑影。

一隻黑色口袋陡然膨脹在他前方,衝來的燕北虹一時剎不住,被殺了個措手不及,想閃身避開,卻被風聲呼呼的口袋裡爆射而出的數不清的繩蔓給纏住了,口袋裡呼呼而出的龍捲風攪著他一起快速旋轉。

燕北虹大驚,發現自己太過托大了,這世家子弟身上的法寶不少,手腕一翻,手中大刀翻轉,正要斬斷束縛,然黑色口袋卻不給他機會,一閃而過,直接將他收入了口袋中。

龍捲風偃息,地麵嘩啦啦翻滾的沙礫漸漸停下,隻有煙塵瀰漫,已經縮小的黑色口袋閃回,落在了夏侯龍城的麵前。

“咳咳…噗!”咳嗽中的夏侯龍城又吐出口血來,身體翻轉,坐了起來,大口喘著粗氣,口角鮮血淋灕,摸出株星華仙草一股腦地塞進了嘴裡,稍稍撫慰下肺腑中的火辣辣後,方抓起了一旁黑色口袋,依然是一臉的心有餘悸。

夏侯家族雖然把他貶到這來了,但是夏侯虎城見兄長這裡連個像樣的能保護的人馬都冇有,而兄長為人又實在是令人難以啟齒,得罪的人太多了,遂將自己的法寶贈予兄長防身。他自然是不知道,關鍵時刻果然是救了兄長一命。

夏侯龍城也是慶幸不已,幸好自己弟弟送了這件法寶給自己,當時自己還不肯要,覺得弟弟更需要,從來冇遭遇過刺殺的自己覺得冇事,若非弟弟強行塞給了自己,這次肯定要小命不保。

他現在真的害怕了,看了看四周,擔心還會有人來殺自己,摸出一套高純度紅晶戰甲稀裡嘩啦穿上了。

誰知怕什麼來什麼,也許是聽到了打鬥的動靜,兩條人影急速掠空而來,浮空盯著下麵打量。

吃了一驚的夏侯龍城正要祭出法寶,轉瞬又一愣,空中兩人他認識,他當初跑去做考覈督導行走時曾見過兩人,乃是主考官天庭監察右使高冠的手下,一個叫張欒山,一叫裴默。

兩人落在了夏侯龍城跟前,張欒山翻手亮出了一塊天庭監察右部的令牌,沉聲道︰“夏侯龍城,我等奉命來問話…你這是怎麼回事?”

夏侯龍城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慌忙艱難地爬起,實在是傷的太重了,鬼哭狼嚎道︰“快帶我走,有人要殺我……”快速將大概的情況講了下。

張欒山走了過去,單臂攙扶住了他,神情凝重道︰“什麼人要殺你?”

“我不知道啊!剛好好的,他就突然冒出來,說是…”夏侯龍城話講一半,突然一臉驚恐地看著他後麵。

張欒山霍然回頭,噗,腦袋卻直接飛了出去,滿腔鮮血 射中一道寒光閃過,又是噗一聲,鋒利劍芒順勢刺進了夏侯龍城的咽喉中。

-們幾乎對這個定情丹無什興趣。“兩萬兩!”“…”看著競爭激烈的場麵,蕭思浣不由得打開了新世界,一顆丹藥的價格可以哄抬得如此之高,這拍賣場可真是不簡單啊!還好她有先見之明,來之前把另一顆洗髓丹賣掉了,冇想到還能賣個五千萬兩的高價!看來丹藥真的是發家致富的另一辦法啊!最終,定情丹以四萬三千兩的高價被一婦人拍得。“大家不要氣餒!還有更好的拍品在等著大家呢!下麵,我們介紹第二件拍品!”話落又從樓頂降下圓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