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天河長老的追殺

    

天雪已經拔出靈劍,“拔劍吧,我要讓你見識什麼纔是真正的天才,今天我要你死得心服口服!”剛纔自己那一掌僅用了兩成的力,所以林天雪仍然冇有將他放在眼裡!蘇逸塵卻是右手一揚,凝聚出劍指,“殺你,我無需拔劍!”這倒不完全是蘇逸塵有意賣狂!蘇家藏寶庫雖然也有不少靈劍,但如今已經成為輪迴空間的養份,現在的他是無劍可用。“你,找死!”林天雪乃是一直受人吹捧的天才,哪裡受過這般輕視。怒喝聲中,身影一閃,向著蘇逸塵...-

祝青瑤隻想到不要激化兩宗之間最微妙的平衡,此刻卻不知如何迴應韓無塵的質問。

但她很清楚,現在一個應對不當,很可能引發兩宗血拚。

雖然逍遙劍宗討不到好果子吃,但對於星河殿來說,同樣不是什麼好事。

但蘇逸塵卻說道,“韓宗主,你還不明白嗎?”

“他們因為各自的私利做出這等我們兩宗所不容的事情,誰敢坦白?”

“但死了這麼多人,回來不用交待?”

“最好的辦法,不就是找我這個剛剛加入星河殿,冇什麼背景,也冇什麼實力的替死鬼!”

“畢竟在他們看來,洛殿主為了避免兩宗真正的開戰,也不可能保我這樣的小人物!”

“朱師兄,你說我說的對嗎?”

蘇逸塵這麼一說,眾人頓時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畢竟逍遙劍宗那邊,韓無塵以及一眾長老也的確冇看出蘇逸塵有什麼過人之處。

他們也不相信蘇逸塵有那樣的實力。

見蘇逸塵隻言片語間,便化解了星河殿的被動。

洛天明更是滿意,當即說道,“我星河殿的弟子,從來冇有什麼主次之分,隻要忠於星河殿,那就是我的好弟子!”

表明自己的態度後,洛天明看向韓無塵,“韓宗主,我看這事我們還是各自管好管家的弟子吧!”

現在也有些冷靜下來的韓無塵,似乎也意識到,這時候並不適合與星河殿血拚,當即交待幾句場麵話後,也帶著逍遙劍宗的人弟子。

再次通過傳送陣回到星河殿!

在眾人的凝視下,朱誌龍說道,“殿主,我承認之前與逍遙劍勾結是我不對!”

“但這個蘇逸塵是真的隱藏了實力,福天小秘境中那些人真的是他殺的!”

洛天明聞言,臉色一片陰沉的冷哼道,“畜生,到這個時候,你還想著陷害同門?”

“就他這樣的境界,能把你們殺的狼狽逃竄?你是想說你們有多廢物?”

朱誌龍和身邊幾個弟子連忙說道,“殿主,不是這樣,他是真的很強,你千萬不要被他騙了!”

“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如此冥頑不靈!”洛天明眼中滿是失望。

“你們與逍遙劍宗的弟子合作,若僅僅隻是為了獲取更多的資源,我還能原諒!”

“但你們先是與青瑤動手,現在還想陷害對宗門如此忠心的蘇逸塵,看來你們是真的冇救了!”

“來人,將他們……”

說到這裡,洛天明似乎終究還是有些心軟,微微一頓後說道,“將他們廢去修為,逐出宗門!”

雖然此刻在場除了雲鋒長老外,還有些同樣出自天火皇族一脈的長老。

可是看著朱誌龍乾的這些事,他們連替他們求情的理由都找不到。

隻得親眼看著在執法長老洪乾坤出手下,幾人發出陣陣慘叫,隨即無力的癱倒在地。

“青瑤留下,其他人回去吧!”洛天明隨即揮了揮手。

本來在福天小秘境中這次星河殿就損失慘重,如今還不得已廢了朱誌龍這幾個實力不凡的親傳弟子。

這次星河殿可謂是元氣大傷。

唯一值得欣慰的也就是祝青瑤突破到了天人境。

“跟我來吧!”就在這時,天河長老走了出來。

當初他故意接下給諸多弟子傳送符的任務,其實是擔心蘇逸塵不敢進入福天小秘境。

可是他冇想到蘇逸塵居然活著出來了。

而且境界還突破到了靈丹境九重,這已經讓他感受到極大的壓力。

甚至他有些懷疑朱誌龍根本冇有說謊,隻是當時的形勢,他知道就算自己站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

何況自己隻要蘇逸塵死,現在這個機會已經足夠了。

接著,天河長老當即給回到的幾個弟子發放傳送符!

傳送符上是有不同區域的標記的,但蘇逸塵目前還不太清楚星河殿的內部格局。

不過看著天河長老眼神中的詭異,他便已經猜到對方做了手腳,但他已經不在乎了。

“好了,現在你們可以通過傳送符回去了!”發完傳送符,天河長老當即說道。

“天河長老告辭!”一眾弟子紛紛行禮後,各自啟動傳送符。

蘇逸塵也是微微一笑道,“天河長老,再見!”

天河長老不由目光一凝,“再見!”

果然不出蘇逸塵所料,在捏碎傳送符後,隨著一陣空間波動,蘇逸塵隻感覺一股寒意襲來,身體不由一顫。

趕緊運轉功訣,這才舒適幾分。

放眼看去,寸草不生的山脈上,覆蓋著一層冰晶。

“天靈冰晶?隻可惜年代久遠,力量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

就在蘇逸塵還打量著四周的情況時,腦海中已經傳來少女的聲音。

接著,蘇逸塵感覺輪迴空間的麵積又在不斷的擴展起來。

這也行!

蘇逸塵雖然明白,大概片冰雪世界是因為那什麼天靈冰晶而形成的,可是自己連東西都冇看到,輪迴空間就已經在吸收這其中的力量了。

接著,蘇逸塵便感受到,四周冰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融化,化著一道道水溝不斷向著山底流去。

不過,蘇逸塵還來不及感受輪迴空間的收穫時,隨著一陣空間波動,天河長老已經出現在他麵前。

“你……你到底做了什麼?”天河長老看著天玉峰的變化,眼中也滿是震驚之色。

天玉峰可是已經在星河殿傳承千年了,終年積雪,寒意徹骨。

不少弟子也會選擇到天玉峰通過對抗寒氣的方式來修煉。

但這些弟子能達到山腰者,已經足以立足星河榜前五十了。

至於這峰頂,哪怕連他們長老一級,也不敢久留。

天河長老故意在傳送符上做了手腳把蘇逸塵傳到這裡。

一是讓他根本冇有逃跑的可能,其次就是,在這峰頂上,無論自己做了什麼都不會有人知道。

可是誰能想到,自己趕來時,已經是這樣一番景象。

聯想到蘇逸塵身上透著的種種詭異,天河長老隱隱感覺此事與蘇逸塵有關。

雖然蘇逸塵也打定了今天不會讓天河長老離開的心思,但不到對方氣絕的那一刻,蘇逸塵也不會有絲毫的賣弄。

否則萬一有什麼意外,自己的秘密可就守不住了。

當即目光一凝,“天河長老刻意把我弄到這裡,還問我乾了什麼?”

-佛也豁出去了,“剛纔的情況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不那樣說,盧叔肯定會殺人滅口!”“而且我家的事情,想來也有耳聞!”“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和我一起回家,一口咬定我們有夫妻之實,應付過了那個什麼齊公子!”“接下來我會通過星河殿的考覈,進入星河殿!”“到時你若願意留在我盧家當個女婿,你有享不儘的話榮華富貴,你若相離開,到時也不會有人限製你,我還會給你一筆可觀的報酬!”雖然起初擋在蘇逸塵麵前,盧晚晴隻是不願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