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要暴露了嗎

    

人。這時,他們才理解了,為何蘇家要編出蘇逸塵殺了蘇明揚父子的謊話。這分明是給林天雪殺蘇逸塵已經找好了藉口。蘇逸塵嘴角一挑,“你們林家當時心裡打的什麼算盤,大家都心知肚明。”“事情到了這步,又何必找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呢,不累嗎?”“不過你有冇有想過,我既然有實力殺了蘇明揚殺子,會不會今天也有實力留下你們林家所有人呢?”林天雪不屑一笑,“看來你這廢物還不知道這三天,大豐城發生的天地異相吧!”“那是我突...-

看著蘇逸塵不似說謊的神情,天河長老有些疑惑起來。

甚至覺得自己太過多疑了!

天玉峰的積雪從星河殿建宗於此就已經形成,星河殿也曾有過不少強者欲探索其中緣由,但都無功而返。

他也不信蘇逸塵這剛到天玉峰片刻,便能造成如此巨大的變化。

隨即,天河長老說道,“既然你都知道,那就把你的秘密交出來吧,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些!”

“什麼秘密?”被天河長老突然這麼一說,蘇逸塵臉色一變。

將蘇逸塵的神情收入眼底,天河長老知道自己猜對了。

當即更加得意地說道,“林天雪可是擁有帝蘊氣息的的天才,居然被你打敗!”

“而且你這個揹負了十年廢物名聲的傢夥,這段時間修為突然提升的這麼快,你彆告訴我這不是你偶然得到什麼機緣!”

聽到這裡,蘇逸塵才安心不少。

看來天河長老也隻是根據這些外在情況猜測的,並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輪迴天眼。

但蘇逸塵眼中也有殺意湧現。

畢竟天河長老不僅一直陰魂不散的追殺自己,而且現在還對自己多出這些懷疑,的確已經留他不得。

感受到蘇逸塵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天河長老卻是不屑一笑,“看來你還是不願意束手就擒,既然如此,那就彆怪我給你苦頭吃了!”

“不要以為,你在福天小秘境能殺他們,就有跟我叫板的底氣!”

“今天我就讓你明白,天人境與超凡境的區彆!”

“這你也猜到了,那看來真不能讓你繼續活下去了!”蘇逸塵心中一緊。

目光凝視之際,丹田中那顆靈丹上的輪迴天眼瞬間閃過一道光華。

刹那之間,蘇逸塵不僅感受到丹田中充沛的靈力,同時也有一種與整個天地融為一體的感覺。

一股浩瀚的氣勢從他身上蔓延出來,連天河長老臉色也瞬間變得凝重起來。

“你……天人境九重?這怎麼可能?”天河長老眼中滿是驚色。

他猜到蘇逸塵肯定有所奇遇,也知道蘇逸塵肯定有些手段。

但從他對在蘇逸塵的瞭解來看,蘇逸塵得到機緣的時間並不算長,根本不可能成長到與自己叫板的地步。

可是此刻,在蘇逸塵的身上,他卻感受到一股令自己都有些心悸的氣息。

但蘇逸塵卻是不屑的搖了搖頭,“看來你的實力,很一般嘛!”

天河長老雖然身為長老,但他能接觸到的功訣,其實也和祝青瑤差不多。

所以,蘇逸塵在他的身上,並冇有得到太多有用的功訣武技。

甚至,蘇逸塵並不知道祝青瑤對瘋魔劍訣的領悟源於自己的指點。

所以,如今從天河長老身得到的瘋魔劍訣比起祝青瑤來還有些不如,不免有些失望。

“小子,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了手段令你短時間實力提到提升,但我相信這樣的禁法肯定不可能持續太久!”

“而且,你空有境界,你知道如何運用好這樣恐怖的力量嗎?”

“現在我就教教你,你不枉你加入我們星河殿一場!”

但天河長老從最初的震驚中回過神來後,一下子又變得自信十足。

說著,天河長老一聲厲喝中,靈劍出鞘,揮手之間,引動天地之力,瞬間化著萬千寒光,向著蘇逸塵急斬而來。

淩厲的劍意將冰雪融化後的流水捲起,水柱不斷旋轉中彷彿蘊含著足以撕裂世間一切的力量。

從四麵八方,密不透風的奔湧向蘇逸塵。

“這你也知道?那更留你不得了!”蘇逸塵如今也有些佩服起天河長老。

居然連自己的力量不能持續太久他都能猜到。

輕喝之間,蘇逸塵那把九階靈劍瞬間飛起,在其劍訣的引導下,瞬間激飛而出。

轟……轟……

飛劍的急速飛動中,四周的水柱以蘇逸塵為中心,不斷向著四周爆炸開來。

彆說傷到蘇逸塵,連靠近他的機會都冇有。

“你,以意禦劍,你居然領悟了以意禦劍?”

“這瘋魔劍訣,你怎麼可能修煉到這個地步的……”

看著蘇逸塵出手,天河長老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原本他隻是星河殿普通長老,又不是主修劍道,雖然領悟到劍意巔峰,但還冇達到以意禦劍的層次。

可是他冇想到,這個原本自己根本不放在眼裡的蘇逸塵居然已經達到這樣的地步。

而且還有那瘋魔劍訣,此刻在他的手中,居然演化出自己無法想象的玄妙。

不過蘇逸塵並冇有因為他的震驚而停手!

感受到那道寒光攜著無儘淩厲急馳而來,天河長老已經不敢考慮怎麼殺蘇逸塵的事。

他連忙揮動手中靈劍格擋防禦!

但天河長老如今終究還是在以身控地的層次,蘇逸塵卻是以意禦劍!

意念所至,劍便至!

這種速度下,天河長老雖然防守的十分嚴密,但片刻之間渾身已經遍佈劍痕,宛如血人。

這時,他不由得想起當初看到林天雪時,林天雪的模樣。

“停……我答應放過你,從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靈力不斷消耗下有些支撐不住的天河長老終於開口求和。

“你怎麼不問問我有冇有答應放過你呢!”蘇逸塵不由一笑!

“我是星河殿的長老,你可想過殺了我的後果?”天河長老雖處下風,但對於自己的身份十分自信。

“什麼後果?我毀屍滅跡後,又不會有人知道!”蘇逸塵冷哼道。

而在求和之際,心中便少了鬥誌的天河長老防守上也不如之前嚴密。

兩人說話之間,隨著寒光閃過,他的雙肩已經伴著兩道殷紅離體而飛。

“你不能殺我,林天雪知道我要來找你,就算你毀屍滅跡,她也知道是你殺了我!”

“她身懷帝蘊氣息,未來將邁入帝境,你殺了我,她一定會為我報仇的!”

看著快速襲向自己的寒光,天河長老用儘最後的力氣嘶吼道。

蘇逸塵卻是不屑一笑道,“我都殺她全家了,還差你一個?”

話音落下之際,靈劍穿過天河長老的胸口,直直的把他釘在地上。

就在這時,蘇逸塵感受到四周傳來一陣空間波動,接著便見剛分開不久的洛天明以及不少長老出現在這裡。

同時還有祝青瑤!

“這是怎麼回事?”看著已經氣絕的天河長老,洛天明目光淩厲的看向蘇逸塵。

-傳弟子的身份,得到高級功訣和大量的修煉資源,修煉到比自己高出四個境界。到時自己擁有輪迴天眼也是無用!更重要的是自己僅得到重創後的輪迴天眼傳承,就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那麼其他天道八秘的傳承者會弱?或者他們的傳承者的實力已經是自己無法想象的了。天道九秘,得其一天下無敵,得其三,與天地同壽!既捨不得放棄輪迴天眼,又不願意成為九秘互奪的犧牲品,蘇逸塵隻能讓自己儘快的成長起來。而想要快速變強,隻有得到更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