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出手相救

    

的林家也不敢把事情做得太過火。可是如今林天雪引來天地異相,哪怕進入星河殿,那也是絕對天才的存在,十萬靈石顯然已經不能滿足他們的需求了。“林家主彆誤會……”蘇明強連忙說道。“說起來還是家門不幸,蘇逸塵這些年一直隱藏實力,三天前居然做出弑殺尊長之事!”“他不僅殺了我二哥父子,而且還將我們逐出蘇家,這等畜生,人人得而誅之!”“還請林家主替我們誅此逆賊,我們願以蘇家藏寶庫中的一切做為回報!”蘇家一眾族人雖...-

想到蘇逸塵對追風趕月步的領悟,祝青瑤更加來了興趣,“你說說看!”

“其實……”蘇逸塵當即將自己對瘋魔劍訣的領悟講了出來。

要知道,瘋魔劍訣本身就是天階中品功訣,再被天眼秘術提升一個層次,已然達到中品道訣層次。

蘇逸塵這一講,立刻聽得祝青瑤膽顫心驚!

作為星河榜的榜首,她的天賦自然十分了得。

星河殿中的武學大多她也修習過,可以說她對瘋魔劍訣的領悟絲毫不遜色於天劍長老,如今比天劍長老差的隻是修為境界而已。

但她未來的成就一定會高於天劍長老。

可是如今見蘇逸塵講出比她看過的瘋魔劍訣更加高深的奧義,這如何能讓她不驚。

直到此刻,她已經可以肯定蘇逸塵是有意指點於她。

雖然她不明白,蘇逸塵為何隻有靈丹境四重的修為,但她已經可以肯定,蘇逸塵對於武道的領悟,已經遠勝於她。

因為她知道,彆說整個星河殿,哪怕放眼整個北域,也不可能有人拿著一部瘋魔劍訣領悟到如此高深的地步。

祝青瑤仔細的聆聽著每一個字元,生怕錯過。

時不時還會提出一些疑問,畢竟中品道訣這個層次的武技,她從未接觸過,這不是她能完全理解的了。

但祝青瑤的疑問,往往是來自她通過自己一步一步修煉而來的疑惑。

這些問題,對於一步登天的蘇逸塵來說,正是他所缺少的。

或者說,雖然從擎天劍訣中也能感悟到這些東西,但冇有真正麵對的時候,蘇逸塵還是無法完全理解。

所以兩人這互相的提問與解答,在蘇逸塵看來,這分明是祝師姐看出自己問題的關鍵,現在在指點自己。

而祝青瑤麵對著蘇逸塵的那些反問試的解釋,卻感覺是蘇逸塵在引導自己自行感悟。

一時間,兩人對彼此好感加深的同時,也覺得對方的確有值得自己學習的地方。

當然,這也令蘇逸塵暗暗有些自卑。

追風趕月步是自己理解的,結果氣得祝青瑤也不理自己。

瘋魔劍訣通過天眼秘術修正,雖然自己的理解上多少還有些問題,但至少祝青瑤願意給自己交流了。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祝青瑤得到瘋魔劍訣更加深層的奧義。

蘇逸塵也不斷彌補著自己基礎上的不足。

兩人幾乎忘了時間,忘了他們將要麵對的危險。

也幸虧祝青瑤選擇的是她當時退出來的路線,沿途的那些靈獸早已被處理,否則他們這狀態,遭遇到靈獸,還真不好說。

足足將近一天的功夫,兩人這纔將瘋魔劍訣交流完。

“多謝……”蘇逸塵正想說出感謝之言。

但祝青瑤卻臉色一變,“小心!”

說著,祝青瑤眼中閃過一絲絕然之色,拿出一顆丹藥服下後說道,“記住,一會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暴露你身影!”

說著,不待蘇逸塵反應,祝青瑤一溜煙的飛馳而去。

蘇逸塵知道肯定是祝青瑤感應到了對方的存在,不想在這裡連累到自己。

不過在見識到受傷後的祝青瑤實力都那般非凡,蘇逸塵自然也不會跟上去逞強。

他也知道,如果不動手天眼秘術,自己隻會是一個累贅!

蘇逸塵拿出留影珠,悄悄的跟在祝青瑤的身後,這是他的任務。

吼……吼……

就在這時,一聲聲震耳欲襲的獸吼傳來,大地也為之顫動起來。

待到蘇逸塵慢慢臨近時,隻見前方場中,一頭九階中級烈火豹被十餘件九階靈器的光華籠罩其中。

雖然九階中級的烈火豹實力已經堪比人類天人境四至六重的實力。

但也架不住那麼多靈器暴發出來的力量。

在他無儘的吼叫中,方圓百米已經彙著一片汪洋火海,但仍然衝不破靈器的攻擊範圍。

而且隨著時間推移,烈火豹的力量似乎已經不斷減弱。

此刻突然出現的祝青瑤也被兩宗之人圍在中央。

“我再提醒你們一次,你們是星河殿的弟子,現在是兩宗的宗戰,你們不應該與他們同流合汙!”祝青瑤一臉正義,哪怕強敵環繞,仍然不見一絲懼意。

朱誌龍見狀,當即笑道,“祝青瑤,我真佩服你這愚忠,原本還擔心你逃走了,冇想到你居然還自己送上門來!”

祝青瑤目光環視著在場的星河殿弟子,“我再給你們一個機會,若是你們現在醒悟,之前的事情,我還可以既往不咎!”

在她的目光下,有些星河殿弟子不自覺的低下頭,甚至目光也有些閃躲之意。

但就在這時,逍遙劍宗,劍榜第一的弟子聶天成卻冷喝道,“你是想拿著大家的把柄以後威脅他們嗎?”

“星河殿的同伴們,我們這次既然合作了,那我就為你們負責!”

“哪怕將來我們再次見麵也是生死相搏,但在合作的過程中,我也不會讓你們受到任何的威脅!”

“殺……”

聶天成一聲厲喝後,不再廢話,當即帶著逍遙劍宗一眾弟子沖天而起,向著祝青瑤奔而來。

朱誌龍雖然看出對方是有間削弱星河殿的力量,但也冇得選擇了。

“兄弟們,事到如今已經冇有回頭路,隻有殺了他,我們才能保住之後個秘密!”

星河殿眾弟子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

當即一聲聲厲喝中,同時縱身而起,顯然他們不打算在給祝青瑤任何逃命的機會。

祝青瑤餘光知道自己的目的已要達到,餘光掃了一眼蘇逸塵所在的方向,隨即手中靈劍彈射而出。

在她以意禦劍的操控下,那道寒光不斷湧動。

雖然此刻兩在宗門的弟子都同時攻擊向她,但她的飛劍攻擊的仍然隻是逍遙劍宗的弟子。

作為星河榜榜首,來的路上又得到蘇逸塵的指點,祝青瑤的飛劍變得更加淩厲。

無數的殷紅濺飛中,不斷有逍遙劍宗弟子倒下。

但對方人多勢眾,而且事實上能在星河榜前十的弟子實力與她的相差不遠。

何況如今還有逍遙劍宗劍榜上的天才弟子。

祝青瑤雖然拚儘全力,但還是不斷遭受到重擊。

頃刻之間,她的身影便有如汪洋中的一葉孤舟,在無儘的驚濤駭浪中,被拍來打去。

噗……噗……

雖然服過丹藥,但此刻新舊傷勢重疊在一起,不斷吐血。

“死!”就在這時,正麵的朱誌龍抓住時機,手中靈劍,直指祝青瑤心窩,直刺而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突然一道淩厲的寒光,攜雷霆之間,橫向斬至朱誌龍的劍身。

一聲脆響中,寒光中浩瀚磅礴的力量,震得朱誌龍連人帶劍半空旋轉一週。

這時,一道青影掠過,隻見蘇逸塵已經扶著重傷的祝青瑤站在眾人的包圍之外。

“是你……”

星河殿弟子皆是一驚,祝青瑤眼中也滿是震驚之色。

-…怎麼回事?”眾人震驚地看向雲鋒長老手中的陣盤。而此刻的雲鋒長老擔心陣盤出了問題,也忘了自己暗中做的那些手腳。連忙把陣盤放在眾人眼前,想看誰能看出其中玄妙。畢竟這天梯可是星河殿的至寶之一,若是出了問題,他可擔不起這個責任。“雲鋒長老,你居然在他身上加了十倍的重力,你怎麼可以這樣?”在場長老,個個身份不凡,一眼便看出其中玄妙。作弊幫人通關,他們不在乎,誰家冇幾個窮親戚,這樣的事,他們也乾過。可是雲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