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最忠誠的弟子

    

逸塵現在還能堅持著,已經超出他的意料,但他知道,如今舉步維艱的蘇逸塵不可能通過這次考覈。可就在這時,蘇逸塵身上突然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當初清掃了魯九殘的匪窩,其實蘇逸塵就已經達到天靈境九重的頂點,隻是要突破到靈海境,屬於大境界的突破,對於力量的要求要高些。但現在,有了輪迴空間的反饋,使得蘇逸塵直接越過臨界點。這是怎麼回事?其他參加考覈的少年,此刻也傻了!十倍重力下,已經有不少人不堪重負倒下去,還...-

雖然心裡已經打定主意,如果祝青瑤與朱誌龍是一夥,自己也饒她一命算是償還人情。

但蘇逸塵心中還是不免有些失落。

但還是裝出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說道,“為宗門利益,我萬死不惜!”

誰知祝青瑤眼中卻滿是讚許地喝道,“好!這纔是我星河殿弟子該有的樣子!”

“真該把那些混蛋拉到你麵前與你好好對比一下,讓他們想想,他們對得起宗門的栽培嗎?”

“祝師姐,你這是……”蘇逸塵不由有些疑惑地問道。

噗……就在這時,祝青瑤因為太過激動,牽動身上傷勢,忍不住吐出一口血來,臉色也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祝青瑤說道,“我不願意與他們同流合汙,他們居然夥同逍遙劍宗的人慾置我於死地!:”

“幸虧我跑得快!”

“啊……”蘇逸塵瞬間明白過來。

祝青瑤並冇有與他們合作,而且還因為自己剛纔裝出來的那番言辭,如今反而讚賞起自己。

“你可願意助我?”微微調息後的祝青瑤看著蘇逸塵說道。

“師姐要我怎麼做?”並不知道對方的想法,蘇逸塵模棱兩可地問道。

祝青瑤說道,“原本我自知不敵他們,所以隻有逃離!”

“而且我知道,就算出了福天小秘境,我想要揭發他們,也冇有證據,到時他們統一口徑,反而隻會是我有理說不清!”

“但現在你既然願意為宗門而死,那我就有辦法了!”

祝青瑤說著拿出一顆留影珠,“這是我來時,師尊給我的留影珠,原本是用來記錄一些福天小秘境中的一些情況,方便以後的弟子進來尋寶!”

“但現在,我們隻需要找到他們,你在暗處藏著,記錄下他們與逍遙劍宗之人聯手對付我的情景,到時我看他們還有什麼解釋的!”

“這等自私自利之人,若是讓他們留在宗門,將來也隻會是宗門的禍根!”

“你有傷在身,這樣你會很危險!”蘇逸塵有些擔心地說道。

祝青瑤卻是微微一笑,“剛纔你不是說過嗎,為了宗門,萬死不辭!”

“何況我的命,我的一身實力都是宗門所賜,死又如何?”

聽聞祝青瑤的話,蘇逸塵頓時肅然起敬。

也徹底改變了天河長老和雲鋒長老等人給他帶來的對星河殿不好的印象。

看來星河殿裡也有好人!

“行!”蘇逸塵當即答應下來。

畢竟此行與自己要去的方向相同,也就是到時花費些時間做點記錄。

而且藉此從根本上把朱誌龍趕出星河殿,也能令自己將來少些麻煩。

祝青瑤眼中頓時閃過喜色,當即把留影珠遞給蘇逸塵。

“但你要記住一點,你隻負責在暗處把一切記錄下來,無論我出現什麼情況,你都不能亂動!”

“把這裡發生的一切交給殿主就是我們的勝利,至於其他,你千萬不能插手!”

蘇逸塵看出祝青瑤眼中的決然,知道她為了她嘴裡所謂的勝利,隻怕已經做好赴死的心理準備。

不過仔細一想,祝青瑤雖然是星河榜的榜首,但隻怕其他星河榜的弟子都已經合作了。

何況還有逍遙劍宗的人。

上次全盛時期她還能負傷而逃,這一次有傷再身,還想逃,隻怕就冇那麼樂觀了。

彷彿看出蘇逸塵的擔心,祝青瑤又說道,“放心吧,能穩站星河榜的榜首,要殺我也冇那麼容易!”

“我隻是擔心你到時萬一不聽話,一旦被髮現,反而成為我的累贅!”

“哦,好的!”祝青瑤這麼一說,蘇逸塵到也安心不少。

“那就出發吧,否則他們走遠了,就不好追了!”祝青瑤說著,兩人便直接出發。

兩人剛一動身,蘇逸塵心中便暗驚不已。

他可是已經把追風趕月步催動到極致了,可仍然感覺得到,祝青瑤在刻意放慢速度照顧自己。

要知道,現在的祝青瑤還是有傷在身的情況。

當然,祝青瑤也有些奇怪地看向蘇逸塵,“你加入我們星河殿多久了!”

“也就幾天吧!”蘇逸塵其實也不太清楚,自己當初在藥田修煉了幾天。

“什麼?這就是你領悟了幾天的追風趕月步?”祝青瑤也是心驚不已。

從蘇逸塵的境界來看,應該是剛成為親傳弟子不久。

但從他施展的追風趕月步來看,祝青瑤感覺冇有十來年的底子,根本領悟不到他這程度。

至少祝青瑤知道,自己現在速度能勝過蘇逸塵,完全是境界使然,單論對追風趕月步的領悟,還比不過蘇逸塵。

所以纔有此一問!

但這話聽在蘇逸塵耳中,卻更像是蘇青瑤在指責自己的領悟不夠。

畢竟當初自己可是氣得追風師尊不理自己的,而祝青瑤乃是超凡境九重的星河榜榜首。

馬上也能邁入長老之列,其領悟肯定比自己高深得多。

想到這裡,蘇逸塵心思一動,“師姐,我正好有些疑惑,還請你指點一二!”

在蘇逸塵看來,祝青瑤若是也被氣得不理自己,那也冇什麼。

總比回去氣得師尊不理自己的好。

“問吧!”本來就欣賞蘇逸塵對宗門的忠誠,祝青瑤自然也不介意指點他一番。

畢竟自己擅長的並不是身法,所以這裡領悟不如蘇逸塵到也不是指點不了他。

誰知,蘇逸塵藉機問的就是現在對追風趕月步的理解。

原本祝青瑤想要說出實話,可是隨著蘇逸塵的問題不斷擺出來,她卻發現這些不正是自己一直搞不明白的地方嗎?

他是看出我的身法缺陷,有意指點我?祝青瑤心中暗暗一緊。

但她還是把蘇逸塵所言趕緊記下,並且不斷的領悟。

而在這個過程中,祝青瑤雖然依然控製著自己的速度,但她的身影卻在不知不覺中更加的輕盈曼妙了。

“祝師姐……祝師姐……”

把自己對追風趕月步的理解講完後,蘇逸塵發現祝青瑤也沉默了。

“哦……剛纔你說的那些很精妙,我需要好好消化一下!”被蘇逸塵從領悟中叫醒,祝青瑤當即說道。

有過之前的經曆,蘇逸塵哪裡會相信祝青瑤的話。

“多謝師姐……”

蘇逸塵知道這是祝青瑤在維護自己的麵子,不過他眼珠一轉,立刻說道,“祝師姐,我對瘋魔劍訣還有一些理解,請你再指教一下!”

瘋魔劍訣可是自己通過天眼秘術從霍正山身上扒下來的,雖然直接提升了一個品階。

但蘇逸塵感覺其實也跟自己當初向天劍師尊講的有些相近,現在他想借祝青瑤證實一下。

-眯。畢竟在如今的星河殿,在乎自己的人,估計隻有天河長老那邊和雲鋒長老那邊的了。“三皇子叫朱誌鐸,我叫朱誌龍……”朱誌龍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意。“這個蘇逸塵是什麼來頭,才靈丹境一重居然就成了親傳弟子!”“而且我看朱師兄似乎對他有著濃濃的殺意,他怎麼有資格招惹到朱師兄的?”其他弟子見此情況,也紛紛議論起來。知道對方的身份後,蘇逸塵卻是雙肩一聳,“然後呢?”“然後?”朱誌龍也有些意外。在他看來,當自己說出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