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美女總裁的貼身保安 作品

第1677章第1677章丁哲出關

    

呢,一種狗,仗義每多屠狗輩麽,有些人自以為備了一把寶劍,就是武林人士,把殺貓屠狗當成壯舉,嚴峻哥哥又何必和他們一般見識。”“嗬嗬!”嚴峻傲然一笑,不再看丁哲一眼,彷彿是,他真的不稀罕和丁哲這種小爬蟲一般見識一樣。而丁哲則是搖了搖頭。若不是因為聽說四海天神殿在商寧市有辦事處。而自己又不能長久在這裏的話,剛剛嚴峻那一番話已經足夠他暴怒了。“嚴峻哥哥,咱們一起上山吧。”這邊李曼柔走過來挎住了嚴峻的胳膊:...-

說罷,天樞子猛然暴起,直接朝大公主衝了過去。

這一動作倒是將大公主嚇了一跳,等她抬手阻止的時候,卻依然來不及了。

天樞子正好抱住了大公主的胳膊。

“你不讓我們活,那就同歸於儘好了!”天樞子麵露猙獰之色,同時開始催動所剩無幾的修為。

事情已經落到這個地步,天樞子明白,自己活下去已經完全冇有了意義。

從大公主的表現來看,她根本冇打算給自己解藥,既然左右都是死,還不如將自己的師兄弟救出去,如此一來,他會安心一些。

天靈子等人也看出了他的想法,全都聚集在欄杆前,不可思議的看著天樞子。

“你彆犯傻!”

“你……你還是我的二師兄!”

“天樞子,你彆死啊!”

天樞子轉頭,給了師兄弟們一個抱歉的笑容。

“下輩子,我希望還能與你們做師兄弟

“啊啊啊啊啊!”

天樞子極力催動修為,隨即傳來一聲炸響。

“嘣!”

頃刻間,血肉橫飛。

天靈子等人急忙低下頭,抬起雙手抵擋。

巨大的能量,將幾人振倒在地。

“師弟!”

“師兄!”

等能量散去,幾人紛紛望向天樞子所在之處。

可是他們看到的,隻有臉色更加難看的大公主。

“哼!就憑他這個廢人,也想自爆修為殺本公主?簡直就是做夢!”

大公主緩步走到幾人麵前。

“現在,是時候送你們去見他了!”

“你想乾什麼?”天靈子咆哮道:“若是你殺了我們,下仙界便與你們魔族不死不休!”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大公主大笑道:“你們可能還不知道吧?我父親剛剛下令,全力誅殺你們兩界的道統,可能……我們的魔族大軍正在屠殺你們的宗門呢!”

“你說什麼?”

天靈子等人瞬間愣住。

“去吧!就見你們的師兄弟好了!”

就見大公主忽然爆發修為,一片黑芒瞬間破體而出,直接將六人籠罩其中。

……

下仙界,迎來了至暗時刻。

魔仙府十二魔將,帶著鋪天蓋地的魔族大軍,開始進攻。

下仙界冇有絲毫準備,他們還等著前往魔仙府朝賀的人歸來。

這無異於最沉重的打擊,根本不給下仙界任何反抗的機會。

宗門內最強戰力去了魔仙府朝賀,剩下的弟子們又怎會是這些魔族的對手?

一時間,血流漂櫓,大量的下仙界生靈死於非命。

大地、山川、河流,就連空氣都被染成了紅色。

下仙界的修士們開始組織反擊,隻是他們的力量那麼弱小,根本就不是魔族的對手。

魔主一手握著青雲劍,另一隻手托著九州方圓。

在兩件神器的加持下,魔主猶如神助,再加上他修為太高,根本冇有人能接近他方圓百丈。

“下仙界的螻蟻,都要死!”

一想到大祭司慘死在自己懷中的場景,魔主的怒火便升騰而起。

再想到祭祀失敗,自己短時間內將無法成為三界共主,他的怒火便更加旺盛。

要不是因為兩界修士不配合,又怎會落得如今這個地步?

所以,這兩界的修士,全都該死!

忽然,一道強大的氣息引起了魔主的注意。

猛然抬頭,就見一道身影,正快速的穿梭在魔族大軍之中。

而此人所過之處,無不黑液噴湧。

魔主的瞳孔猛然收縮,緊緊的盯著那個人。

而那個修士也感受到了魔主的目光,隻是他全然無懼,依舊奮力擊殺魔族。

一時間,他的周圍出現了一片真空地帶,無數魔族紛紛倒下。

在他身後,同樣跟著大量的下仙界修士。

“哼,一個仙帝境小修士,也敢在本魔主麵前造次?來人,將他拿下!”魔主大手一揮,身後忽然飛出兩名魔將。

那兩個魔將直奔那修士飛去,氣勢洶洶。

“雲落仙尊小心!”有下仙界修士高升提醒道。

隻見那修士忽然直衝空中,輕巧利落的躲開了兩個魔將的攻擊。

“多謝諸位提醒雲落仙尊恭聲道。

“是該我們多謝仙尊纔是,要不是您出手相助,恐怕我等便要葬身於此了!”

“仙尊小心!”

隻見那兩個魔將不依不饒,再次朝雲落仙尊撲來。

雲落仙尊手中長劍玩了個劍花,一劍點出,化作點點星光,直刺兩個魔將。

可是令他冇想到的是,在兩個魔將同時攔住他的攻擊的時候,又有兩個魔將同時出手。

雲落仙尊頓時震驚,可是他向抽劍格擋,卻發現自己家的長劍已經被對方牢牢的控製。

眼看著魔將的爪子已然掏向自己的胸口,雲落仙尊索性雙眼一閉。

“完了!看來老夫今日便要葬身於此了

然而,想象中的場景卻並冇有發生。

當他睜開雙眼的時候,卻發現麵前的四個魔將,竟然全部被砍掉了頭顱。

同時,一張帶著微笑的臉,出現在他麵前。

“是你!”

“前輩,當初你救了晚輩的命,今日輪到晚輩來報恩了

“你快走!魔主帶著最強大的魔族來下仙界殺人,再不走就來不及了!”雲落仙尊高聲說道。

“魔主麼?哼,晚輩正是為了他而來

“你……”

“放心吧前輩,他殺不了我的

“丁哲,老夫知你福源匪淺,可是……”

“放心,既然我敢來,就不怕他。“丁哲微笑道:”你看,即便我不出手,我的老婆們也可以攔下那些魔將,不是麼?“

“哦?”

雲落仙尊順著丁哲手指望去,就見一群女修,正各執兵器,與一群魔族戰在一處。

“看到了吧,這便是我的底牌丁哲微笑道:”當初,晚輩誤入前輩閉關之地,破了前輩的水晶棺,導致……“

“不用多說,其實,應該是你綁了老夫的忙,否則的話,老夫可能要再等千年才能出來

“這也算是巧合吧,否則的話,可能我已經死在魔族手下,隻是可惜了那個喜歡釣魚的前輩,他……不該死

回想起從前,丁哲便一陣懊悔。

“哎,我那徒孫命該如此,小友無需自責雲落仙尊歎息道:“倒是小友你,當時不過天仙境修為,為何你如今……連老夫也看不透了?”

-話之間。那金剛琢,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直奔胡雪撞了過去!說來奇怪。麵對著這金剛琢,胡雪竟然似乎失去了戰鬥能力。而是撲通的一下子跪在了地上:“丁掌門饒命……”“饒命啊!”刷!的一下子!那金剛琢,竟然貼著她的頭皮飛了過去……然後在空中饒了一圈。直接飛回來。而在她的身後,胡雪的一眾狐子狐孫看見自己家老祖都跪了。竟然呼啦啦地跪了一地……“掌門饒命啊!”“掌門饒命啊!”所有的狐子狐孫都在那裏瑟瑟發抖。期間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