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美女總裁的貼身保安 作品

第1676章第1676章大祭司之死

    

子的都有。五花八門。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所有的這些槍械,都很暴力,口徑都很大。而且都經過改裝的那種。有些槍,甚至是專門為對付武者而研究的。再說丁哲,他被這麽多把槍對著,卻是怡然不懼。隻是神色淡然地看著他們。到目前為止,他還是友好的,對付長髮妹子的時候,甚至連一層修為都冇有用。至於眼前的這些傭兵,在他眼裏更是不值一提。一句話,他真的很想化敵為友。所以,他隻是友好地看著那些人。果然,長髮妹...-

大祭司至死,都未能閉眼。

說起來,他更加心有不甘。

準備了這麼多年,終於得到了兩件神器,也有高人相助,可是事與願違,人算不如天算,到頭來,隻不過是一場空。

如今大祭司死了,而且死不瞑目。

魔主內心瞬間崩潰。

彆說他修行多久,眼看著夢想即將實現,如今卻化作水中泡影,此事不管放在誰身上,都接受不了。

“全都怪那兩界生靈!”魔主豁然起身:“要不是因為你們心不誠,大祭司也不會……”

“請魔主息怒!”一旁的兩個隨從跪拜道。

“你們?不說話還真把你們忘了!”魔主冷聲道:“你們說的冇錯,我是應該息怒,可是……魔族的大祭司身亡,這個責任必須由兩界修士來承擔!”

兩個隨從噤若寒蟬,他們生怕魔主突然出手,結果了他們的性命。

“放心,魔族正值用人之際,現在你們去傳令,全體魔族準備,進攻兩界,將兩界生靈儘數屠殺!”

“是!魔主!”

……

天樞子佝僂在一處極其肮臟之地。

他全身顫抖著,痛不欲生。

“該死的魔族大公主!這個時候居然不在!”天樞子咬著後槽牙自語道:“若是再拿不到解藥,老子就……就廢了!”

然而,大公主的毒又豈是那麼好解的?許久冇有解藥的天樞子根本抵抗不住這種侵蝕骨肉的痛苦。

於是,他心中僅存的一絲活下去的**,促使他艱難的站起身來。

前麵,轉過街角,便是大公主的棲身之所,天樞子認為,大公主一定留瞭解藥。

隻要拿到解藥,至少能讓他暫時活下去。

原本他以為會被門口的魔衛攔住去路,可是當他轉過街角的時候,卻冇有看到任何一個魔族的身影。

“冇人?”天樞子心中高興,以最快的速度來到大門前。

他大口的喘著粗氣,小腹之中傳來陣陣灼燒的感覺,那滋味猶如億萬隻螞蟻,在撕咬著他。

“哼,今日我……遭受的罪,早晚我會找回來!”

天樞子緩了好半晌,這才一下子撲進門去。

第一進院子空空如也,彆說魔衛,就連一隻小獸也冇有。

“哈哈哈

天樞子開心得笑出聲來。

要知道,他每次想進入大公主的府邸,那可是千難萬難的事情,可是今天,就好像遊園一樣,暢行無阻。

不過,他的雙眼已經開始模糊起來,前方的路也開始變得左右搖晃,就好像前麵的路會自己轉彎一樣。

而且,周圍的建築物,也開始變形,似乎要朝他的方向倒塌,將他埋葬在此地。

“幻覺,全都是幻覺!“天樞子不信自己的眼睛,因為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開始扛不住了,出現這種感覺再正常不過了。

他晃了晃腦袋,並用拳頭,大力砸自己的大腿。

“疼,還能感覺到疼,說明我還有救

天樞子知道自己時間不多了,他一刻也不敢耽擱,腳尖點地,直衝後院。

也不知是不催動了所剩無幾的修為,反正這次衝撞,直接撞碎了數間房屋。

終於,他來到了大公主的下榻之處。

擦拭掉嘴角的黑色血液,天樞子神情恍惚的推開房門。

裡麵漆黑一片,一點兒聲音也冇有。

“解藥!解藥在哪裡?”

他跌跌撞撞的衝進房門,一下子撲在地上。

眼前一黑,他差點兒暈過去。

“呼~呼~”

他大口的喘著氣,氣管中夾雜著血液,就好像貓一般,發出一種“呼嚕”的聲音。

也不知過了多久,天樞子艱難的抬起頭來。

他看到了一雙腳,隻是上麵站滿了黑色的液體。

“大……大公主,是……你麼?”

他極力的抬起頭來,不過卻看不到對方的臉。

這時,他感覺的自己的後脖頸,被人輕輕的提了起來。

一張模糊的、彷彿又有些熟悉的臉,出現在他麵前。

天樞子勉強撐起一絲微笑,隻是他那早已無神的雙眸,卻不知望向何處。

“真是奇蹟啊!你居然還活著!”

“解……解藥……藥天樞子氣息微弱,腦袋瞬間耷拉下來。

大公主將自己的修為,渡入一絲到天樞子體內。

“啊!”

天樞子吃痛,全身瞬間痙攣。

他猛的睜開雙眼,清晰的看到了大公主那張充滿不屑的臉。

隨手一丟,天樞子瞬間落在地上,癱倒在地。

“大公主,屬下儘心儘責,為大公主做事,隻是這次的解藥……還望大公主儘快賞賜給屬下

“解藥?你也配?”大公主低聲道。

“大公主,您……這是何意?”天樞子心中一驚。

“何意?哼!你真的儘心儘責為本公主做事了麼?”大公主反問道:“你的那些同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誰……誰?”天樞子頓時愣住。

“跟我裝傻?”

大公主腳尖一挑,天樞子再次出現在她的手上。

幾個閃身之後,大公主便來到了自己家中的地牢。

一腳將地牢的門踹開,隨手將天樞子也丟了進去。

“是那個叛徒!”

忽然間,趴在地上的天樞子聽到右邊有人在說話,而且聲音非常熟悉。

抬眼望去,竟然是大師兄天靈子。

“冇錯!他竟然還有臉來見咱們!”

“天玉子,彆跟這種出賣師門、出賣良心的狗說話!”

天樞子急忙爬到牢籠邊上。

“師兄!師弟們!我……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天樞子瞬間淚流滿麵,委屈與不捨,瞬間令他哭出聲來。

“你也好意思哭?”

“快收起你那假惺惺的表情吧!”

“你認為我們還會相信你的鬼話麼?”

“滾!”

“我……”

天樞子有苦難言,曾幾何時,他的師兄弟們會這樣跟他說話?

回想當初,他們七人在宗門內有說有笑,天天在一起修煉,插科打諢。

他們曾誓言共同振興宗門,廣大宗門,讓宗門在整個下仙界成為最厲害的宗門。

可是現在,他已然是魔族大公主的傀儡,而他的師兄弟們則成了魔族的階下囚。

懊悔、不甘、自責、憎恨……無數的負麵情緒瞬間充滿了天樞子的心中。

“大公主……你想怎麼樣?”天樞子問道:“不管怎麼說,我也替你做了許多事情,難道你一點兒舊情也不念麼?”

“舊情?你一個異類,本公主應該與你有何舊情?”大公主冷笑道:“今日你們師兄弟能在此團聚,便是本公主的舊情了

“大公主,既然你無情,那便彆怪我心狠!”

-等丁哲說話。秦慕雪已經搶先上前一步,把丁哲還有秋銳鋒兩個人護在身後。同時,她用緊張的表情看著管家伶姨:“伶姨,我和你說的都是真的,我真的不認識身後的這個大叔。”“我隻是早上在家裏憋悶的無聊,來江邊釣魚,無意中用魚鉤勾住了這位大叔,我真的不認識他,求你了伶姨,不要傷害一個無辜的人好不好。”哪知道,麵對著秦慕雪的求情。那伶姨竟然不說話,隻是抱著肩膀,瘦削的臉上都是嚴肅。一雙眼睛緊緊的鎖定丁哲。而站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