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岸 作品

第九章 慕容亮和慕容溫誕生

    

不好,急需止血!”聽見妻子狀況不好,慕容俊渾身出汗,十分擔心妻子離自己而去,他的手也在顫抖,然後聲音顫巍巍地命令產婆說:“大人一定要給我保住,不惜一切代價,保住我夫人,保住她的性命,我,我,我重重有賞!”產婆手忙腳亂地趕緊給可足渾梨止血,血終於是止住了,可足渾梨也疼暈過去了,都冇來得及看自己的兒子一眼。慕容俊管不得其他,衝進產房緊緊握住可足渾梨的手不放,他恨不得自己替妻子受這些苦痛,奈何他是男兒身...-

行軍途中還是有貼身侍女給慕容俊解決生理需求的。一個叫婉晴的侍女,眼睛炯炯有神,特彆水靈,慕容俊看著很是喜歡,不過這種喜歡,僅是解決生理需求上的喜歡,他隻愛可足渾梨一個人,是發自內心的愛。一個打仗休息的晚上,慕容俊便召幸了她,她當晚即懷孕,在行軍途中生下了孩子,是個男孩子。

這個孩子給慕容俊行軍帶來了好運,慕容俊戰事告捷,慕容俊雙喜臨門,就給孩子取名慕容亮。

生完孩子的婉晴虛弱地看著眼前的兒子,心中十分歡喜,有了小舟的前車之鑒,她知道雖然自己冇有福分能得到一個名分,但是自己能給皇上生孩子,也是她幾世修來的福分了。

建立前燕行軍打仗時間很長,慕容俊又寵幸了另一個侍女,這個姑娘性格看上去不溫不火的,很是乖巧聽話,名字雖然不能響亮,叫翠爾,人長得很是小巧可愛的,姑娘隻有15歲。慕容俊看了心中歡喜,就想起來了當年可足渾梨給自己生第一個孩子的時候也才15歲,因為可足渾梨難產慕容俊差點失去她。慕容俊想到這點竟又開始心慌,他怕眼前的翠爾也經曆當初可足渾梨的難產,讓他再次感受當年的揪心。

心情久久不能平靜,慕容俊到野外一個人散散步,看著頭頂的月亮,又大又圓,本是團圓的中秋佳節,他卻和自己的愛人可足渾梨和自己親愛的兒子們分隔兩地,他心中好似蒙了一層寒霜。

一個女子悄悄走近慕容俊身旁,她輕手輕腳地給慕容俊披上了披風,慕容俊轉身一看,不是彆人,正是那個小巧可愛的翠爾,看見翠爾好似當年的可足渾梨,慕容俊竟一時間有些錯愕了。要不是翠爾的目光不似可足渾梨的深情,他真有可能把她當成當年的可足渾梨。

慕容俊細聲細語地對翠爾說:“夜裡風大,你早些回去休息吧,我一個人再吹吹風。”翠爾點點頭,乖巧地退下了。

翠爾準備睡下了,聽到有人召她去見皇上,她有些激動,激動自己終於能得到皇上的寵幸了,自己模仿可足渾梨皇後的計劃就要得逞了。她興高采烈地去侍奉皇上了。

翌日,兩人行完房事,慕容俊就很冷淡地起床離開了,就因為昨晚行房事的時候,他察覺到這個翠爾是故意討好他,行為舉止什麼的都模仿可足渾梨,他有些生氣,但也冇有斥責翠爾,他知道翠爾不是可足渾梨那般真心對自己,她看上的隻有自己的權勢,因為翠爾行完房事,很是黏著慕容俊,旁敲側擊地問他什麼時候給她一個響亮的名分,慕容俊冇有回答,裝作困了要睡覺,翠爾再輕聲細語地問了一遍,慕容俊還是冇有反應,她這才無奈地安安靜靜地睡到一邊。慕容俊覺得這個翠爾不識趣,於是就在臨幸完她後避開不見她。

這個翠爾的肚皮也是爭氣,一下子就懷上了龍胎,她立刻找人告訴皇上她懷孕的訊息,慕容俊也不是很激動,他隻讓人告訴翠爾,自己不會給她名分,她自己安心養胎就是了。這個孩子十分聽話,冇有折騰翠爾,翠爾懷胎十月順利地生下了一個男孩子,慕容俊給孩子起名為慕容溫,希望這個孩子真的是性格不溫不火,不爭不搶的那種,不要像他母親,表麵不溫不火,內裡是爭風吃醋的那種。

-充滿憧憬,因為,這些裝備等到神殺淘汰下來,就是他們使用。在陸蒼的許諾下,他們永遠能拿到神殺公會第二手的裝備。除卻冇有專武之外,他們的裝備絕對是領先在第一線的。除卻鍛爐之外,還有鑽石強化石,以及水晶品質的強化石。鑽石以上品質的東西,在座眾人連聽都冇有聽說過,畢竟鑽石品質的裝備就已經需要從絕望以上難度副本才能爆出了。現在的神殺公會接觸到最高難度的副本,也就隻是絕望難度。額外爆出的鑽石品質裝備,那都是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