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落岸 作品

第十章 慕容曄病逝慕容?ド??? href=

    

“燕,是燕烏。頭上有毛冠,指大燕如龍騰般興起,毛冠豎指通天是仕宦之冠的征象。在正陽殿西椒房築巢,是至尊的君王親臨前殿使萬國來朝的征象。三隻雛燕。是應合了天地星三統的應驗。神鳥由五種顏色構成,指的是聖明的王朝將繼承上天賜予的五行圖讖符命來統轄天下。”慕容儁看後非常高興。不久蔣乾率領五千精兵出城挑戰,慕容評等迎擊並戰敗了他們,斬殺四千餘人,蔣乾獨自騎馬返回鄴城。於是群臣勸慕容儁稱帝,慕容儁回答說:“我...-

昇平二年(358年),慕容垂娶段末柸女段氏,段氏生子慕容令、慕容寶。段氏才高性烈,且出生名門,與皇後可足渾氏不睦,看不起出身卑微的可足渾梨皇後,且覺得可足渾梨的大兒子慕容曄去世,是因為老天爺都覺得,可足渾梨這樣出身卑微的人生出來的兒子不配做儲君,覺得命太賤了,就早早叫閻羅王把他收了去,奈何慕容俊偏愛可足渾梨,繼續立她二兒子慕容暐為太子,段氏更加對慕容俊不敬了。

對慕容俊和可足渾梨不敬,尤其是看不起可足渾梨和慕容俊的孩子,可足渾梨積累多年的自卑在慕容俊恃寵而驕的情況下變成了自負,她開始動用權勢,陷害段氏,她指使宦官中常侍涅浩指控段氏以巫蠱詛咒,慕容儁又欲藉此機會誣弟弟慕容垂謀反,於是段氏被捕。

段氏被綁在柱子上,身上被抽的皮開肉綻,嘴角也含血。可足渾梨看著眼前落魄的段氏,邪魅一笑,然後一揮手指使下人解開了段氏的繩子,段氏張牙舞爪地控訴著說:“我清清白白被你誣陷,你不光出身卑微,心腸也是十分歹毒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殺了你!”說著就做出要掐死可足渾梨的樣子。她哪裡能碰到可足渾梨,下入早就挾製住段氏,段氏隻能在原地張牙舞爪。可足渾梨看見她這副姿態,心中覺得越發好笑,不由自主地輕蔑地笑了,她轉而又正經地審問段氏:“你行巫蠱可與慕容垂覬覦皇位有關,抑或是先太子的去世就是你行巫蠱所致!”說完可足渾梨氣憤地一甩袖,段氏哪裡買賬,直接吐了可足渾梨一口唾沫星子,可足渾梨大怒,上去就是一個耳光,打完就掏出袖中汗巾擦擦手,生怕這等賤貨的臉臟了自己的手。

不一會兒慕容俊也來了,他親自來審問段氏,段氏覺得不妙,這夫妻倆是存心要借巫蠱之事把自己的夫君慕容垂推下懸崖,她哪裡肯依,死活澄清和慕容垂無關,慕容俊見審問不出便先行回宮處理政事了。

可足渾梨依然鍥而不捨地想把慕容垂拉下台,對夫君不利的人,她都要剷除,夫君忌憚的人就是她忌憚的人。

段氏見可足渾梨是鐵了心要害她夫妻二人,兩人共赴黃泉,不如她一人代夫君去死,換夫君平安,她使出吃奶的勁兒掙脫開下人的挾製,一頭撞死在牢牆上,鮮血直濺,一抹鮮血濺到了可足渾梨臉上,夕陽下,這抹鮮血格外奪目,也襯得可足渾梨麵色更加如霜似雪。

可足渾梨見陷害慕容垂的計劃未果,便一甩袖,氣沖沖地走回了宮殿,一路上不停地擦拭臉上的汙血,覺得慕容垂一家人都讓人憎惡!

-還憂慮什麼呢!李績清廉方正忠誠坦蕩,能夠勝任大事,你要善待他。”慕容恪(320年-367年),字玄恭,昌黎棘城(今遼寧省義縣)人,鮮卑族。前燕宗室名將,燕文明帝慕容皝第四子,燕景昭帝慕容儁之弟。中國曆史上傑出的政治家、軍事戰略家,十六國十大名將之首,唐朝武廟六十四將之一、宋朝武廟七十二將之一。性格謹慎大度、謙恭仁和,十五歲就開始掌握軍隊,多次以弱勝強,穩固了慕容氏的遼東霸主的地位。後趙皇帝石虎死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