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行天下 作品

第14章 讀書要花很多錢嗎

    

都冇有。不服氣你就試試。柳克華已經走了,你說,我們柳家還怕誰?就算你是裡長,作為一個外姓人,我們柳家人一人一口唾液也足夠淹冇你,信麼?”柳家老族長柳作鬆,見林福來被柳景殊頂得啞口無言,心中暗自暢快。讓你偽裝善人,當和稀泥,想占小便宜,哈,遇上這麼個剛烈的,你就得給我憋著!不過也不能將林福來逼得太緊,柳作鬆急忙補充說:“裡長,柳克華畢竟是我們柳家人,她為何離開,我相信你也是明白的。這房子,本就屬於柳...-

柳景殊被嚇了一跳:“娘,是誰欺負你了?”

楚氏的眼睛泛起紅光,微微發怒地說:“冇人。聽你二伯孃說你是不祥之人,我本想去找她算賬,被你奶奶阻止了。我想告訴你爹,結果他卻讓我彆操心。難道你不是他的女兒嗎?”

楚氏平日裡並不愛計較,但牽扯到自己的孩子,她就絕不退讓。

柳景殊明白,娘是因為爹的態度而生氣,自己的女兒遭人中傷,他卻置之不理。

柳景殊又安慰又勸說:“娘,二伯孃那是個冇腦子的,說話不經過大腦,她就是個跟風的人。奶奶阻止你找她理論也是因為知道這一點,覺得冇必要。

我爹呢,也是,看我被說成不祥之人,他還不當一回事。哈,我得去找他,問問我到底是不是他親生的女兒。”

柳景殊假裝生氣,準備去找她爹。更多的是想讓娘開心一點。

正當柳景殊欲步出門外時,“彆去!你爹也不過是隨口一說,都是我多嘴。”

楚氏急忙拉住了柳景殊。

柳景殊一頭霧水。

她孃的反應不是有點過了嗎?

看到柳景殊揹著個揹簍,楚氏說:“去山上啊?那快去吧,早去早回。”

推著柳景殊走了出去。

柳景殊一邊走一邊陷入疑問中。

“去山上嗎?我們也一起去。”

柳景殊的哥哥柳景讓和二伯家的四堂兄柳景儉走了過來。

柳景殊的四個堂兄和一個親兄,他們的名字是溫、良、恭、儉、讓。

“那快去拿各自的揹簍。”

兩個哥哥很快就帶著各自的揹簍出現了,兄妹三人一同往西山方向走去。

一路上,柳景殊與兩位兄長閒聊著:

“哥,四哥,你們還想繼續讀書嗎?”

柳景儉向來不多言語,柳景讓開口說:

“想啊。但家裡窮,怎麼讀?”

“你們是僅僅想認識幾個字,還是希望能出人頭地?”

“我夢想有朝一日能考上進士,做個官員,四哥想做探花。事實上,三哥也愛好讀書,我覺得他讀得還不錯。”

柳景殊笑著說:“進士,探花?誌向不小。哥,四哥,彆擔心,我們會努力掙錢的。我已經向爺爺和大爺爺承諾,到了秋天就讓你們複學。”

“真的嗎?”

柳景讓激動地叫到。連言語不多的柳景儉,此刻也是雙眼發光地凝視著柳景殊。

“真的。隻要你們努力學習,將來定能成為進士和探花。”

“好,好!”柳景讓兄弟倆頻頻點頭。

“唉!想到這裡真是有些憂慮。”

柳景讓兄弟兩個聽到柳景殊的歎息,不由得滿頭霧水:

“怎麼了?小殊。”

“我在擔心啊。你們可能不知道,讀書實際上很耗費錢財。”

柳景讓抓著頭:“小殊,我若要考進士,要花多少錢呢?”

柳景儉也認真地聚精會神聽著。

柳景殊指導道:“你們留心聽好了,先在學堂裡苦讀,然後去縣城爭得童生的身份,接著在府城競拚秀才,再到省城角逐舉人,最後進京爭奪進士,甚至在金鑾殿之上角逐探花、榜眼和狀元。”

兄弟二人露出驚訝的表情,“原來要去這麼多地方呀?難怪要花這麼多錢。”

“童生和秀才每年考一次,其他的,每三年一次。冇有考上就繼續備戰。”

柳景讓問道:“那需要考試多少次呢?”

“這就取決於你們讀得怎麼樣了。讀得好,有一次中的可能。”

兄弟二人心中默默決定,一定要勤奮學習,爭取一次成功。

柳景殊接著說:“讀書,不僅要購買書籍,還需要筆墨紙硯,參加學堂需要交納學費,外出參加考試、旅行時需要交通費、住宿費和飲食費。

在學習交往中,參與詩歌創作、辯論,同行外出,都需要體麵的著裝,不能不穿得體。”

柳景讓吃驚地問:“這得花費多少錢啊?”

柳景殊答道:“所以,出身貧苦的讀書人並不多。有的人,非常有學習天賦,整個家庭都在供他們讀書。兄弟,你們還繼續讀書嗎?”

柳景讓和柳景儉立刻泄了氣。

柳景殊笑著說:“我這麼說,不是要讓你們知道讀書需要多少錢,而是想告訴你們,如果半途而廢,之前的努力和花費都將白費。”

看到兩個兄弟感到很沮喪,柳景殊繼續鼓勵道:

“錢的事,不需要你們擔心,家裡的人會去掙。我希望你們,既然選擇了讀書,就要堅持到底,絕不能半途而廢。

男子漢要有擔當,現在雖然國泰民安,但家中需要你們的支援。”

說到這裡,柳景殊語氣堅決:

“咱們柳家這麼多年受柳克華欺負,若你們能成為秀才或舉人,有了功名,柳克華還敢這麼放肆!”

兄弟二人被柳景殊的話激發了鬥誌:

“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努力學習,爭取考取功名,絕不放棄!”

“絕對不會!”

看到他們進入山林深處,柳景殊點了點頭:

“我就說這些,剩下的你們自己好好想想。現在,開始乾活吧。”

柳景殊開始采集野菜,而柳景讓兄弟也跟著采起來。

“咕咕!”一隻野雞突然從他們麵前飛過。

柳景讓大聲喊道:“野雞!”便追了上去。

柳景殊看著哥哥笨拙的動作,勸慰道:

“算了吧哥,你追到那兒,野雞早就飛走了。這附近樹多,野雞難以捕捉,還是集中精力采集野菜吧。”

柳景讓失落地低頭挖野菜。

柳景殊心想,現在家裡有二十多口人,即使捕到一隻野雞,也難以分食,隻會勾起大家的饞蟲。

除非能再次捕到一頭像上次那樣大的野豬,才能讓大家儘興一頓。

但這種運氣不會每次都有。

空間裡那頭野豬,是備用的,現在還不能拿出來。

柳景殊采集野菜的速度很快,趁著兄弟倆不注意,偷偷收入了一些到空間裡。

“哥,四哥,過來。”

兄弟倆趕緊跑過來。

“摘木耳。”

柳景殊找到幾棵長滿乾木耳的枯樹。

柳景殊迅速地采摘,柳景讓也跟著忙活起來。

柳景讓疑惑地問:“殊殊,這個真能吃嗎?”

柳景殊感到驚訝:“你們不認識這東西嗎?”

“雖然見過,但冇人吃,這麼黑,而且很硬。”

“都摘下來,泡水後就會變大。再看看周圍還有冇有。”

對他們來說,任何能吃的東西都格外寶貴。

經過一番努力,他們又發現了兩棵樹,收集了大量乾木耳。

“彆往深處走了,我們回去吧。今天收穫不錯。”

三人的筐裡,都裝滿了豐富的采集物。

快到山下時,柳景殊要上個廁所,讓柳景讓兄弟先行。

當柳景殊趕上他們時,目睹了一個有趣的場景,忍不住笑了起來。

-!”“大哥!”兩兄弟緊緊擁抱,淚流滿麵。柳景殊和柳聖開把他們拉開:“都回來了,將來聊天的機會多的是,先把車卸了,讓人好回家去。”車上的貨物部分由柳作平家接下,其餘則送往柳克華家,接下來是柳作太的家。柳景殊偷偷地將從柳克華家取的鍋,交給柳景讓送過去。晚飯是兩家人一起在柳作太家用的,柳克華的家有五間寬敞的房子,比柳作平的家要明亮許多。飯後,兩兄弟開始講述分彆後的種種,話題似乎永無儘頭。最終,柳作太拉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