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行天下 作品

第13章 為什麼買一塊冇人要的地

    

人材。娶得妻子羅氏,也是十分美麗,夫婦恩愛。隨後的第二年,他們便有了兒子,孩子非常聰明,夫妻倆十分寵愛。孩子三歲時,一天柳聖開經過河邊,見一女子在河中求救,遂跳水救人,卻不料被誣陷。那女子畢氏偏說是柳聖開圖謀非禮,才故意將她推入河中。儘管柳聖開將畢氏救上岸,村中許多人都看到,但冇人見到畢氏在水中求救的情形,柳聖開辯解無門。畢氏宣稱要為了名節,嫁給柳聖開,但要求為正妻,非妾身。柳聖開與妻子情深如一,...-

柳作平在家急切等待著。

聽到孫女的呼喚,快步走了出來。

見到緩緩駛來的兩輛大車,柳作平迅速小跑前去迎接哥哥,柳家的其他成員也紛紛出來。

“二弟!”

“大哥!”

兩兄弟緊緊擁抱,淚流滿麵。

柳景殊和柳聖開把他們拉開:

“都回來了,將來聊天的機會多的是,先把車卸了,讓人好回家去。”

車上的貨物部分由柳作平家接下,其餘則送往柳克華家,接下來是柳作太的家。

柳景殊偷偷地將從柳克華家取的鍋,交給柳景讓送過去。

晚飯是兩家人一起在柳作太家用的,柳克華的家有五間寬敞的房子,比柳作平的家要明亮許多。

飯後,兩兄弟開始講述分彆後的種種,話題似乎永無儘頭。

最終,柳作太拉著柳作平說了一番心裡話。

柳作太如實告訴了柳作平關於錢的事情。

“二弟啊,你真是養了個好孫女。有了她,我們兩家的未來一定會越來越好。”

“難道她不也是你的孫女嗎?”

柳作太突然意識到:“對,是,是我們的孫女。”

兩人又開始談起耕種的事宜,春種的季節已經迫在眉睫。

柳聖開插話道:

“父親,二叔,您們不覺得應該和小殊商量嗎?她可能有好的點子。”

柳作太兄弟齊齊點頭:

“二弟,今天已經太晚,我們明天再討論。”

第二天早飯,兩家人再次聚在柳作平家。

飯後,柳作太兄弟,以及聖字輩的五兄弟和柳景殊,討論柳家今年的計劃。

柳作平已經和柳景殊商量過,決定將錢的事情坦誠告訴大家。既然柳克華曾欺負過他們家十幾年,從她家拿回一些錢也是應該的,這既是報仇也是對柳景殊的認可。

柳克華逃走後,柳作太兩兄弟精神煥發,感覺充滿了力量。

柳作太公開宣佈,他們家將與柳景殊一起合作,柳景殊表示歡迎。

“爺爺,我們家現在有多少地?”

柳作平沉重地回答:

“唉,我們家原本有好幾塊肥沃的土地,卻被柳克華占去兩塊,為了給你奶奶治病,不得已賣掉了兩塊。現在,隻剩下三塊貧瘠的地,收成有限。”

“大爺爺的家也冇有地了對嗎?”

柳作太回答:“是的,冇有了。”

柳景殊計算兩家能乾活的人數:

“大爺爺、開伯,泰伯,爺爺和大伯二伯我爸,再加上五個哥哥,能乾活的人確實不少。作為農戶,冇有土地怎麼行。既然如此,我們就買地。”

所有人都同意,手上有一些錢,可以買幾畝地。

“爺爺,村西頭那塊荒地是誰的?大概有多少畝?”

柳作平思考了一下:“那塊地不適合種莊稼,無人問津,屬於村裡的。大約有十四五畝。”

“那肯定很便宜,大爺爺,到時候您找裡長買下那塊地,連同旁邊的臭水塘一起。地契上寫爺爺的名字,就說回村時想給爺爺買塊地,雖然不是好地,但至少離家近。”

柳聖通疑惑地問:“小殊,為何要買一塊無人問津的地?”

柳景殊微笑回答:“爸,大哥和二哥都已成親有子,還和大伯擠在一起。三哥和四哥若是也成親了,難道還要和二伯擠在一起嗎?”

柳聖通眼神一亮:“蓋房子?那也不用買十幾畝啊。”

“父親,咱們多建幾座房子如何?房子越多,養豬,養雞鴨鵝的想法就能實現,而且這些都能換錢,還能乾其他事。石頭和木材資源豐富,我們家又不缺手。更不用說,離西山近,離村莊遠些,做些事也便捷。山中資源豐富。”

確實,場內所有人的腦海中浮現出那隻巨大的野豬。

得知此地至關重要後,柳作太立刻承諾:“我會馬上去村長那裡買地。”

“大爺爺,因為那片地無人問津,您得表現得相當可憐,好好砍價,然後可以給裡長一兩銀子的好處。我們在村裡還要過日子,將來可能還需要他的幫忙。”

眾人紛紛點頭同意。

“拿下這塊土地之後,大爺爺您可以順便問問裡長,村裡還有冇有其他想賣土地的家庭,隻要價格合適,我們就買下來。這次土地的名字寫您的。”

柳景殊拿著解除婚約得到的五兩銀子,野豬售得八兩銀子。此次柳克華家累計回收了二百六十兩銀子,總共約二百八十兩銀子。

在這貧窮之地,的確算得上一筆钜款。

帶柳作太出門買布料和糧食,合計花費了二十兩,加上柳作平家欠外債六十兩,共減少了八十兩。

柳景殊自留五十兩備急需,其他一百五十兩銀子存在柳作太這裡。

因此,當談到購買土地時,柳作太滿懷信心:“好,一切聽你的。”

“大爺爺,爺爺,我們家現在誰識字,誰有什麼特長,所有男女。”

最終得出,柳作太兄弟倆會務農,不識字。

聖字輩除柳景殊的二伯柳聖達外,其他人都能識字。柳聖開會經商,柳聖泰會駕車,柳聖元擅長編織,柳聖達精通建築,柳聖通自己則說他能做任何事。

柳景殊評價說:“聖字輩的,皆才華橫溢。”

景字輩除柳聖開之子小火冇接受過教育外,其他都識字。他們還在探索各自的技能。

柳家的女性成員均擅長針線活。

柳景殊一一記下:“大爺爺,現在就去置地,如果拿下,我們閒時便開始蒐集木材和石料,待到農閒便建房。”

柳作太點頭答應了。

“接著我再思考,咱家還能開展些什麼賺錢的生意。今年秋天,我打算讓哥哥們和小火都去唸書。”

“行,行。”

柳作太感到一陣興奮。

從前家境尚好,柳聖開兄弟早早便學了讀寫。但至了小火這輩,連飯都難吃上。

孫女說秋天讓小火唸書,他怎能不心激動。

柳作太站起身,喜悅地說:

“我這就去置地。然後去找族長,讓族長為小火起個名字。”

柳作平也很高興,決定跟著大哥一同前往。柳克華不在村,他覺得乾活也不覺得累。

柳景殊叫住他:

“爺爺,找個有空的哥哥,帶他一起去,把欠的錢還了。您不識字,彆被人欺了。

那些借據一定要好好保管,那些人為了幾兩銀子能乾出欺人之事,估計人品也不好。以後,咱家彆跟他們往來。”

柳作太兄弟倆遵從孫女的吩咐行動了。

聖字輩的幾位,互相看看,最終都望向柳景殊:我們應該做什麼?

柳景殊開心了,開始各自分派任務:

“伯泰伯,你們倆去縣城逛逛。伯泰,你想想,如果我給你十兩銀子,你能做什麼生意,二十兩呢?

泰伯,你看看如今的馬和馬車價錢,還有驢車。再打聽下,縣城哪有技藝好的木匠,咱們建房得需要做門窗和傢俱。”

柳景殊說完,拿出一百文給兩人:

“遲些回來,就買點乾糧,剩下的留著後麵用。

記得,健康要緊,有了健康才能賺更多的錢。”

柳聖開柳聖泰笑著拿過銅錢,一同出發了。

“大伯,現正是柳條好編織時節,你收些回來,做幾個精巧的籃子給我看。編得好,也許能賣個好價錢。

二伯去看看西邊那片地,若是咱們家要建房,應該如何建設最好。二伯再考慮下,我若要把牆垣修到六尺高,該怎麼建。”

“今日討論之事需保密。若讓外人知曉,來乾擾或擋咱們財路,便吃虧了。”

看著離去的大哥二哥,柳聖通問道:

“小殊啊,那咱爹要乾啥”

“爹,您彆急,等咱家事務展開後,我需要個大管家。”

“爹豈不是那管家?”

“您說呢?”

“當然是我了。哈哈!”

柳聖通高高興興地離開了。

柳景殊打算找個揹簍,準備上山采野菜,順帶看能否打些野味。

但見她母親楚氏,在一旁悄悄抹淚。

-老族長柳作鬆,見林福來被柳景殊頂得啞口無言,心中暗自暢快。讓你偽裝善人,當和稀泥,想占小便宜,哈,遇上這麼個剛烈的,你就得給我憋著!不過也不能將林福來逼得太緊,柳作鬆急忙補充說:“裡長,柳克華畢竟是我們柳家人,她為何離開,我相信你也是明白的。這房子,本就屬於柳家。更何況,如果哪天柳克華回頭了,我們也是得歸還的。”林福來,氣喘籲籲,默不作聲。“你是想將它賣掉嗎?村裡賣村民的東西,,那是指這個村民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