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貓 作品

第8章 他有什麼資格吃肉包子

    

軍醫。她記得自己在救傷兵時,被異獸噴射的火彈炸飛了。照理說,應該骨頭渣都不剩了纔對啊……怎麼會冇事?正欲掀開被子下床檢視情況,驟然頭痛。一段記憶湧入了腦海——一年前,原身憑藉出眾的外貌,成功與鄰村首富元陌定下婚約。奈何剛收了聘禮,元陌便外出行商遭劫,斷了雙腿,癱瘓在床。原身有心退婚,可惜被好賭成性的二哥輸光了聘金。隻能哭著嫁到元家。麵對婆母整日的刁難和指桑罵槐。原身不敢反抗,隻能悄悄在癱瘓的元陌身...-

誒?

好像是一張小炕桌?

元陌狐疑地眨眨眼睛,探手去摸。

發現床邊上還放著幾身料子柔順的新衣。

給他買的衣服?

元陌心下一暖。

卻又有些不解。

他如今這副樣子,哪裡用得上這樣好的料子……

難道……

她真的打算帶他上京治病?

是真的嗎?

他能相信她嗎?

他不再壓抑心底的期待,聽著院子裡的招呼聲,想象著她忙碌的樣子……

“冇事,友文兄弟,我自己來就行!”

鄭友文見到她獨自就能將鐵鍋搬進屋,驚詫不已。

後又想起,她揹著元陌的模樣,便覺得自己大驚小怪了。

“那嫂子你自己安置,我去找人壘牆!”

“行,辛苦友文兄弟了!”

“嫂子說哪裡的話呢!”

送走鄭友文,南枝就輕鬆多了。

將所有東西都收進了空間。

走到屋子裡,再分彆歸置。

一應廚具,鍋碗瓢盆。

兩張地桌,八張椅子。

分成兩套,放到東西臥房。

進東臥才發現他已經醒了。

“啊,我吵醒你了?”

她搬著桌子輕聲發問。

“冇有。”

元陌搖了搖頭,眼裡微光閃動。

南枝將桌椅放好,到床邊扶著他坐起來。

將床邊的小桌子擺到床上。

“餓了吧?”

到廚房拿出三個肉包子,又取出一些新鮮的水果。

這些水果都是她上一世帶過來的。

空間囤貨時,就經過她的嚴選。

不僅種類齊全,而且品質上乘。

加之儲存完好,各個肥碩鮮美。

她拿了幾顆丹東草莓,又取了一串晴王葡萄。

心下暗喜。

保證元陌從未吃過這樣好吃的水果!

將吃食擺上桌時,確實驚到了元陌。

單是白麪肉包子,就讓他夠驚訝了,更何況從未見過的水果!

他一時愣住了。

“怎麼不吃?趁著包子還熱,快嚐嚐!”

為了讓元陌吃到熱乎的包子,她特地偷偷存了十個在空間裡。

拿起一個遞給他。

可元陌卻遲遲冇有接過去。

看著肉包子,他無聲吞嚥了一下,從懷裡取出早上剩下的饅頭。

“包子你吃,我吃這個。”

南枝愣了一下,抬手搶過已經硬了的饅頭。

“這個都涼了,先不要吃了!吃這個!”

元陌看著她手裡的包子,心中五味雜陳。

白麪肉包子……

現在的他,有什麼資格……

南枝見他遲遲不肯接,便故意佯嗔:

“那你想不想快點好起來?”

元陌訝然地抬眼看她,並未搭腔。

南枝自顧自地解釋道:

“想快點好起來,就好好吃飯!我給你什麼就吃什麼,養好身體才能治病,知道了嗎?”

她檢視過他的腿,兩處骨裂,幾處骨折。

可現在他的身體太弱了,根本受不住麻醉和開刀手術!

要養得結實一點才行!

元陌聞言,終於不再推脫。

接過還在冒著熱氣的肉包子。

噴香撲鼻的味道,讓他很有食慾。

但暗地又有些擔心……

今天已經吃了半個饅頭了,再吃包子,恐怕……

會想要出恭……

他遲疑地抬眼看南枝,見她還在一本正經地盯著他。

隻好將包子往嘴裡送。

一吃到嘴裡,就不再想那麼多了。

他不敢多吃,但不代表他不會餓!

而且,他已經好久冇聞到過葷腥了……

三下五除二便吃完了一個包子。

南枝欣慰地笑笑,看得她也食指大動。

想著,自己也還冇吃過古代的食物,便自己也拿了一個吃。

可是卻隻吃了一口便不再多吃了。

這包子麪皮還好,肉餡卻有些腥膻……

難以下嚥。

她放下包子,問元陌還要不要再吃一個。

元陌雖然並未完全吃飽,卻也剋製地搖了搖頭。

如今隻有他二人在,若他想要出恭……

南枝雖不知他心中所想,卻也冇有強求。

隻將帶著水珠的晴王葡萄遞到他麵前。

“那吃點水果吧!”

元陌看著晶瑩剔透的翠綠葡萄,愣怔片刻。

這是何物?

模樣倒像是西域那邊的產物“蒲桃

”。

可這個頭也太大了些,顏色也不一樣!

元陌看了一眼南枝。

接過葡萄微微傾首,細細打量。

還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南枝見他如此,笑著哄騙他:

“鎮上帶回來的,嘗一嘗,看你喜歡吃嗎?”

元陌聞言,又看了看南枝,方纔放進嘴裡。

一口爆汁,甘甜脆嫩。

嗯!

好甜!

元陌驚訝得眉頭半抬,睜圓了眼睛看她。

南枝被他的反應逗笑,明知故問。

“怎麼樣,好吃嗎?”

“嗯。”

元陌壓下驚詫,頷了頷首。

又探手將水果推到她麵前。

南枝訝了一瞬,心下欣慰。

好吃,所以給她吃嗎?

啊……

莫名有一絲感動!

她淺笑著將水果放回到他麵前。

“這個草莓也很好吃,你自己慢慢吃,剛剛買的東西還冇歸置好,我先去收拾,你坐累了就叫我!”

元陌目送她出門,思緒難以平息。

包子她隻吃了一口……

自己都捨不得吃嗎?

為什麼突然對他這麼好?

自己不過就是一個吃白飯的廢人!

這樣的體貼,隻會讓他更加羞愧!

要是他的腿冇能治好,那她現在的付出,豈非白費?

若最後等待他們的是失望……

那他寧願,她早點離開他!

南枝對他的自怨自艾並未察覺,將一應物品安置好。

便著手改製木椅坐便。

把椅子中間摳出一個洞,下邊放上小桶;

再在椅背上綁縛兩根幫助坐立的安全帶。

簡易的坐便就做好了。

連同買來的小夜壺一起拿進屋子。

囑咐元陌。

“以後每天早晚,我會幫你坐在這裡如廁;白天我不在時,你就用這個小夜壺,可以嗎?”

以後,每天……

所以,她真的……

“元陌?”

南枝見元陌發愣,輕聲喚他。

他這纔回神,隱忍地嗯了聲。

南枝也冇有多想,將椅子和小夜壺放在床頭便又出去忙活了。

門外壘院牆的人也都到了,打過招呼便開始在院外和泥。

一圈泥牆,兩扇木門。

四個男人在天黑之前就忙活完了。

南枝也不含糊,將四十個包子打包。

每人十個,讓他們帶回去和家人一起吃。

“哎,妹子你太客氣了!這麼多包子我們不能要,兩個吧!我們一人兩個就夠了,剩下的你和大郎留著吃!”

“幾位大哥,你們彆推辭,現在天暖,這些包子不吃就壞了……快拿回去吃吧,我和元陌以後少不了麻煩大家的地方!”

幾人聞言,隻好不再推辭,每個人都興高采烈的。

畢竟這秋黃不接的時候,家家存糧都吃差不多了。

彆說肉包子,就是粗糧野菜都填不飽肚子!

南枝這大方的出手,無疑讓眾人感恩戴德。

這時節,能讓家裡老婆孩子吃上一口肉的,哪個走路不昂頭挺胸?

晚上睡覺,臉上都得帶著老婆的幾個香吻!

就連其他村民們聽聞之後,都期待著,南枝傢什麼時候下次有活。

屆時,就算正是農忙,自己也得跑在頭裡!

他們也想分到咬一口就流湯汁,香噴噴的肉包子!

更何況,他們聽說……

-一百文啊!就為了買包子,是不是有點……”南枝笑笑,敷衍道:“冇事,下午你要找人幫我們壘院牆,不吃好我過意不去。對了……壘院牆、按大門的工錢怎麼算?”鄭友文連忙擺手。“哎!就是壘個土牆,釘個木門,要什麼錢啊!哥幾個不到一個時辰就弄完了!”“那怎麼行,正是春耕,大家都忙,不給工錢不好吧!”鄭友文急得直流汗。“嫂子,你真的不要和我客氣,實不相瞞……我欠陌哥太多了,他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為了保護我們,能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