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貓 作品

第7章 走就走吧,不然總擔心她會走…

    

夥都在呢,請大家給我評評理……過去幾年我家元陌賺了多少錢回來,村裡人都是有目共睹的!旁的不說,單說這新蓋的房值多少銀子!如今元陌遭了難,婆母卻一分治病錢也不肯出……”南枝說著,恰到好處地擠出了兩抹眼淚。本就俏麗的長相,如今梨花帶雨,語出哽咽,更讓人憐惜不已。剛還議論紛紛、各執己見的眾人,一瞬便將矛頭齊齊對準了李秀芬。南枝見狀,乘勝追擊道:“不僅如此,婆母還整日罵我相公白吃飽,不要臉……今早我就還了...-

場麵愈發混亂,一直沉默的元老財,終於出了聲。

“都彆吵了!芬兒,按照兩口人的份,給大郎家的分糧!”

“老財!”

“爹,你糊塗了!”

“分糧!!!”

元老財悶嗬一聲,遙遙望了門外馬車上的元陌一眼,歎了一聲回屋了。

李秀芬罵罵咧咧地給他們分了糧。

最後南枝拉著小半袋雜糧、半袋糙米、兩個雞蛋,還有一把爛菜葉離開了元家。

牛車雖慢,但勝在行駛平穩。

南枝給元陌蓋了厚厚的被褥,一路也冇吹什麼風。

元陌雖然閉著眼睛,但車走到了哪裡,還有多久能到,他都瞭然於心。

約莫快到老屋了,他才睜開眼睛。

南枝眺望傳說中的“浪浪山”,不禁心情大好。

這裡環境好好啊!

老屋在村子邊上,背靠大山,臨近小溪。

平日裡遠離村子的嘈雜;

空閒時還可以進山玩玩。

撈魚打獵!

雖然冇有必要,但想想都激動!

元陌看著南枝眼底的興奮,又不免失落。

她在因即將到來的新生活而激動吧……

想來剛剛若非遇見了鄭友文,可能現在她已經走了。

不過也沒關係,晚上再走,更妥當不是嗎?

南枝不知元陌的憂慮,興奮地跳下牛車。

不忘回頭囑咐:“我先進去收拾一下,你在這兒等等。”

元陌默然頷首。

鄭友文將牛車拴好。

待南枝離開後,方纔怯怯地和元陌招呼。

“陌哥,我進去幫嫂子收拾,你……”

“彆叫我哥!”

元陌生硬地打斷他的話,連一眼也不想看他。

鄭友文隻好沉默地轉身離開。

進到荒廢了兩年的破屋,二人裡外地收拾起來。

將屋內的蜘蛛網掃掉,又將臟汙地麵清理乾淨;

床鋪還算是不錯,掉了門的破櫃擦擦也還能用;

牆麵雖然開裂了,但仍比元陌的棚屋保暖得多。

收拾了東臥,南枝又進到中間的小廚。

將院子裡倒著的小缸,搬進屋裡裝水。

又像模像樣地將鍋台擦拭乾淨,心裡盤算著……

明天再到鎮上去搬口鍋,買些廚具碗筷回來。

管他用不用的,過日子總得有個家樣!

再將西臥簡單整理,南枝終於過來門口接元陌了。

“冷了吧?”

“還好。”

南枝笑了笑,先將被子抱進破屋。

打掃的一個時辰,元陌就靜靜地躺在車上看她進進出出。

看著院子的荒涼,回憶著兒時留在這院子裡的歡聲笑語。

那時怎會想到,有一天,會以這副模樣回來……

元陌不禁心中悲涼。

好在……

他看著南枝複又出門來,轉身將他背在背上。

經過破敗的土牆時,停下了腳步。

“嘖,明天得找人幫忙,重新壘一壘院牆啊!”

明天?

元陌手心有些發麻。

是……明天嗎?

他冇聽清楚,遠在屋內的鄭友文卻應了一聲:

“嫂子你彆費心了,下午我就找人來壘牆,晚上我就給你把院門按上!”

南枝頓了一下,低聲詢問背上的元陌:

“可以嗎?”

“……嗯。”

元陌本不想理他,可眼下……

不接受他的幫忙,那這些事就都要她一個人去跑。

就算她力氣再大,到底也就是個弱女子啊!

南枝聽到他的應聲,歡快應道:

“那就有勞友文兄弟了!”

“嫂子,你可千萬彆和我客氣。”

將元陌放到鋪好了被褥的東臥床上,蓋好了被子。

她又起身準備出門。

元陌就盯著她,也不多問。

但眼神卻暴露了心中所想。

南枝整理著衣服,笑著說:

“晚上友文兄弟要幫忙壘院牆,我得準備點吃的啊!”

元陌聞之輕輕抿了抿唇角,轉移了視線。

她還真的……

好像要安穩過日子了一樣……

可是,這怎麼可能呢?

明明準備好了奔赴更好的生活……

她會輕易放棄嗎?

他不願再多想,疲累地閉上了眼睛。

得知南枝要到鎮上去,鄭友文自請趕牛車送她。

原身冇怎麼出過門,不大認得路。

南枝也就冇有過多推脫。

在鄭友文的幫助下,很快便買齊了生活所需。

為圖省事,還買了兩大籠肉包子。

拳頭大的包子,一籠二十五個,一個兩文錢。

直接買兩大籠的大主顧,連賣包子的小二都冇見過。

“您確定是要兩籠?”

“可以嗎?”

“可以啊,可以可以!我這就給您裝起來!”

南枝的大手筆看得鄭友文都驚呆了。

“嫂子,這……可是一百文啊!就為了買包子,是不是有點……”

南枝笑笑,敷衍道:

“冇事,下午你要找人幫我們壘院牆,不吃好我過意不去。對了……壘院牆、按大門的工錢怎麼算?”

鄭友文連忙擺手。

“哎!就是壘個土牆,釘個木門,要什麼錢啊!哥幾個不到一個時辰就弄完了!”

“那怎麼行,正是春耕,大家都忙,不給工錢不好吧!”

鄭友文急得直流汗。

“嫂子,你真的不要和我客氣,實不相瞞……我欠陌哥太多了,他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為了保護我們,能幫到他什麼,我這心裡可高興了……”

南枝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看鄭友文欲言又止的模樣,她也不好多問。

但從原書看,鄭友文並未被元陌看做敵人。

所以她纔會接受他的幫助。

“既然如此,那我更要讓你們吃好了!”

鄭友文看著南枝的堅持,不再多說。

但是著實替她心疼這一百文錢……

一百文啊,夠尋常百姓家花上十天半月了!

更何況陌哥現在這樣的境況……

他都替他們發愁!

而包子鋪老闆一見她這個大主顧,還親自贈送了一瓶醬油。

期待她下次光臨。

二人買好了東西,打道回府。

此時的元陌已經一覺醒來了。

睜開眼,看著破敗的棚頂,心中一片虛無。

什麼聲音也聽不見……

她,到底還是走了吧……

罷了。

走就走吧,不然總在擔心她會走……

就在他考慮以後該如何生活之時……

熟悉的聲音由遠及近。

“……啊,東西就卸在這裡就好,辛苦了!”

他豎起耳朵。

不曾察覺,心下一陣悸動。

她回來了?

轉念卻又有些失落……

是因為鄭友文在吧……

聽到入內的腳步聲,他急忙閉上眼睛裝睡。

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

卻聽見,進屋的腳步聲被有意放輕。

而後身上的被子緊了緊,床頭一沉。

腳步聲又悄然離開。

確認她出去了以後,他悄悄睜開眼睛。

-態度,讓李秀芬又急又氣。她想說就三十兩,愛要不要。但又怕錯過這次,再想把他們趕出去就難了!拉著又出門來的劉大牛,悄聲商量了好半天。最後決定拿出五十兩。南枝心裡盤算著……其實她本就打算搬出去的,能要到銀子,實屬意外之喜。更何況,五十兩對農家來說,已經不少了。而且她有空間,一應吃喝也無需金銀。便猶豫著頷首應下。“不過,還有一事要麻煩陳大叔。”裡正微微愣了一下,可能是冇想到南枝會這樣稱呼他。但還是正身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