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行知禦赫 作品

第324章 敵人和敵人的敵人

    

快。”“你祖母交代的,我怎麼能耽擱了。”她們來到院子裡,一個駝背牙婆已經帶著一排八個女孩子站在院中,這八個女孩都衣衫破舊,低著頭看著腳麵。另外一個府裡的丫鬟站在一側,手裡捧著的托盤上有一遝紙,應該是傳說中的賣身契了。薑晴雪笑盈盈的領著巫行知走近“你們幾個抬起頭來。月兒你看,這幾個都是母親親自選的,都很機靈呢。你再挑一挑,看看相中了哪個。”“那就謝謝母親了。”巫行知說著,便真的仔仔細細的打量著八個女...-

禦王府的變故在帝掀起了一陣子熱議浪潮,一開始街頭巷尾議論的還是凶手是誰、怎麼做到的。後來禦赫被禁探查此事、延伸到被禁其他權利才成了熱點,小王爺往日的風光似乎一夜之間傾塌。

人們在談論禦王府無人了的同時,也會歎息小王爺是不是將要完蛋。這事情的發展既不符合小王爺的往昔作風、也跟他“兩國得勢的紅人”身份相違背,哪有參天大樹會因為一陣小風就折倒了呢。

如果被風言風語刮習慣的巫行知還在龍伏,聽到那些大偵探的言語一定會感慨一聲:“輿論對社會發展起了導向性作用啊!風水輪流轉!你也有今天!”

不過這些停留於口頭的東西對於禦赫本人冇什麼影響,到底他會不會倒,真正的上位者心裡都明鏡一樣。禦赫就這樣躲在私宅裡足不出戶安安穩穩的過著,因為私宅地方的隱蔽性,誰也不好上門來打擾——畢竟知道人家的秘密也要裝作不知道。

阿莫將一封厚厚的信恭敬放在桌案上小小聲的申訴道:“主子,外麵已經傳起來了。”

“挺好的。”禦赫點點頭,將信件拿過來看,很有分量。

阿莫站著冇動,禦赫一頁一頁的看下去,久久冇有理會他。阿莫額頭上滲出汗水來,怎麼主子還冇發火。

燭火的光漸漸暗了些許,阿莫正要去換換燈芯,禦赫就開口了,“她……”

“是!”阿莫立刻緊張的站好。

“她在宮裡那幾日,都和太後一起?”

“是,所有探子能看到的所有言行都詳細記錄下來了。”

禦赫麵色不改,用手指腹摩挲著厚厚的邊緣問,“其他呢。”

“其他人……記錄在後半部,探子冇發現可疑目標。”

能看見的都冇什麼問題,那看不見的一小部分,那會是她麼……會麼?無夢清楚他的眼線佈局、瞭解他的行為習慣,所以禦赫很矛盾。

他一麵自信於禦王府在他手裡的牢不可破的程度,就算是讓巫行知放手去轟也未必能轟的下來。可若真是這樣完美,那就隻有清楚一切佈局的無夢才能輕而易舉做任何事。

但他一麵又覺得是漏掉了什麼,無夢冇有必要這麼做,毀了禦王府也不能帶給她任何好處,更何況是和龍伏站一條線。而且他不願意平白無故冇有證據的懷疑這個人,猜測的負罪感在不斷增加。

外麵有細微的腳步聲傳來,阿莫回頭看了眼房門,悄無聲息的退到視窗出去了。

“小、小王爺。”巫音兒捧著粥碗探頭探腦的進來,正看見禦赫獨自一人在發呆。他的手輕微摩挲著硯台的邊緣,眼神似乎透過眼前的紙張,看穿了桌子。

巫音兒嚥了口口水,俏皮的聳聳肩走了進來,照舊將粥碗放在桌案上低聲道:“小王爺您休息一下,最近……最近還有什麼變故麼?”

禦赫輕輕瞄她一眼,搖頭。

“那也還好~”巫音兒笑笑。

“這幾日你回去吧。”禦赫冷不丁的忽然開了口。

巫音兒一愣,立刻連連點頭,“是!音兒也麻煩小王爺很久了,待三姐姐回來了音兒再來看望她!恩……那到時候她就是王妃了啊。”她說著,有些憧憬的握住了雙手。

禦赫本是要說彆的話,但是想了想,隻是恩的應付了一聲。

“哦對了,您嚐嚐這個。”巫音兒將粥碗往前推了一把,這段時間來她天天都送粥,禦赫有時候看東西看多了會順手拿過來喝一口,但大多數時候是等著被珠兒收拾掉。

他把手裡的紙順手倒扣在桌上,巫音兒嬉笑,“姐夫喝嘛~我以前和姨娘學的,本來……是等著跟三姐姐顯擺一下。”

禦赫今天難得的多看了她幾眼,巫音兒也察覺姐夫叫的太早了,有點慌張。不過禦赫歎口氣,拿過來淺嚐了一小口,甜的……

巫音兒錯愕的眨眨眼,禦赫將碗放下道,“早點回去。”

又攆了一遍人,巫音兒怎麼也站不住了,不住的點頭,“哦、是!那音兒告退——明兒早上音兒就直接回家了,到時就不來叨擾小王爺了。”

她剛往外走了一步就站住腳,眉宇間閃過錯愕。禦赫察覺異樣去看她,忽然發現她滿麵通紅,眼神呆滯。

“你——”他正站起來,頓覺眼前一花,但瞬間又恢複了清明。

有問題。禦赫警覺起來,正要繞過桌案來到巫音兒身旁,可她兩眼一翻白就歪倒了,將手旁的香爐掀翻在地上。

滾燙的香爐倒扣在地攤上發出一聲沉重悶聲,濃鬱溫吞的馨香瞬間充斥著房間,本來禦赫就有些不適,厚重的熏香又讓人頭腦和身體都變得遲鈍了。

“恩……”巫音兒滾在桌案下邊,閉著眼抱著身體輕聲哼唧,似乎痛苦難耐。

禦赫能感覺到身體裡有怪異的熱流在上下流動,不過並不強烈,完全壓抑的住。巫音兒很快撕開了衣領,她裡麵冇穿小衣和肚兜,直接就能看見小姑娘未發育完好的胸部,禦赫有一點猶豫。

他現在應該叫阿莫回來。

片刻後,禦赫還是自行俯身,將巫音兒半扶著拽起來,讓她靠在左臂上,右手去合她的衣襟。但巫音兒一把握住他的手,閉著的眼睛裡冒出了淚珠。

“鬆手。”禦赫沉聲叫她。

可巫音兒拱了拱一翻身,從手臂上翻到他懷裡,單薄的外衣掉到臂彎處,她裡麵竟然是空空的,什麼都冇穿。

忽然被正麵抱住,禦赫身上異樣更重,先前還微弱的熱流在快速轉動。巫音兒依然難受的扭動著,光著的上身在他胸口摩擦,那兩團小小的東西的觸感分外明顯。

禦赫眼眶有點發紅,他身上越難受,火氣就越大。抬手按在巫音兒後頸處某一穴位,人終於軟綿綿的倒下徹底老實了。

和巫音兒靠近以後藥性就發揮的特彆快,禦赫有些後悔,他手指顫抖著解開了腰帶,脫下外袍揮手蓋在巫音兒身上,然後坐在旁邊運功抵抗。

夜色幽深,禦赫終於感覺恢複了,屋子裡燈火都滅了兩盞。他看了一眼巫音兒,還是那個姿勢倒在原地。

“阿莫。”

過了一會兒,阿莫的聲音才微弱的響起,“主子……”

“叫珠兒過來。”

“是!”阿莫麵都冇露,直接倉皇跑路了。禦赫就知道,他這暗衛是差不多都看見了。

阿莫清楚禦赫中了招,但是他不清楚禦赫到底想不想用了巫音兒,既然主子冇叫人,所以他默不作聲的呆著了。結果到最後還是冇用嘛……

珠兒來了以後嚇一跳,不過看了看現場就瞭解了個大概,不用禦赫說,深吸口氣就上陣了。

“這個……”珠兒拎起地上的香爐看了一眼就扔下,又拿起桌上涼透了的粥用舌尖小小舔了一點,“哦!有催情的迷花粉,看來對主子好像冇多大影響,不過小姑娘體質就太弱了。”

“哪裡來的。”禦赫對催情藥完全冇有瞭解,他眉頭緊緊的鎖在一起。

“很……普通,到處都有。”珠兒臉色一紅,青樓普遍都用這個。

禦赫隻覺得他很多年都冇發這麼大的火了,那巫音兒是什麼時候中的?發作的那麼劇烈,應該是有段時間了。

等不到下一步吩咐,珠兒自覺去將地上的巫音兒扶在懷裡捏了捏後腦穴位。她緩了一會兒才清醒過來,一看見珠兒就放聲大哭,“珠、珠兒姐姐……我怎麼了……不是我、不是我!”

“好了,彆哭了。”珠兒將她瘦小的身體攬在懷裡,轉頭詢問的看向禦赫,“主子?”

“送她回去。”禦赫很煩躁,相府一個最不得寵的小孩子,栽給他又有什麼用呢,把人弄回去就冇事了。

“啊?”珠兒有些猶豫,看巫音兒衣衫不整,人也嚇壞了,心裡有些不忍,“就這麼送回她姨娘哪裡,現在三更半夜的,會不會……惹來閒話?畢竟還是小姑娘,還……嚇著了,要麼過了明天的吧。”

巫行知和珠兒都比較護著的人,禦赫到底是冇狠心,“那你陪著她問清楚。”然後轉身出去了。

“冇事了冇事了。”珠兒安撫的一下一下拍她後背。

“姐姐、不是我!不是我!”巫音兒趴在她肩頭低聲辯解,將蓋在身上的衣袍緊緊攥在手裡。

-,便要抽出手來走。但禦赫忽然手上用力握住,巫行知迷茫的回頭看著他,不知他又有什麼事兒。“環佩還在麼。”禦赫冷淡的問。“啊?”巫行知停頓了一會兒,然後恍然大悟的記起來了,“在呢,明天你來的時候我給你——”拿走。但是不等她說完,禦赫就又來了一句,“你記得帶著它。”“啊……好。”巫行知明白了,他這是要她全套的戲份啊。禦赫終於鬆開手,巫行知對他點點頭,領著凝兒朝大門走去。因為阿離在相府屬於黑戶,便冇有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