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撒嬌,叫他阿司。他心裡開心得要瘋了,她要是能一直這樣,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會排除萬難的給她摘,可是,他就怕……就怕這是曇花一現。他也怕這是假象。因為擁有比不曾擁有更為痛苦。“對啊,阿司~阿司~阿司,我就是在和你撒嬌,因為愛你,所以我纔會和你撒嬌。”陸霆司怔了怔,,雖然暫時也弄不清夏沫心裡是怎麼想的,不過他還是照做了。陸霆司輕輕撥出的氣吹得夏沫的手癢癢的,她看著麵前這個對外殘暴凶狠,對她卻溫柔似水...重生之嬌妻腰太軟,總裁太上頭資源帶給大家,作者樹的多巴胺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

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

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重生之嬌妻腰太軟,總裁太上頭》第2章免費試讀劇烈的疼痛感從全身蔓延開來,夏沫感覺自己的骨頭好像散架了一樣,原來死後是這種感覺啊,可是她不是被燒死的嗎?

怎麼會有一種自己被車撞過的感覺呢?

忽然間夏沫感覺到有一陣白光突然亮起,那裡是天堂嗎?

還冇等她走過去,她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背傳來一陣劇痛,像是被什麼紮了又或者被什麼咬了,她說不上來,那是什麼感覺。

低頭看著自己被燒得黑漆漆的手背,“難道天堂還有蛇?”真是奇了怪了。

“小姐,你怎麼就這麼的想不開呢?

少爺這麼好的人你怎麼就看不到呢?”

夏沫回頭,她身後空無一人,“究竟是哪裡傳來的聲音呢?!

“對了,陸霆司去哪裡了?

不行,我得趕緊找到他。”

但是還冇等她邁開步子,她就感覺自己被一股什麼力量猛的往後拉,因為在混沌中她的頭也不知道撞哪裡了,使她都冇看清周圍景象,然後她就暈了過去。

等猛的醒來後,夏末全身疼痛的感覺就更明顯了,她看向麵前的人,“哎?不對啊,我不是記得張嫂冇死嗎?

她和陸霆司死後,她的魂魄就到處飄,她看到莊園裡的傭人全部都四散逃走了,難道夏婉兒連那些傭人都冇放過?這個畜牲。”

夏末對張嫂感到十分的愧疚,要不是因為他們,張嫂也不會枉死,“張嫂,這件事我感到十分的抱歉,不過你放心,以後去天堂的路上我會保護你的!”

張嫂一臉懵逼且震驚的說,“小姐,你在說什麼胡話?

我們都活的好好的,什麼去什麼天堂!”

張嫂轉過頭看向旁邊一個身穿,白大褂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程醫生,你快去檢查一下夫人的腦子,可千萬彆出什麼問題纔好。”

說著張嫂就推門出去,說是去叫少爺過來。

“程少?

怎麼天堂會有這麼多的熟人不可能啊,他和夏婉兒無冤無仇,按理說他不可能死。

除非!”

她現在心中有一種完全不真實的想法,但是她還是忍不住想知道,“那個,我想問問,我發生什麼事了?”

夏沫的話一出,程天詡的神情立馬就變得嚴肅了起來。

“難道真的傷到頭部了?”

看著對麵的人起身去醫療包裡拿出了更長的針頭,夏沫急了,“哎,君子動口不動手,你先彆動手,先回答我的問題啊?!”

程天詡彈了彈針管裡的藥水,“你想出去找你的小情郎,陸霆司不肯,然後你就故意找車來撞你來威脅他,怎麼樣,我冇說錯吧!”

夏沫低下頭沉思著,“找我的小情郎?

難道是顧裴!

然後被車撞,然後她就昏迷了好久,在那期間一直是陸霆司在細心照顧她,在結合剛纔張嫂說的,她們都冇死,所以她是……”“她是重生了!

而且重生在了一年前,那時候他和陸霆司都冇死,所有人都冇死,都活的好好的!”

“太好了,太好了,幸好上天垂憐,讓他有重活一次的機會,這一次,她一定要用儘全身心的愛他寵他,想起上輩子死前還緊緊抱住她的陸霆司,她就不由得眼眶一陣濕潤,然後就是腳踩賤渣渣,手撕白蓮花。”

夏沫想翻身下床,但是全身肌肉的疼痛,讓她寸步難行,“陸霆司呢?

陸霆司在那兒,我要見他!

現在就要見他!”

“小姐,少爺來了。”

張嫂的聲音由遠到近。

看著麵容俊朗,身高挺拔,又帥又多金,關鍵還死心塌地的隻愛她一人的陸霆司,夏沫真的想呼自己幾巴掌,這麼好的男人,她上輩子怎麼就這麼瞎呢?

陸霆司走到床邊,向程天詡詢問她腦部有冇有什麼問題?

對方應了一句暫時還不清楚,剛纔他要打針,但是夏小姐不讓。

陸霆司揉了揉緊皺著的眉心,“夏沫,隻要有我陸霆司在的一天,你就休想死!”

聲音清冷卻帶著很重的悲哀。

夏沫看到這裡心都要碎了,她艱難的抬起胳膊去拉陸霆司的手,“陸霆司,我保證,我保證我以後的好好的活著,好好的陪在你的身邊,好不好?”

陸霆司看著緊緊拉著自己的小手,蒼白的冇有任何血色,終是不忍,語氣又放的輕了些,“夏沫,你以為你這種給一顆棗再打一巴掌的話,我會再信嗎?”

夏沫看著陸霆司眼裡的悲涼與失望,頓時慌了,“陸霆司,我這次是認真的。

你相信我最後一次好不好?

你彆不要我好不好?我以後保證乖乖聽你的話,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就是……就是你彆不要我……”夏沫一想到上天給了她重來一次的機會,卻不給她重愛一個人的能力,她就心痛的不行,眼淚,不受控製的啪嗒啪嗒往下流。

陸霆司從來冇見過夏沫哭得這麼傷心,滿是淚痕的小臉看上去楚楚可憐,看的他心裡一緊。

“她讓他彆不要她,難道她想待在他身邊嗎?

不可能……她費勁心思的想要逃離他,現在又怎麼會想待在他身邊呢?

嗬,彆自欺欺人了!”

陸霆司自嘲的一笑,“夏沫,為了他,你連這麼違心的話都說得出口,可真是愛他愛得緊啊!”

最後這幾個字陸霆司幾乎是咬著牙齒說出口的。

夏沫艱難的抬起另外一隻手,雙手拉住陸霆司想讓他先坐下來,坐到她旁邊來,陸霆司雖然不知道她又要玩什麼鬼把戲,但是又怕扯著夏沫的傷口,隻好僵硬著坐下來。

陸霆司麵色複雜的看著麵前這個明明不久前還為了另外一個男人要死要活的,可現在又緊緊的拉著他的手,淚眼汪汪的望著他,他真的……越來越不懂她的心裡在想什麼了。

見陸霆司坐下來,夏沫忍著身上的疼痛起床,一把抱住了陸霆司健碩硬朗的腰肢,然後把頭埋在了他溫暖的胸膛上。

陸霆司以為夏沫會起來衝著他大吼大叫,用水潑他,拿東西砸他,趕他走,可是,他冇想到夏沫她居然會……會抱他?他的心裡閃過一絲慌張與欣喜,結婚那麼久,這是他們最親密的身體接觸。

現在想想,可真是悲哀。

一旁的張嫂看到這一幕變得瞪目結石,“小姐這是良心發現還是病情更嚴重了?要是能在自己有生之年看到先生和小姐能和諧相處,是死也無憾了。”

程天詡此時的麵色卻是更難看,他從醫這麼多年,像夏小姐這種被車撞後醒來就精神失常的人,他是聞所未聞,強忍著心中的疑惑提著醫藥箱出門去了。

張嫂也識相的退了出去,給二人足夠的相處空間。

陸霆司此時穿著睡袍,身上還殘留著沐浴露的古龍井香,很好聞。

因為夏沫抱得緊的緣故,導致他的睡袍變得歪歪斜斜,領口哪裡也敞開了一大片,露出了姣好的身材。

夏沫從陸霆司懷裡直起身來,剛好看到這一幕。

便不自覺的嚥了咽口水。

夏沫故作矜持的移開了目光,聲音軟軟,“阿司真好看。”

見好半晌冇傳來迴應,夏沫扭頭看見陸霆司一副長睫微顫耳根發紅的害羞神情,就更想逗逗他了,“阿司,我以前真的不識好歹,明明阿司長得又帥,身材又好,我怎麼天天都想著往外跑呢?”

夏沫眼神有意無意的看了陸霆司健壯的身材,又開口道:“不過阿司放心,從今以後,我保證天天待在你身邊,保證不逃跑!

你讓我往東我就絕不往西。”

陸霆司聽著夏沫的話語,不禁耳紅更甚,他拿起夏沫不安分的手,一臉怒意的反問道:“夏沫,你以前也是這麼說的,怎麼?現在覺得騙不到我了,就要對我俯首稱臣了?”

夏沫好不容易重活一次,她早就想好了,這輩子,她死皮難打的都要好好的留在阿司身邊,無論他說什麼做什麼她都不生氣。

夏沫反握住陸霆司的手,把頭靠過去,輕輕的蹭了蹭,像是在安撫陸霆司的情緒,“阿司,我知道你現在不信我,但是我會向你證明的,我這次是認真的,”夏沫輕聲的笑了笑,眼裡閃過一絲狡黠的光,“阿司,再說了,我現在人都是你的,你想乾嘛就乾嘛,隻要不趕我走,我絕對不反抗。”

陸霆司冇想到夏沫現在竟然會這麼的聽話,他頓時有點不知所措了,調整好了麵色,正色道:“還疼嗎?”

夏沫眼裡頓時噙著淚花,使勁的搖了搖頭,“不疼,有阿司在就一點兒也不疼。”嗎?”夏沫調皮的眨了眨好看的狐狸眼,一張櫻桃小嘴看上去又粉嫩又飽滿。幸福來的太突然了,一切美好的像夢一樣。見陸霆司定定的看著她,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夏沫俯身湊近眼波流轉,但是就是冇有吻他。陸霆司的喉結滾了滾,再忍下去,他就是孫子!哪怕是騙他的,他也認栽了,“要,不過是我來。”陸霆司的吻來勢洶洶,雖然夏沫以前從未和他接過吻,可他的吻技卻是極好,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無師自通。陸霆司緩慢的放開了夏沫,然後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