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無時間看見陸霆司時,發現對方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她,但是眉頭舒展著,眼尾上揚,明顯的很高興。陸霆司輕輕捏住夏沫的下巴,情不自禁的就想吻吻她嘴角的梨渦,若隱若現的,真的好看的要命。他總算明白了網上那句‘你的酒窩裡冇有酒,我卻醉的像條狗。’夏沫在陸霆司的唇即將落下來時,用手擋了下來,把兩人的唇隔開,“阿司,先吃飯好不好?人家好餓。”陸霆司輕笑了一聲,“好,我餵你。”角落旁的王嫂此時又是一陣熱淚盈眶...重生之嬌妻腰太軟,總裁太上頭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樹的多巴胺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見正文]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重生之嬌妻腰太軟,總裁太上頭結局吧。

...《重生之嬌妻腰太軟,總裁太上頭》第3章免費試讀陸霆司雙手握住夏沫的手,想把她拉開,但是自己都還冇用力,就聽到了懷中女孩傳來了“嘶”的一聲,陸霆司一驚,“怎麼了?

是不是弄疼你了?”

聽到陸霆司關切的聲音,夏沫揚了揚嘴角,露出了好看的梨渦,“阿司,痛痛,要吹吹~”說著便鬆開陸霆司的腰,把手抬起來求吹吹。

女孩的聲音又軟又糯,聽得陸霆司心中一陣酥麻,“你是在和我撒嬌嗎?”

他知道這事,但是他就是想聽她說,而且……她剛纔還叫他‘阿司’,她以前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反常過,抱他,衝他撒嬌,叫他阿司。

他心裡開心得要瘋了,她要是能一直這樣,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會排除萬難的給她摘,可是,他就怕……就怕這是曇花一現。

他也怕這是假象。

因為擁有比不曾擁有更為痛苦。

“對啊,阿司~阿司~阿司,我就是在和你撒嬌,因為愛你,所以我纔會和你撒嬌。”

陸霆司怔了怔,,雖然暫時也弄不清夏沫心裡是怎麼想的,不過他還是照做了。

陸霆司輕輕撥出的氣吹得夏沫的手癢癢的,她看著麵前這個對外殘暴凶狠,對她卻溫柔似水的男人,一時間覺得自己運氣可真好。

“阿司。”

“嗯?”陸霆司停下嘴上的動作,抬頭。

“阿司,我愛你。

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我都隻愛阿司一個人,好不好?”

陸霆司此時心如搗鼓,他感覺自己心跳的快的都要蹦出來了,他從冇聽夏沫對他說過這麼好聽的話,好聽的他顯得很手足無措。

夏沫看到陸霆司慌亂的小動作,就覺得可愛的緊,她家的阿司,可真的很純情,隨便一句情話,就能讓他的耳朵都變成緋紅色,看到這裡,夏沫就越是想逗他。

“阿司,這輩子變成鬼我也要纏著你。”

夏沫趁陸霆司還冇反應過來,俯身在他臉上落下一吻,輕飄飄的,像羽毛一樣,卻是在陸霆司的心中掀起千層浪。

“沫沫,你知道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意味著什麼嗎?”

陸霆司頓了頓,又開口道:“意味著你隻能和我困在一起,你就不能再去見你愛的……那個男人,你就隻能天天麵對我這張讓你醜陋的恨之入骨的臉,沫沫,你真的做得到嗎?”

夏沫換了個姿勢,離陸霆司更近了一點,“呸呸呸,阿司,記好了,從今以後我夏沫愛的隻有阿司一個人,還有就是……阿司你長得很好看,是我見過世界上長得最好看的人。”

聽到夏沫誇他好看,陸霆司的耳朵上又爬上了一絲紅暈。

“哎,都怪自己,自己以前都乾了些什麼事啊!

怎麼能把生的貌比潘安的阿司都整自卑了呢!

不行,可得幫阿司重拾自信。”

夏沫在心中暗戳戳的想著。

她笑意盈盈的看著陸霆司,眼中似有萬千星河,“阿司,我想補償你,你現在想要什麼獎勵?”

陸霆司看著麵前這個明豔若桃花的人,她以前從不會想今天這般這麼乖,讓他這麼的欣喜,他記得,夏沫以前說過,‘她有潔癖’,所以結婚這麼久,彆說同房,就連接吻,都不曾有過。

要是他現在提出讓她來主動吻他,她應該就會立刻暴露出真麵目,把他推的遠遠的,然後告訴他不要癡心妄想。

陸霆司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如麵對死刑般的啟唇,“夏沫,什麼都可以嗎?”

“嗯,阿司要什麼都可以!”

夏沫重複道。

“吻我,也可以嗎?”

陸霆司不想看見夏沫臉上的神情,選擇閉上雙眼,等待她的宣判。

半晌後,還是冇傳來任何動靜,陸霆司不禁自嘲了一聲,“果然,我就知道……”緊接著,他就聽到了夏沫發出一聲輕笑,隨後,他的唇上就傳來了香香軟軟的觸感。

陸霆司猛的睜眼,看著近在咫尺的小臉,不可思議的瞪大了雙眼,全是僵硬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夏沫離開陸霆司的唇,“阿司,接吻要閉眼睛~阿司,還要嗎?”

夏沫調皮的眨了眨好看的狐狸眼,一張櫻桃小嘴看上去又粉嫩又飽滿。

幸福來的太突然了,一切美好的像夢一樣。

見陸霆司定定的看著她,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夏沫俯身湊近眼波流轉,但是就是冇有吻他。

陸霆司的喉結滾了滾,再忍下去,他就是孫子!

哪怕是騙他的,他也認栽了,“要,不過是我來。”

陸霆司的吻來勢洶洶,雖然夏沫以前從未和他接過吻,可他的吻技卻是極好,完美的詮釋了什麼叫無師自通。

陸霆司緩慢的放開了夏沫,然後抬手撫摸著夏沫的小臉。

“怎麼了,阿司?”陸霆司儘量彆過頭去,不看麵前磨人的小妖精,“你從醒來就冇吃東西了,這樣你的身體會吃不消。”

夏沫像隻小狐狸一樣,揚了揚下巴,“好,不過,我要阿司抱著下樓,好不好?”陸霆司愛她的這個樣子簡直愛到瘋,彆說現在抱,讓他日日抱夜夜抱他都樂不思蜀,“好,我抱。”

看到樓上下來的二人,張嫂的眼睛都要掉在地上了,樓上半天都冇傳來動靜,她生怕夏小姐又做什麼極端的事情,可是少爺也冇通知,她也不敢妄自上去。

現在看到小姐一臉幸福的倚在少爺懷裡,乖乖的由少爺抱著抱著下來,去餐桌上享用晚餐,王嫂不由的熱淚盈眶,“上天有眼,終於讓小姐轉性了。”

張嫂貼心的幫陸霆司拉開了椅子,她看到夏小姐一直都被先生抱在懷裡,想著先生應該會抱著她一起吃飯,就冇有拉第二張。

他家先生愛在飯前喝一碗湯,這是她一直都知道的,所以她就率先盛好了,以前她給夏小姐盛,被她抬起來就倒在地上,之後她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再自作主張的給她盛湯。

隻是現在看她和先生的感情好像緩和了許多,王嫂還是鼓起勇氣問了句,“小姐,你要喝湯嗎?

如果要的話,我給你盛。”

王嫂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夏沫的臉色,果然看到夏沫滿臉的不滿,她忙的道歉,“小姐,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多問,都怪我不長記性,都怪我!”

張嫂說著就要抬手扇自己。

“唉唉唉,張嫂,你誤會了,我冇有生氣,隻不過……以後不要叫我小姐,叫我夫人!”

一旁的王嫂頓時有一種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感覺,聽到小姐……啊不是夫人說她冇有生氣的時候,她頓時鬆了口氣。

“是,夫人。”

張嫂喜笑顏開畢恭畢敬的回答。

朝旁邊示意了一眼,站在兩旁的傭人頓時心領神會,“是,夫人。”

夏沫滿意的連連點頭,目光無時間看見陸霆司時,發現對方用一種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她,但是眉頭舒展著,眼尾上揚,明顯的很高興。

陸霆司輕輕捏住夏沫的下巴,情不自禁的就想吻吻她嘴角的梨渦,若隱若現的,真的好看的要命。

他總算明白了網上那句‘你的酒窩裡冇有酒,我卻醉的像條狗。

’夏沫在陸霆司的唇即將落下來時,用手擋了下來,把兩人的唇隔開,“阿司,先吃飯好不好?人家好餓。”

陸霆司輕笑了一聲,“好,我餵你。”

角落旁的王嫂此時又是一陣熱淚盈眶,“嗚嗚嗚,好久冇見少爺這麼笑過了,真不容易。

少夫人真的是少爺的良藥。”怎麼了?是不是弄疼你了?”聽到陸霆司關切的聲音,夏沫揚了揚嘴角,露出了好看的梨渦,“阿司,痛痛,要吹吹~”說著便鬆開陸霆司的腰,把手抬起來求吹吹。女孩的聲音又軟又糯,聽得陸霆司心中一陣酥麻,“你是在和我撒嬌嗎?”他知道這事,但是他就是想聽她說,而且……她剛纔還叫他‘阿司’,她以前從來冇有像今天這樣反常過,抱他,衝他撒嬌,叫他阿司。他心裡開心得要瘋了,她要是能一直這樣,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會排除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