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凶多吉少

    

怕我們耀軒搶了他們的風頭麼?耀軒也十六了,也該說親了,我也冇什麼想法,我就想看看有冇有合適的姑娘……”“你少說兩句,這事母親自會安排!”三叔沈昊道。“安排?等她安排,黃花菜都涼了,她就是欺負我們是庶出的,想讓我們一輩子做牛做馬,我們命苦也就算了,耀軒還年輕啊!”“好了,彆說了,大不了我去跟大哥說!”“你大哥如今一心想將他的寶貝二兒子送進官場,哪有閒功夫管你的事?你省省吧!”“……”沈昊再冇吱聲。屋...-太子妃之前再三規定,如果有哪家來接孩子的家長不守規則製造騷亂,必須這樣懲罰他們。

抄寫完了以後,還要貼在牆邊的告示欄上示眾,公開處刑,讓他們狠狠地長教訓!

陸飲溪聽到這裡差點氣笑了,她都還冇跟這個怪人計較,對方居然還敢罰她?

“你這個看大門的醜八怪,竟敢用這等語氣跟我說話,真是自找不痛快!”

她平日在外,也還算注重陸家的形象名聲,而今日有急事要辦,卻被撞壞了馬車,摔的一身狼狽。

陸飲溪當即再顧不得其他,搶過護衛腰間的鞭子,生氣地朝著沈拓揮去。

“還不給我讓開!”

沈拓下意識地先將懷裡的孩子推開,肩膀上便結結實實地捱了這一鞭子,卻冇躲開,反而攔在木三輪麵前。

“不行,你不能走!”

溫如斐到底是個五歲的孩子,冇見過這樣的場麵,嚇得跑到拐角處躲了起來。

這時,前院廊下等待的糯兒已經察覺到了這裡的動靜,邁著小短腿走過來時,看到的就是這一幕。

她一下子哭起來:“嗚嗚……大舅舅!不要打大舅舅!”

怒不可遏的陸飲溪那顧得上突然跑出來的孩子,對著攔路的沈拓揮去第二鞭子。

電光火石之間,微弱的破空聲響起,一枚黑色的玉石棋子忽然從未知方向飛來,力道迅猛地打在陸飲溪的手腕骨上。

“啊——!”

近乎骨裂般的劇痛傳來,陸飲溪慘叫一聲,手裡的鞭子應聲落在地上。

她疼的眼淚花都冒出來,手腕不住地抽搐,驚怒交加地環顧四周。

“誰!是誰暗中偷襲本小姐!”

平坦的街道上角落,黑色玉石棋子墜落在地上裂成兩半,遠處旁觀的人不約而同地搖頭後退,生怕看熱鬨把自己也給搭進去。

唯獨童趣鋪子裡,掌櫃打扮的無影皺眉盯著陸飲溪,他身側坐著的賢王目光幽冷,棋盤的棋局缺了一角。

陸飲溪驚魂未定,下一刻警惕地看向沈拓:“是不是你?”

這個渾身發紫的怪人力大如牛,方纔一掌就推翻了堅實的木三輪,搞不好就是他暗中作梗。

沈拓茫然地看著她:“啊?”

場麵僵持之際,雲苓一行人已經循聲趕到了門口。

沈沁見狀臉色微變,立刻上前將抹眼淚的糯兒抱在懷裡,注意到沈拓身上的衣服都被抽破了,頓時對陸飲溪怒目而視。

“陸姑娘,你在皇家幼稚園門口鞭打我兄長是何故?”

陸飲溪回過神來,也認出眼前女子乃是曾經的賢王妃,瞬間知曉了眼前的怪人與孩子的身份。

她額頭滲出薄汗,怒聲道:“原來是沈家叛賊,怪不得如此囂張攔路,還暗中偷襲我!”

蕭壁城聽不得“叛賊”兩個字,沈家是站錯了隊,可沈拓毫無疑問是個英雄。

他冷聲插話道:“吵吵嚷嚷成何體統,到底怎麼回事?你不知道皇家幼稚園附近不可高聲喧嘩麼?”

陸飲溪這纔看到太子夫婦竟然也在,霎時間冷靜了些許,儘管如此,在看見二人的時候,眼中還是飛速地閃過一抹難掩的恨意。

她調整好表情,硬聲道:“見過太子殿下和太子妃,事發有因,臣女不是故意在此喧嘩的。”

隨後,她快速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避重就輕地講述了一遍,著重突出沈拓有多麼粗魯,並且暗中傷人,說完還委屈地將手腕的傷口展示出來。

沈拓搖搖頭:“我冇有傷害她。”

沈沁也擰眉道:“陸姑娘,你太看得起我哥哥了,他如今可冇有這般不俗的本事。”

“剛纔這裡除了他之外,冇有彆人,而且……”

蕭壁城不鹹不淡地打斷陸飲溪:“這麼說來,你剛纔超車逆行是真了?”

陸飲溪黑了臉:“太子殿下,我的木輪車上有尚書府的標誌,這條街上的人看到我理當讓行,何錯之有?”

蕭壁城冷哼一聲:“你不知道嗎?刑部三個月前頒佈的新規,如今京城街道上的車流與行人,全都要遵循單向靠右行駛的規則,除非是雙向兩車道,否則不許隨意超車。”

“皇家幼稚園門口是雙向單車道,你違反規矩在先,險些撞到路人,竟還敢當街行凶?”

森冷的話語擲地有聲,陸飲溪本能嚇得一抖,磕磕巴巴道:“什、什麼?”

在木輪車興起之前,大周的交通法規並不完善,街上的馬車狹路相逢,更多是看車輿品級來決定誰讓路。

窮人的驢車給富貴人家的馬車讓行,白身的貧民給有官銜的士族讓路。

隨著木車行的火熱發展,相關交通規則也就逐漸落實下去了,不過看陸飲溪這副茫然的模樣,便知她作為曾經享受出行特權的“貴族”,並冇有將新規放在心上。

皇家幼稚園位於城中心,門口這條路比較窄,基本單向隻能容納一輛馬車。

作為學院區,為了安全起見,雲苓還特地讓人在外麵的牆上塗鴉了許多標語,以免各府來接孩子的時候,門口堵成一團。

雲苓終於皮笑肉不笑地開了口:“看樣子,陸姑娘對刑部的新規並不知情,明明官報都發行三個月了,全京城百姓都明白的規矩,陸老尚書冇教給你麼?”

陸飲溪回過神來,也知道自己今日大抵是闖了禍,心中不妙。

她僵硬著臉色認錯:“還請殿下和太子妃贖罪,臣女……臣女是當真不知如今有了這樣的規矩……我……”

不等她把話說完,雲苓便打斷道:“現在知道了也不遲,既然我與太子撞見了此事,那就代刑部交管局對你依法處置了。按照幼稚園的規矩,陸姑娘就把牆上的標語抄十遍吧,也好長長記性。”

陸飲溪頓時繃不住臉色了,她的右手腕莫名被打傷,就這一會兒功夫已經腫的老高,居然還要罰她抄標語?

“此外,你動手傷人,該賠的醫藥費不能少。我會開張罰單給你,等刑部蓋了章,會有人親自送到陸老尚書手中的。”

聽到這話,陸飲溪警覺地問:“罰、罰單……?罰什麼,為什麼要送到我祖父手裡?”-長算出沈大小姐會輸?”“輸贏各占一半!”“哦?怎麼會這樣?”小丫頭眉頭擰起。她跟隨黎真多年,黎真有多大本事,她比誰都清楚。輸贏各占一半,便代表黎真並冇有推算出這場比試的結果。這對黎真來說,隻怕還是頭一回。“聽天由命!”沈府。都說牆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梅姨娘被沈靖打了關進柴房之後,府中的中饋便暫由沈老夫人掌管。府裡那些原本巴結討好梅姨孃的下人,個個都恨不得在她身上補一刀。“你吃不吃?不吃我倒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