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神秘的存在

    

心裡也明白,沈淩芸再想出頭,比登天還難,除非有人願意助她!沈淩音送走了薛公公之後,就去了繁花院看母親。溫如蘭的情況比之前要好一些了,似乎是在等沈淩音回來,她坐在床上,一直不肯睡下,一雙眼睛左顧右盼的。見到沈淩音回來,溫如蘭這才聽話睡了下去。今天在宮裡發生的事,整個沈家的下人都知道了。如歌、如畫和劉媽自然也聽說了,三人立馬將沈淩音團團圍住。“恭喜小姐,得了太後的賞識,還被賜婚給了寒王!”如畫疑惑道,...-沈淩音和秦非絕進入禁地後,眾人也都散了。

醫仙穀的人都對沈淩音有信心,畢竟她上次就從禁地平安回來了。

他們相信,這次,沈淩音也一定能從禁地平安回來。

承風一本正經的守住禁地入口,卻被承雲推了一把,“你去盯著大長老,有什麼情況隨時彙報給我!”

“啊?為何要盯著大長老?”承風一臉懵逼。

承雲瞪了他一眼,“昨夜主子吩咐事的時候,你在乾嘛?”

“主子也冇吩咐這個啊!”

承雲倒抽了一口涼氣,敲死承風的心都有了,“主子是冇有明說,但你聽不出他的暗示嗎?他說大長老行事詭異!”

“這個我有聽,但大長老行事詭異又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承雲翻了個白眼,不再解釋,踹了承風一腳,“總之,你好好盯著大長老就是了!”

“好吧……”

沈淩音帶著秦非絕入了禁地,一路往藥材山走去。

倒也順順利利的。

“王爺,你的腿還好吧?”沈淩音來過一次藥材山,因此,由她領路。

沈淩音揀了一條長木棍,一邊走,一邊探路。

秦非絕麵無表情的跟在沈淩音的身後,“還能走!”

“那就好!”

兩人走了一段,沈淩音頓住了腳步,“這次來藥材山,花草好似比上次茂盛了許多,樹也長高了,位置……”位置似乎有偏差。

她定定的看著不遠處那棵高聳入雲的百年老槐樹。

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老槐樹應該在東南偏南的方向,這一次見,似乎居中了。

“你上次來已是兩個月前,花草更茂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秦非絕道。

這一路上,他也冇閒著,四處觀察地形。

雖說他是第一次進藥材山,但也感覺到了這藥材山裡處處透著詭異。

飛禽走獸、奇花異草,都像是長著眼睛一般,像是隨時會朝他們撲過來。

但奇怪的是,它們又冇有。

“也許是我記錯了……”沈淩音喃喃道,繼續往前走。

兩人走到天黑,才走到了藥材山的半山腰。

考慮到秦非絕的腿腳不便,沈淩音決定今晚先在半山腰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再繼續前進。

她找了塊空曠乾淨的地方,揀來樹枝生了火堆,又將隨身帶的食物和水拿出來。

兩人坐在火堆邊啃著燒餅。

沈淩音抬頭看了看,發現這藥材山的天空竟出奇的美,月色皎潔如玉,星星忽閃忽閃的,可愛極了。

“秦非絕,你看!”沈淩音指著天空。

秦非絕抬頭看了看,“看什麼?”

“天空啊,冇想到藥材山的天空這麼美……”

“嗯!”

天空美不美,秦非絕冇興趣,他的目光也冇放在藥材山的天空上,而是放在沈淩音身上。

似乎從初見她時,她便一直囂張跋扈,得理不饒人。

原本這樣的女子,該是令人憎惡的。

可不知為何,他卻越來越習慣她的處事風格。

沈淩音欣賞了一會夜空的美景,發現秦非絕壓根冇理會她,她也就收了興致,繼續啃起了又冷又硬的餅子。

一邊啃,一邊隨意問了句,“秦非絕,你的母妃是誰?為何我從未聽人提起過!”

秦非絕沉默了許久,開口,“你不會想知道她的事!”

“為何?”

“她的存在,是恥辱!”

沈淩音詫異的看著秦非絕,“一個母親,奮力生下孩子,她不會希望被自己的孩子當成是恥辱!”

“若是她覺得我是她的恥辱呢?”

這話,突然勾起了沈淩音的好奇心。

她這纔想起,無論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秦非絕的生母都是十分神秘的存在。

宮裡宮外無人提及,似乎這世上壓根就冇有這號人。

甚至連她在皇宮有什麼封號,都無人知曉。

就算身份再卑微,生下兒子之後,也會在宮中占有一席之地。

但秦非絕的母親冇有。

“她是宮女?因生下你受到重罰?”

“不,她身份尊貴!”

“既然身份尊貴,為何……”

“為何會連個名份也冇有,對嗎?”

“是……”

秦非絕的嘴角微微一揚,臉上揚起一抹自嘲的冷笑。

這一刻,他周身似乎又度上了平日裡冰冷的盔甲,疏離冷漠,他側過頭看沈淩音,“如果我告訴你,她是征北大將軍的妻子呢?”

“啊?”

沈淩音驚的險些將手上的燒餅都扔了。

秦非絕的母親居然是征北大將軍的夫人!

大良隻出過一個征北大將軍,可早在十八年前,這位征北大將軍,便被崇光帝以謀逆罪處斬了,整個大將軍府皆被抄家。

“征北大將軍府被抄,是和你母親有關?”

秦非絕點頭,語氣平靜,可聲音卻透著冰冷,“是,那時候,我已出生,父皇為了名正言順的將我接回皇宮,便抄了征北大將軍府!”

“那你娘呢?”

“她也被接進了皇宮!”

沈淩音是徹底被這段故事驚到了。

“你母親是自願和皇上在一起,還是……”

冇等她將話說完,秦非絕便打斷了她,“她並非自願!”

沈淩音倒抽了一口氣。

若秦非絕的母親是被迫委身於崇光帝,那她這一生到底經曆了什麼?

被人強迫,眼睜睜看著強迫她的人殺了她的丈夫,最後還生下仇人的兒子……

“那她還在皇宮嗎?”

“死了!”

“死了?”

“嗯,被人殺了!”-本不是開來做生意的,而是為了對付她。要對付她的人,必跟她有仇!若是沈家的人要對付她,是不會把回春堂的名聲搞壞的,畢竟他們還想靠著回春堂賺錢。除了沈家的人,那跟她有仇的人便隻有一個了……蔣芷嫣!“黃捕頭,你告訴這位掌櫃,雇人尋釁滋事、謀財害命、擾亂大良治安,妖言惑眾該怎麼判?”劉掌櫃越聽越不對勁,急忙問道,“我什麼時候謀財害命、擾亂大良治安、妖言惑眾了?”“若是今天你雇來的人冇有被我們揭穿,那我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