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對天笑 作品

第4907章 天地唯我

    

靖,但我擔心到了魔巢附近,哪兒是他的主場,他可以隨意發出部分攻擊力來破解。之前,他法力有限,我可以抵禦他的攻擊。而到了天魔攝魂大陣附近,我不敢保證能夠破解。”洛寧陷入了沉默,她沉吟起來。陳揚也不催促洛寧。洛寧好半晌後說道:“一旦靠近天魔攝魂大陣,那就像是靠近了黑洞,我們這些人抵禦不住天魔攝魂大陣!”“我猜也是這樣。”陳揚說道:“我雖然冇見過天魔攝魂大陣,但是從軒轅靖的元神凶猛程度來看,也可以大致猜...不良天工瀕死之際,也爆發出了超乎從前的恐怖神力來。一道神棒虛影閃現,朝陳揚的琉璃之劍斬殺過去!

轟隆!

琉璃之劍和棒影擊殺在一起,頓時火花四濺,能量餘波震向四麵八方。

不過這裡乃是生命之樹的世界之中,所有的餘波能量都被生命之樹的藤蔓還有星雲漩渦吸收。

陳揚後退一步,卻冇有選擇繼續攻擊不良天工。不良天工不由一呆,更是不敢主動攻擊。

此時,不良天工的膽氣都已經消失了。

陳揚看向不良天工,冷聲道:“我現在要去追殺那兩個傢夥,如果你不束手就擒,我就選擇殺你。如果你束手就擒,以後就跟著我混。總之今日,我必定是要殺人的。”

不良天工很是明白,自個絕不是陳揚的對手。先前三人圍殺都敗下陣來,如今就自己一人,若還是負隅頑抗,豈不是茅坑裡丟石頭,找死麼?

他也感受到了陳揚的殺意,當下立刻說道:“我選擇跟你!”

陳揚道:“很好!”頓了頓,道:“那就站著不動,吃我一掌!”

不良天工點頭。

他也冇有彆的選擇,負隅頑抗,那就是死路一條。此時隻能期盼著陳揚可以放他一條生路!

轟!

陳揚快速出掌。

不良天工果然是不避不閃。這一掌擊中他的胸腹,掌心劍力頓時滲透到了不良天工的五臟六腑……

不良天工狂噴一口鮮血,接著腦袋一黑,便即暈死過去!

陳揚這一掌讓不良天工重傷到了難以複加的地步。主要也是他現在要跑出去追殺……怕不良天工對這裡的老弱病殘下手。

解決完不良天工之後,陳揚又將不良天工給抓到了儲物戒指裡麵。

接著又將雲莫靜和老祖,還有幾位尊主也全部抓到了儲物戒指裡麵。之所以要這麼做,也是陳揚留了個心眼,怕自己跑出去追殺鳳凰羽和卑羅之後,至尊會安排其他人進來抓人。

隨後,陳揚身形一晃,快速衝出了星雲漩渦,來到了宇宙虛空之中。

在虛空之中,陳揚稍定身形,接著就感覺到了卑羅和鳳凰羽的蹤跡。這兩人在向西南方閃電逃離……

陳揚自身的速度也很難追上卑羅和鳳凰羽,因為卑羅雖然受傷了,可鳳凰羽還是完好的。鳳凰羽可以將卑羅裝到其儲物戒指裡去……

雖然難以追上,陳揚卻也並不打算放棄。

他快速祭出琉璃之劍,然後閃入琉璃之劍裡麵。

信仰之劍快速施展,金黃之色的信仰之力包裹住琉璃之劍,鎖定卑羅……

轟的一下,信仰之劍閃電殺出,猶如一道流星,迅速劃破天際。

實際上,此時的信仰之劍,其力量已經大打折扣。因為在琉璃之劍內部已經填了太多的雜質……

每多一個人,就是多一份雜質。

好在的是,陳揚此時的目的不是殺人,而是追殺。

那信仰之劍在虛空裡快速穿破時間與空間的限製,死死的鎖定卑羅,一路殺去。

鳳凰羽帶著卑羅正在亡命狂奔……

忽然,鳳凰羽感覺到了信仰之劍的鎖定。信仰之劍雖然是鎖定了卑羅,但鳳凰羽帶著卑羅,所以也就感受到了這種鎖定。他心裡很清楚,如果自己不做抵抗,對方遲早是要追上自己和卑羅的。

現在他有兩種選擇,丟下卑羅……自己逃命。

或者……

鳳凰羽並不是天性涼薄之人,此時也做不到這般丟下卑羅。先前丟下不良天工是冇辦法,眼下並冇有到山窮水儘的地步。

當下立刻定住身形,且身子一轉,麵向陳揚追來的方向,凝神靜氣……

彎弓搭箭……

天地唯我,一箭!

轟!

星石神箭快速射殺而出,朝著陳揚追來的方向射去!

陳揚藏在信仰之劍裡,正在虛空之中疾馳,前方忽然虛空震動,跟著一道神箭閃電射殺過來!

轟隆!

信仰神劍一下就將那口神箭斬成粉碎……

隨後,信仰神劍的力量也跟著衰竭,慢了下來。

陳揚從琉璃之劍裡跑了出來,探手而出。琉璃之劍就回到了他的掌心裡麵,並迴歸到了丹田的琉璃劍心本源之中。

信仰神劍本來是超乎自身力量的一劍。

所謂信仰,便是一種執著的忘我精神,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辦到。

普通人如果有了信仰,便能不畏艱難險阻。

當了媽媽的人,尋常連老鼠都怕,可若有了孩子,那種保護孩子的本能信仰就會爆發。彆說是老鼠,就算是惡犬上來,也敢與之上前相博。

有些女子,為人母之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可孩子若被車子壓住,便能爆發出恐怖的神力來……

這就是信仰的力量!

普通人的信仰力量尚且如此,修道之人的信仰更能照進現實。

陳揚之所以能夠一劍破開卑羅的天法神槍,便是因為在劍祖的劍道力量中加入了信仰的力量。

本來,他自身對自個的劍道自然是有無與倫比的信仰的。

而卑羅對槍祖的信仰也不用多說!

陳揚厲害就在於,他的信仰加上了生命族子民的集體信仰。那種信仰將他的劍道力量推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眼下,陳揚這道信仰之劍之所以能被鳳凰羽的星石神箭破掉,卻是因為陳揚眼下心靈不純,身上帶了太多的高手,所以就失去了那忘我的威力。

加上陳揚本意就是追擊!

“籲!”陳揚長出了一口氣,望向遠方,便覺鳳凰羽和卑羅距離自己已經越來越遠。

他感覺就算再次凝聚信仰之劍,也很難追上。因為鳳凰羽這個傢夥的神箭剛好對自己這種追擊方法形成剋製。他本身的速度是和鳳凰羽他們不相上下的。但凝聚成劍意之後,就能爆發出超乎尋常的力量和速度來……

但這種超爆發力的速度是一種一往無前的大道精神,就像是子彈出膛一樣,是不能被打斷的。

一旦被打斷,就會前功儘棄。

就在這時,陳揚又感覺到了生命族裡有人闖入。

他和生命之樹融合之後,對生命族的一草一木都有特殊的感應。

“果然還有埋伏!”陳揚暗罵一聲,二話不說,便朝生命族那邊趕去。

他一路急趕……

好在的是,追鳳凰羽和卑羅也冇追出多遠。現在回去也不需要太多時間……

他剛到生命族的外圍,便感覺到對方已經退走。

“奶奶個球的,圍魏救趙啊!”陳揚心裡也就明白,對方是故意攻擊生命族,然後好營救鳳凰羽和卑羅的。

回到生命族內部之後,陳揚先以神念和生命之樹的氣息融合,很快就查出,來者正是玄僧和宙空。這玄僧和宙空不過是進來晃了一圈,然後就快速跑掉了。

“居然冇有殺人!”陳揚微感意外。因為眼下的生命族是不設防的……

“倒也正常,生命之樹的內部世界頗為複雜,他們也無法快速闖入進去。又怕我返回將他們堵個正著,而且,他們也怕殺人之後,會激怒我。”

陳揚微微鬆了口氣,接著就將雲莫靜,老祖,不良天工等人全部從儲物法器裡送了出來。

至此,整個生命族終於迴歸了平靜,也得到了喘息的時間。

老祖將庫存的生命果實全部拿了出來,分發給所有子民。

也給了陳揚更多的生命果實。

陳揚先用靈魂鎖鏈鎖住不良天工,之後又檢查了不良天工的身體。將他的每一個細胞,腦核全部深度掃描,也是怕至尊命運對不良天工也進行了控製。

確定不良天工冇有問題之後,陳揚才鬆了口氣,接著又拿出生命果實給不良天工,讓他找個安靜的地去養傷。

陳揚這邊又對風踏雪她們進行檢查,風踏雪她們的死生逆轉已經解決,現在又服食了更多的生命果實,所以傷勢複原速度是前所未有之快。三天時間,她們便全部恢複如初……

陳揚看到她們完好無恙之後,也長鬆了一口氣。

雲莫靜經過三天的修養,也恢複到了巔峰狀態。本來,她是難以恢複的,但生命果實這般神奇,卻是可以創造奇蹟。包括老祖,還有生命族那些活著的子民也都差不多恢複了。隻有那幽族的死寂尊主,還在幽族裡慢慢將養,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恢複的。

當時死寂尊主是唯一不受生命果實死生逆轉影響的,看起來也是最幸運的。而現在,當危機解除,他反而是最倒黴的了。

其問題根源也是陳揚一劍斬掉了那些生命果實對死寂尊主的影響,同時也深深的傷到了死寂尊主。可那時候,對死寂尊主卻是最好的解救辦法。

在生命之樹的內部世界裡,處處都是經絡藤蔓環繞……

陳揚將玄放到了藤蔓經絡中間,立刻,那些藤蔓就將玄牢牢裹住。

雲莫靜和老祖站在陳揚身邊。

陳揚拿出三百枚生命果實,然後打造了一個陣法。陣法將三百枚生命果實和玄以結界封死……算是一切回到了本來的位置上。”軒正浩帶著一絲寬慰的語氣勸說陳楊。陳楊苦笑,說道:“道理我明白,以前我也怨恨過為什麼我是陳天涯的兒子,而不是陳淩前輩的兒子。但現在,我隻會認定我的父親是陳天涯。他存在過,他永遠都會活在我的心裡。”軒正浩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之後,軒正浩又說道:“對了,你大哥也回來了。”陳楊微微一怔,隨後又歡喜道:“他在何處?”軒正浩說道:“在傅青竹的府上,兩個光棍適合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