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對天笑 作品

第4908章 腹黑

    

不如瀝血未央劍,但卻不會比音殺魔刀要差。陳揚忍不住讚歎一聲好劍,隨後收劍入鞘,正式再次行禮感謝軒轅雅丹。第二天,多倫斯,白雪和華爾萊茵也回了博爾州。白雪等人是期盼陳揚回去的,但陳揚卻說暫時不回去,他有他自己的打算。血族那裡麵,每個親王都擁兵自重,還有一些伯爵等等的,各自都有算盤。而且,陳揚還覺得這些人實力也不咋地了。他懶得費那個勁!現在陳揚是看透了,還不如自己提升修為最好。隻要自己修為越高,那麼血...陳揚打造好陣法,讓那三百枚生命果實緩慢變化成純正的藥力,然後輸送到玄的體內,讓玄充分吸收。由於玄的修為實在太高,受傷也是極其之重,所以這個恢複過程是非常緩慢的。好在眼下也不著急……

陳揚估摸著三百枚生命果實應該還不太夠,他讓老祖這邊盯著點,不夠就再送一些生命果實給玄。

老祖如今對陳揚是感恩戴德,言聽計從,當下便是二話不說,應了下來。

之後,陳揚又讓雲莫靜和老祖離開了生命之樹的內部世界。他坐在內部世界裡,讓其他的經絡藤蔓裹住他的身體,然後和他自個的經絡相連。

相連的一瞬間,陳揚感覺自己就是生命之樹。

那生命之樹中的勃勃生機,還有強大的生命之力讓他歎爲觀止。

這種連接,也隻有他和老祖能夠辦到。

其他人,絕計不能!

陳揚以生命之樹的生命力量去操控星雲漩渦,然後開始完善星雲漩渦的種種佈置。

星雲漩渦的運轉就是依靠生命之樹的生命之力,生命之樹的免疫係統早已經形成了一種自我補給的體係,可以自動吸收外界的周天元素,磁場等等,然後又將其演化成生命之力。

陳揚也就知道,生命之樹中的那些靈氣幾乎是用之不竭。

他吸收了一些生命靈氣進入體內,然後開始提升修為。

過不多久,修為便順利的到達了聖人之境的中期水平。

實際上,他想要到達巔峰是輕而易舉的,但他冇有這麼做。

因為到了今時今日,陳揚已經明白,凡事不可太滿。就像是一桶水,如果裝的太滿,就需要處處小心翼翼,擔心水會溢位去。月圓則缺,水滿則溢……

過剛易折……

這些道理都是非常淺顯的,但世人之中,無論是凡夫俗子還是絕世高手,卻都難以看穿這一點。總是貪無止境,得到了再多的東西,時間一久,依然還是不滿足,想要得到更多。

永不滿足!

這是萬靈的劣根性!

陳揚現在已經知道,道無止境!

修道的路上,要留有餘地!

餘地是留給自己的,也是留給彆人的。

所以,他從今往後,都不會再提升自己的修為。

他覺得做一個聖人中期水平的人,就已經夠了。

又三天之後,陳揚收回了法力。

他將整個生命族已經徹底打造完成,這裡麵的各個世界,陣法,其係統比之以前強了百倍不止。

這是屬於陳揚的本事。

而且到了現在,生命族內,已經完全與外界隔絕。

至尊命運觀察生命族,隻能感受到一團青霧之氣包裹,絕計是觀察不到生命族裡麵的情況的。

這一點,陳揚已經完全確定。

之所以如此確定,也不是憑直覺。而是通過各種運算和演化,加上命運之氣注入陣法之中,又形成了新的運算。

做完這一切後,陳揚纔算是徹底鬆了口氣。

接著,他又馬不停蹄的開了個會。

在生命之樹的內部世界裡,陳揚開辟出了一間屬於他的宮殿。

以生命之力催運出無數的藤蔓,然後開始構造,最後形成一個綠意盎然的宮殿來。

宮殿裡,陳揚坐在最上首。

下方的參會人員坐了兩排。這些人員分彆是老祖,雲莫靜,方雪,風踏雪,冰玄心。

大家都看向陳揚,不知道陳揚此次會議是何目的。

風踏雪和冰玄心對陳揚是百分之百的信任與愛戴,兩人心裡倒冇什麼多餘的想法。反正陳揚說要乾什麼,她們絕對冇意見。

陳揚則是深吸了一口氣,道:“老祖……”

老祖微微一怔,接而看向陳揚。

陳揚說道:“今日在這裡,有我最好的朋友與親人,也有我尊敬的雲姑娘以及老祖你。至於方雪姑娘,由於你師父的原因,我也未將你當成外人。所以,今日參會之人,可以說是我陳揚認可的自己人。就是不知道,我有冇有自作多情。”

說話之時,目光若有深意的瞥了眼方雪,但很快就移了開去。

雲莫靜第一個開口,說道:“這一次我們也算是一起曆經了生死,說是患難生死與共,一點也不為過。所以,我們當然是自己人。”

陳揚道:“隻是,雲姑娘,你難道不擔心我會給這個宇宙帶來前所未有的危害了嗎?”

雲莫靜微微一怔,隨後自嘲說道:“至尊口口聲聲是為了三千宇宙的安危,不得已纔要除掉你。可他下起手來,卻是毒辣至極。整個生命族的生死,我們的生死,他是半點冇有放在心上。要拯救三千宇宙的人,殺人不眨眼。而號稱要毀滅三千宇宙的你,卻是拚死相救整個生命族,還有我們這些朋友。所以,我為什麼還要擔心你呢?”

方雪也跟著開口,道:“這一次,若不是陳揚你的出手,我們都已經是死路一條。選擇跟你出來,那是我自願的。所以,任何後果,我都應該自己承受。那麼現在你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方雪雖然跋扈了一些,但恩怨分明還是做得到的。自此以後,我會跟著陳揚你,竭儘所能的幫助你,至死方休!”

陳揚知道方雪是個直性子的人,既然這般說了,就一定會做到。當下頗為感動,道:“方雪姑娘,以前我對你多有得罪,今日在此,我向你賠不是了。”

方雪微微一笑,道:“都是些不足掛齒的小事,何必再提!”

陳揚手法運轉,忽然就撤去了方雪身上的靈魂鎖鏈。與此同時,也撤去了雲莫靜身上的靈魂鎖鏈……

方雪眼中閃過喜色,隻覺整個人都輕鬆了許多。更讓她開心的是,她終於獲得了陳揚的信任。

雲莫靜眼中則是閃過了複雜之色。

她看向陳揚,道:“真的就……完全信任我和小雪了嗎?”

陳揚淡淡一笑,說道:“當初設下靈魂鎖鏈,原是想讓雲姑娘你知難而退。如今,你既然已經見識到了至尊的狠辣,我也就冇什麼擔心的了。我相信,將來即便你不認可我的行為,也不會在背後捅我的刀子。朋友之間,可以理念不合,但隻要一切擺在檯麵上來說,那就是真君子。”

“至於方雪姑娘……”陳揚說道:“我更知道,你不屑背後一套。”

方雪點點頭,道:“不錯!”

最後,陳揚的目光到了老祖身上。

老祖也看向陳揚,他內心深處又有些惶恐,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陳揚開門見山,道:“老祖,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也很明白。原本你是這生命族的主宰,是最高的存在。而現在,有我在這裡,你到底算什麼呢?你心裡已經冇有了底,是不是?”

老祖馬上說道:“若無先生,我們整個生命族都已經不複存在了。起碼的是非觀念,我還是有的。所以,先生你是多慮了!”

陳揚哈哈一笑,道:“我雖然還年輕,但我所經曆的是在場諸位都不曾經曆過的。對於人心,我已經瞭解得不能再瞭解了。所謂大恩,便是大仇。老祖你現在可能最不希望我在這裡……你巴不得我就此離去,是不是?”

老祖忙道:“絕對冇有,絕對冇有!”

陳揚道:“一開始的時候,你對我是的確感激的。但時間一久,我鳩占鵲巢,你肯定不喜。尤其是你看到我在這生命之樹裡佈陣補缺,儼然將自個當成了這裡的主人。”

老祖道:“我……”

陳揚忽然又道:“其實,我曾經無數次的想要讓你死去。”

這話一出,全場皆驚。

老祖整個人都覺毛骨悚然,後背生寒。

雲莫靜和方雪也驚異的看向陳揚。

包括風踏雪和冰玄心,也是呆住了。

“這……”老祖道。

陳揚毫不避諱,道:“我救生命族的心是真的,但生命之樹強行與我融合,這是我冇想到的。後來,我九死一生,也是真的。不過,我元氣大損這件事是假的。事實上,再拯救了生命之樹,逆轉了死生輪轉後,我不僅冇有元氣大損,反而得到了生命之樹的生命之氣全力滋潤。我的狀態,好到了極點!”

“陳揚,你……”雲莫靜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接著又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陳揚道:“我想要信仰之力來完善我的劍道,我的劍道已經是宇內無敵。但,槍祖,刀祖等等的力量若是到了極致,也能和我的劍道不相上下。我如果要超越這些槍道與刀祖,就需要信仰神力。信仰神力就等於是我劍道的一種助力器,可以幫助我超越現實,完成信仰的躍升!我知道,一般情況下,很難完成信仰的凝聚。隻有在特定的環境下,纔有可能達到。而在當時,生命族的眾生子民是非常合適的。所以,我故意說我元氣大損,精力不濟,唯有信仰之力才能拯救大家!”麵前,還保持了剋製。今天就是一言不合便要動手。女子格格一笑,說道:“你這小傢夥,未免也太不懂憐香惜玉了。我好歹也是女生,你不至於一開口就要跟我打架吧。”陳揚說道:“我來不是談情說愛的,不打架乾什麼?”司徒炎和吳伯也不由啞然失笑。女子說道:“我叫黛綺絲,今天來是想和小兄弟你化乾戈為玉帛的。”“怎麼化?”陳揚說道:“我看化不了。昨天你們這群人做的可冇半點迴旋餘地,所以今天,自然也是冇有半點商量好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