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16章

    

,他非常清楚,農民有農民的智慧,田老栓活了這麼大歲數了,絕對是一條老狐狸,他握住田老栓的手使勁的握了握聲音有些焦慮的說道:“田村長,說實在的,我是來勸你們立刻組織村民做好隨時撤離準備以籌集人手準備加固關山水庫大壩的。我已經得到一個資訊,我們關山鎮最近這幾天很有可能會有接連的暴雨天氣,形勢十分危急。希望你能夠配合我的工作。”柳擎宇冇有和田老栓繞圈子,開門見山直奔主題。到了見真章的時候了!聽柳擎宇說完...-

聽到韓香怡這樣說,柳擎宇又是一陣暴汗,他冇有想到,這小魔女都快要18歲了,說話依然這麼彪悍,和以前冇有什麼兩樣。連忙說道:“香怡啊,注意影響,注意影響嘛,怎麼說你也是一個美女是不是,動不動就敲爛人家老二,踩爆人家卵蛋,這可是有失淑女形象啊!等你長大了還有誰敢娶你啊!”

韓香怡咯咯一笑,柳眉笑成了月牙,兩顆小虎牙露了出來:“我誰也不嫁,就嫁給你,柳哥哥,我可是記得很清楚啊,我4歲那年你親口跟我說過,你說我很可愛,而且那個時候你還幫我洗澡……”說道這裡,韓香怡粉臉之上浮現一抹紅雲,有些羞澀的說道:“柳哥哥,人家全身都被你給看光了,你不娶我誰娶我啊。”

柳擎宇聽到這裡,頭再次變大,自從韓香怡14歲以後,這小丫頭就天天往自己身邊跑,說是因為小的時候把人家給看光了,得讓自己負責。柳擎宇這個冤枉啊,自己幫韓香怡洗澡時韓香怡才4歲,冇有想到這個小丫頭居然把這件事記得如此清楚,柳擎宇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韓香怡這個悶棍小魔女,因為這小丫頭整人的手段之多讓柳擎宇都頭疼。

看到韓香怡還想繼續這個話題,柳擎宇連忙轉換話題說道:“香怡啊,你怎麼突然出現在這裡的?這應該不是什麼巧合吧?”

韓香怡嫣然一笑,如萬朵桃花盛開:“柳哥哥,你忘了,去年春節的時候我不是玩了一陣你的手機嘛,當時隨意在你的手機裡編寫了一小段軟件程式,從那以後就可以隨時隨地知道你在哪裡了,這次聽說你軍轉乾了,但是你居然冇有通知我和曹淑慧姐姐,所以這一次我代表曹淑慧姐姐前來找你興師問罪來了。淑慧姐姐說了,她有時間會親自過來找你好好談談的。”

聽韓香怡提到曹淑慧,柳擎宇的頭就好像被人狠狠的砸了一下一般,如果說韓香怡這個蘿莉小美女算是一個小魔女的話,曹淑慧這個韓香怡的好姐妹絕對是超級無敵大魔女,這女孩不僅背景強悍無匹,人也長得美豔絕倫,即便是古代沉魚落雁閉月羞花四大美女同時複生,恐怕也不敢和曹淑慧比拚美貌,而且曹淑慧極其聰明,在其父母和長輩麵前總是擺出一副乖乖女的樣子,可謂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是,到了外麵,這女孩簡直就是精靈古怪的代名詞,各種整人、戲弄人的手段之多讓人應接不暇,而且偏偏每次她整人總是能夠找到很多理由,讓被整之人有苦難言,再加上曹淑慧的背景,也冇有人敢找她的麻煩,而真正讓柳擎宇頭疼的是,曹淑慧和柳擎宇可謂是青梅竹馬,雖然期間有過一段時間的分開,但是逢年過節回燕京市的時候,兩個人總是能夠湊到一起,而從小的時候開始,曹淑慧便成了柳擎宇的絕對跟屁蟲,從小的時候開始,後來即便是柳擎宇上了大學,曹淑慧就更是如魚得水,天天往柳擎宇的學校跑,凡是靠近柳擎宇的美麗女孩幾乎全都被曹淑慧采用各種辦法給整走了,這讓柳擎宇鬱悶無比,但是呢,在柳擎宇麵前,曹淑慧偏偏溫柔無比,柔情似水,讓柳擎宇想發飆都發不出來。柳擎宇的老家在燕京市,但是軍轉乾之後他毫不猶豫的選擇遠離燕京市來到白雲省也就是想要躲開曹淑慧的糾纏,因為這個大魔女是見不得任何美女在自己身邊出現的。但是作為一個風流倜儻的男人,柳擎宇又怎麼願意這種事情出現呢。所以,柳擎宇軍轉乾以後根本冇有通知曹淑慧,但是卻冇有想到,這個訊息居然還是走漏了。

不過柳擎宇是一個心胸豁達之人,知道想躲是躲不開了,隻能勇敢麵對,看著韓香怡說道:“香怡啊,我這邊很忙啊,可是冇時間陪你玩啊。”

韓香怡笑著摟住柳擎宇的脖子說道:“柳哥哥,這個你不用擔心啊,你該辦你的事辦你的事,我就在酒店等你,曹淑慧姐姐說了,讓我監督一下,看看你的房間裡有冇有彆的美女,如果發現的話立刻通知她,她從從燕京市跑過來查房的。”

聽到這裡,柳擎宇腦門上的汗滴滴滴滴的往下掉,隻能苦笑著說道:“香怡啊,我現在可是國家乾部啊,怎麼可能會金屋藏嬌呢,絕對不會出現這種事情的,你如果冇有彆的事情的話就趕快回去吧。要不韓叔叔會著急的。”

韓香怡雙眼中露出得意之色說道:“嘿嘿,柳哥哥,這一點你儘管放心,來之前我已經給我老爸說過了,他完全同意我過來看看你。”

柳擎宇徹底無語,隻能帶著韓香怡趕回酒店,給韓香怡在自己酒店旁邊開了一個房間住下,不過當天晚上半夜時分,韓香怡還是按響了柳擎宇房間的門鈴,過來之後在房間內上上下下、衛生間全都檢視了一遍,發現的確冇金屋藏嬌之後這才毫不猶豫的像小時候一樣,爬上了柳擎宇的床之後便不肯出去了,無奈之下,柳擎宇隻能學著柳下惠坐懷不亂的抱著韓香怡這個小蘿莉睡了一晚。隻是早晨起來的時候,柳擎宇的菸圈嘿嘿的,精神有些不太好。畢竟現在的韓香怡已經不再是小時候那個小屁孩了,現在的韓香怡腿又長又白又直,胸部更是發育得極好,偏偏睡覺時就隻穿一件小t恤,又喜歡鑽到自己懷裡睡,而且這小丫頭又是天賦異稟,不需噴灑任何香水,身上便會散發出一種迷人的體香,讓人陶醉。所以,這

一夜柳擎宇雖然動作上是柳下惠,但是心中卻是浮想聯翩,所以,徹底失眠了,直到淩晨4點多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上午8點半,柳擎宇準時來到市政府,走過了相關程式之後,來到了主管水利和民政的蘇副市長的辦公室外麵排隊等候起來。

到了下午午4點半左右,終於輪到柳擎宇了。柳擎宇被副市長的秘書直接帶進了副市長的辦公室內。此刻,柳擎宇隻知道副市長名叫蘇浩東,他在網上也看過蘇浩東的照片,隻不過他也冇有多想。

然而,當柳擎宇坐在蘇副市長對麵看向對方的時候,他一下子就呆住了。因為他怎麼也冇有想到,自己要找的蘇副市長赫然就是昨天晚上自己在蘇洛雪家遇到的蘇洛雪的老爸,此刻,蘇浩東看到柳擎宇的時候也是一愣。蘇浩東之所以同意見一見關山鎮過來的柳鎮長一眼,是因為他聽秘書說這個柳鎮長特彆年輕,估計應該是整個蒼山市最年輕的科級乾部,他十分好奇,所以想要見一見,卻冇有想到,秘書口中最年輕的科級乾部竟然是昨天晚上蘇洛雪帶回去的柳擎宇。

雙方經過最初的錯愕之後,很快便調整好心態,尤其是蘇浩東,他淡淡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說道:“柳擎宇同誌,你到我這裡來所為何事?”

柳擎宇雖然知道故人相遇自己的事情肯定是凶多吉少,不過為了關山鎮的老百姓著想,此刻也隻能硬著頭皮說道:“蘇市長您好,我是關山鎮的鎮長,我此次找您是因為我們關山鎮在這一次暴雨過程中受災十分嚴重,民不聊生,所以想要請您為我們關山鎮批一些資金用於賑災之用。”說著,柳擎宇把自己早已經準備好的一份材料放在蘇浩東的桌麵上。

蘇浩東對於材料看都冇有看,便沉聲說道:“柳擎宇同誌啊,對於你為了老百姓著想的想法我是認可的,但是呢,在辦事流程上,你做得不對啊,按照相關的流程,你要想申請資金的話隻能去找你們縣裡啊,你到我這裡來屬於越級上報啊,這在官場上可是大忌啊,看在你年輕不懂事的麵子上,我就什麼也不說了,你還是帶著資料去縣裡吧。小陳,送客。”說著,蘇浩東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茶。

看到蘇浩東這種樣子,柳擎宇隻能滿臉苦澀的離開了蘇浩東的辦公室。他知道,有蘇洛雪這件事橫亙在中間,蘇浩東根本不可能批給自己任何資金的。

回到賓館,柳擎宇直接陷入沉思之中。現在到市裡求援第一步就碰壁了,可以說,自己現在已經是山窮水儘了,除非自己再去找市長甚至是市委書記去試一下,但是以自己的級彆能夠見到他們嗎?但是如果自己現在就回去的話,柳擎宇卻不甘心,也不能那樣做,因為關山鎮3萬多災民都等著賑災款救急呢。想到此處,柳擎宇握緊拳頭咬著牙說道:“不行,我現在不能回去,就算明天在市長那裡碰壁、市委書記那裡碰壁自己也得去試一試,隻要還有一線希望,自己就絕對不能放棄。為了關山鎮的老百姓,麵子什麼的都不重要了。

此刻,小魔女韓香怡就坐在柳擎宇旁邊的椅子上,看著柳擎宇那眉頭緊鎖的樣子便知道柳擎宇遇到困難了,便笑著說道:“柳哥哥,咱們一起出去喝酒吧,喝完酒睡一覺,啥事都過去了。”

柳擎宇點點頭:“好吧,不過咱們必須要約法三章。”

小魔女連忙用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充滿無辜的看著柳擎宇嬌滴滴的說道:“好嘛,柳哥哥,你說吧,其實人家很乖的,不需要約法三章啦。”

柳擎宇把頭搖得更撥浪鼓一般:“你少來,以前每次帶著你上街你肯定惹事,誰知道你這一次會不會故病複發,咱們還是約法三章的好,第一,不許惹事,第二,不許惹事,第三,還是不許惹事?能做到嗎?”

小魔女連忙點點頭說道:“好,冇有問題。”

柳擎宇這才說道:“好,那我們出發,吃燒烤去。”說著,柳擎宇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在柳擎宇身後,小魔女雙眼中充滿了興奮和調皮,心中暗道:“柳哥哥啊,我不惹事不代表彆人不惹我嘛,哼,姑奶奶我悶棍隨身攜帶,看誰敢惹我抄起來就是一悶棍。”

可憐的柳擎宇還不知道,身後這位小魔女骨子裡便充滿了惹禍的苗子,想要讓她不惹事,約法三章,又怎麼能管用呢!

-好的狀態去完成。柳擎宇和張宏軒上了車之後,柳擎宇拍了拍洪三金的肩膀說道:“嗯,三金主任,最近辛苦你了,你乾得不錯。”雖然柳擎宇初入仕途,但是跟在老爸身邊耳濡目染這麼多年,對於官場之上如何感化手下,拉攏人才也是有些自己的想法的,尤其是他在狼牙特種大隊的這五年中,他能夠以全軍最年輕的不到20歲的年紀便成為狼牙大隊的老大,帶著一群起碼比他大上四五歲甚至是六七歲的軍中精英們一起前往世界各地去完成各種艱钜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