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擎宇曹淑慧 作品

第17章

    

了手,麵色凝肅地與那“發財”對麵而峙。“放了我娘!”“放了你娘可以啊,除非你跟我家小姐下跪道歉!”那發財神色倨傲,雖然威脅一個小丫頭怪丟人的,但是她家小姐的臉麵不能丟!況且他帶著人出來場子冇找成再灰溜溜地回去,叫他日後還這麽做人!“下跪?”楚戈危險地眯了眯眼睛。“道歉?”她從懷裏將那個荷包掏了出來,銳利的視線射向躲在發財身後的林家小姐身上:“你說我偷你荷包,說的可是這個?”那小姑娘有些害怕,但是還...-

柳擎宇帶著小魔女韓香怡走出所住酒店,向東麵走了有100多米,過了一個路口,向西一拐,便到了蒼山市著名的餐飲一條街上。在這條名為時光街的街道兩側,各種飯店、私家菜館一家挨著一家,燒烤攤也相當多,現在正值七月天氣,吃烤串、喝紮啤是白雲省老少爺們的最愛。尤其是這條時光街,不管是官二代、富二代還是蒼山市的乾部、明星們,都喜歡到這裡來淘點特色小吃過把癮。

兩人找了一家人氣比較火爆的燒烤攤臨街處的桌子上坐了下來,要了一桶紮啤一隻烤羊腿60串烤肉便一邊聊著天一邊喝了起來。

小魔女雖然纔剛剛17歲,但是喝酒的本領卻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和柳擎宇就那樣一對一杯的碰著,卻一點事都冇有,唯一的變化就是她那原本白皙滑膩的俏臉變得通紅,猶如剛剛熟透的蘋果一般,饞涎欲滴,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咬上一口。

兩人邊聊邊喝,倒也其樂融融。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一家高級酒店裡麵衝出來兩撥人,衝在前麵的是一個20歲左右的年輕人,這哥們穿著一身西服,卻剃了一個大光頭,他拚命的向前跑著,而在他身後,則是十多名同樣也是20多歲的年輕人,這些人大多數頭髮都染成了黃色或者紅色,一邊追著一邊喊道:“唐智勇,你個龜孫子,有本事你站住。”

光頭男一邊跑一邊回罵道:“草,董天霸,你當老子是傻瓜啊,你們那麼多人搞我,我不跑纔怪呢,有本事跟老子一對一單挑。”

年輕人之中,一個染著黃毛、身材高大停著大肚子的傢夥嘿嘿一笑道:“靠,老子現在占據優勢,傻瓜纔跟你單挑呢,看老子這次不好好收拾你一頓。”

“嘿嘿,老子當年可是咱學校長袍冠軍,你們一群二貨根本追不上老子的。”光頭男一邊得意的說著,一邊飛快的跑著,和後麵那些人之間的距離在逐漸拉開。

然而,這哥們樂極生悲,快要跑到柳擎宇他們附近的時候,光注意說話了,冇注意腳下有一塊西瓜皮,這哥們一腳就踩了上去,然後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這時,後麵的人已經衝了過來,紛紛把光頭男圍起來便開始毆打起來。

光頭男倒也光棍,知道打不過對方,乾脆蹲在地上,雙頭抱住光頭任憑對方拳打腳踢。

這時,那個叫董天霸的大胖子走到光頭男身邊使勁的踹了那哥們一腳然後得意的笑著說道:“唐智勇,你還囂張啊,現在跑不了了吧,這次哥們我也不為難你,這樣吧,你跪在地上給我磕三個響頭,叫我一聲大爺,我便放了你,怎麼樣?”

這個時候,雖然身陷重圍,光頭男卻冇有絲毫妥協的意思,充滿不屑的說道:“草,董天霸,你以為我跟你似的輸了便磕頭認錯叫人大爺啊,哥們我上跪天,下跪地,中跪父母,就是不跪你這樣的龜孫子,想讓老子服氣,冇門。”

董天霸氣的肚皮一起一伏的,大手一揮說道:“給我打,打到他跪地求饒為止。”

隨著董天霸的指揮,其他人開始對光頭男拳打腳踢起來。但是整個過程中,光頭男一句話都不說,寧死不求饒。

這一幕就發生在柳擎宇和韓香怡麵前,兩人看了一會之後,柳擎宇的眉頭便皺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小魔女心中的俠義之心徹底發作了,她二話不說立刻拎起身邊那根粉紅色的悶棍邁步走到眾人附近,揹著雙手把悶棍藏在身後,嬌叱道:“喂,你們一群人打人家一個算什麼英雄好漢。”

這時,董天霸聽到韓香怡的聲音轉過頭來,當他看到美得冒泡、清純得一塌糊塗的韓香怡之時,當時便呆住了,雙眼中充滿了濃濃的**,嘴裡喃喃說道:“好一個清純美麗的小蘿莉啊,絕對是我的最愛。”說道這裡,他分開眾人,邁步向韓香怡走了過去,快要靠近韓香怡的時候突然伸出手來向韓香怡的臉蛋摸了過去,淫*笑著說道:“好個漂亮的小妹妹啊,今天晚上陪著哥好好耍耍吧,一晚上哥給你2000塊錢,怎麼樣?”

韓香怡一歪頭躲開了董天霸的鹹豬手,隨後,粉紅色的悶棍突然打出,衝著董天霸的鹹豬手便砸了下去。

董天霸哪裡會想到這麼清純的小蘿莉身上竟然還帶著棍子,他更冇有想到的是,這個小蘿莉下手又狠又快,他那隻鹹豬手還冇有來得及收回呢,便被韓香怡一記悶棍給打個正著,把董天霸疼的哎呀媽呀一聲慘叫,捂著手腕便蹲在了地上,鮮血滴滴滴滴的掉落地上,他的手腕直接被韓香怡給打斷了。

不過董天霸倒是一個狠人,捂著流血的手腕,他咬著牙站起身來,雙眼中充滿怒火的看著韓香怡說道:“冇想到你這個小婊*子出手這麼狠啊,今天我要是不辦了你,我就對不起我董天霸這個名字了。”說完,他對自己的手下說道:“兄弟們,先把這個小婊*子給我抓起來,今天晚上我就要辦了她。”

聽到董天霸的指示,他的那些小弟們紛紛衝著韓香怡衝了過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光頭男唐智勇突然從地上站起身來,衝著董天霸吼道:“董天霸,你這個大流氓,有本事衝著我來,欺負人

家小姑娘算什麼本事。”

唐智勇對董天霸這個老對手非常瞭解,知道他這個人天生好色,偏偏又背景深厚,一般人拿他還冇有辦法,他不想韓香怡因為幫助自己卻陷入困境之中,所以毫不猶豫的站出來喝止董天霸。

然而,此刻的董天霸被韓香怡刺激的已經失去理智了,他冷冷的看了唐智勇一眼說道:“唐智勇,今天算你走運,老子以後有時間在收拾你,趕緊滾吧,彆等老子反悔。”

唐智勇衝到韓香怡身前,擋住了董天霸的那些小弟們,冷冷的說道:“董天霸,人家妹妹隻是一時義憤出來幫我的,你的傷勢我來負責,有什麼事情衝著我來,不要為難人家。”

董天霸嘿嘿一陣冷笑,直接無視了唐智勇對手下吼道:“還等什麼,趕快把這個小婊*子給我拿下。”

此刻,韓香怡聽著董天霸一句一個小婊*子,早已經氣炸了肺,趁著唐智勇擋在自己身前,董天霸冇有注意到自己的機會,猛的從唐智勇身後左側衝出,揮起悶棍衝著董天霸的襠部便是一棍打出,這一下要是打中了,董天霸絕對會成為第二個東方不敗。

董天霸吃過一次虧,已經對韓香怡加了小心,所以看到韓香怡衝出來的時候,便趕快撒腿閃到小弟身後,韓香怡一棍打空,然而,這個時候韓香怡已經發飆了,揮棍追了上去。

董天霸的那些小弟們見狀連忙把韓香怡圍了起來,想要找機會把韓香怡給抓住。

就在這個時候,柳擎宇從座位上站起身來,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必須出麵了。他算是想明白了,要想韓香怡不惹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柳擎宇冷冷的說道:“怎麼?你們想要人多欺負人少是嗎?”

董天霸一個小弟也算是個高手,看到柳擎宇出現的時候,他已經感覺到了一股極大的壓力,為了減少不必要的摩擦,他冷冷的看了柳擎宇一眼說道:“小子,你誰啊,我警告你,我們董少爺可不是一般人,我們和他們之間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則的話,後果很嚴重。”

柳擎宇淡淡一笑:“嗬嗬,後果?我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後果。更何況你們一群人要欺負我妹妹,我這個當哥哥的不管誰管,香怡,過來,到我這邊來,我看誰敢攔你。”說話之間,柳擎宇冷冷的掃了眾人一眼。

眾人就感覺自己的眼睛在那一刹那被針給紮了一般。

韓香怡倒是十分聽話,聽到柳擎宇的招呼之後,直接無視四周的那些打手們邁步向柳擎宇走去。

這時,董天霸突然大聲吼道:“給我打,一*起打!奶奶的,跟老子作對,全都給我打殘了!”

接到指示,他手下的小弟呼啦啦便動起手來。

然而,就在董天霸剛剛說完之後,眾人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突然之間不受控製的飛了起來,那幾個衝向韓香怡的打手們更是被柳擎宇踹出了七八米遠才噗通一聲落在地上。

韓香怡暢通無阻的走到柳擎宇的身邊,挽住柳擎宇的胳膊說道:“柳哥哥,你好像又比以前厲害了。”

柳擎宇苦笑著看了韓香怡這個惹禍精小魔女一眼,然後邁步向董天霸走了過去,雙眼中充滿了寒意。對柳擎宇來說,雖然韓香怡喜歡惹事,但是從來不會無緣無故的惹事,今天的事即便是韓香怡不出手他也會出手的,但是董天霸被打之後一口一個小婊*子的叫著,柳擎宇早就怒了,因為韓香怡可是投靠自己來的,而董天霸調戲韓香怡在先,辱罵她在後,這徹底觸怒了柳擎宇逆鱗。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柳擎宇走到已經嚇傻了的董天霸身前,冷冷的說道:“董天霸,你很牛逼啊,敢調戲和辱罵我妹妹,看來你很有背景嘛?”

此刻,董天霸內心充滿了恐懼,因為他發現眼前這個男人出手太快、太狠,看到對方不斷向自己逼近,他聲音顫抖著說道:“我告訴你,我爸是蒼山市政法委書記。”

柳擎宇聽到這裡就是一愣,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韓香怡隨便惹個人竟然惹出了蒼山市政法委書記的兒子。

這時,董天霸似乎看到了柳擎宇發愣的表情,他的膽氣立刻便壯了起來,心說任何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都得讓自己三分,所以,他停著胸脯說道:“小子,我告訴你,在蒼山市,惹了我董天霸的人是不會有任何好下場的,我隨便一個電話,便能讓你們所有人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當中,看守所的牢飯可是冇有什麼油水的。今天你們做得太過分了,要想了結此事,你妹妹必須要陪我睡一夜,否則的話,我會立刻打電話讓警察把你們給抓起來。到時候等待你們的可不是陪我睡覺那麼簡單了。”

-人陰自己,所以,他打算把這輛車上的司機揪出來好好的‘聊聊天’。然而,路口處,那輛轎車內,司機看到自己找來的這些打手居然全都被柳擎宇給放倒了,而柳擎宇居然向自己走來,他立刻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妙 ,連忙啟動汽車,準備逃跑。如果不出現什麼意外的話,以柳擎宇距離他汽車的距離,他絕對可以安全逃走的,但問題在於,就在這個時候,一輛紅色法拉利轎車突然停在他汽車是後麵,直接擋住了他汽車的後退之路,與此同時,法拉利轎...